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TXT下载 > 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 > 150、第一百五十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50、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百五十章

    走廊中的空气凝滞成近乎静止的固体, 冰冷而阴暗地沉沉压下来, 仿佛整个空间中只剩下那地毯上的那一道窄窄的光痕。

    淡淡的血腥味在鼻端蔓延,甜腻的铁锈味充溢在狭窄的空间内。

    莫奕上前几步,走到那虚掩着的房门前, 然后缓缓地抬起手按在门板上,还未怎么施力, 房门就向内滑去, 地面上的光痕随之变宽, 将他整个人都拢在了房间里明亮的光线中。

    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郁了几分。

    他向房间内看去——

    微黄的灯光将房间内精致的大理石像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除了同样的豪华和奢侈外,不管是房间内的格局与装饰都和莫奕的房间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莫奕的视线落在了房间正中央高高的鹅绒大床上,床上的轮廓稍稍隆起, 他缓缓地上前几步,视野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着丝质睡裙的女子正躺在床上, 犹如殉道者一般伸展开两条纤细的胳膊。

    她浑身上下的皮肤都仿佛被烈火炙烤过一般, 变得焦黑而干枯, 皱皱巴巴地犹如一张脱水的羊皮纸, 和身上浅色的睡裙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看上去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莫奕走到了床边,低头仔细辨认着——幸亏她的五官保存的还算完整。

    而这个死去的尸体,这正是今晚他和闻宸在走廊上碰到的那个新人玩家。

    莫奕眉头蹙起,淡色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笔直的线条,沉黑的眸子显得格外冷肃。

    而就在这时, 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啊——!!!”

    莫奕被吓了一跳,扭头向自己的身后看去,只见另外一个玩家正站在敞开的门口,捂着嘴呆呆地看着他,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你……这……”

    她的尖叫声穿透惊扰了古宅内沉寂许久的空气,走廊中响起了门轴开合声和忙乱的脚步声,其他的玩家顺着声音寻来,不过几分钟,就在走廊中和房门口聚集了起来。

    那个玩家这才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无措地抽噎着。

    **分开人群走上前来,快步走到床前,低头端详了几秒钟床上惨白的尸体,然后扭头看向那个依旧在哭泣不止的玩家,问道:“你发现的?”

    那个新人玩家一边抽噎一边摇头,说道:

    “不……不是,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我听到……外面有,有声音,然后出来看到,小芸的门开着。”

    她用模糊的泪眼看向莫奕,然后颤抖的伸手指向他的方向,继续说道:“然后,然后我看到他在床边站着……然后我就看到了……床上的……”

    她抽泣着说不下去了,而房间中的众人顺着她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空气瞬间寂静下来,整个屋子里只能听到那个新人玩家抑制不住的抽噎。

    眼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莫奕面色不变,上前几步说道:

    “我在房间内听到有人在哭所以跑出来看看,我跟着声音来到门口,推开就发现床上的尸体了。”

    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你说的倒是轻巧……除了你这里还有人听到哭声了吗?谁能给你证明呢?”

    玩家们的目光顺着声音集中到同一点上,莫奕认出来,发声的那个人正是在副本刚开始时在楼梯扶手上熄灭烟头的男人——莫奕记得他叫做李望——只见他有些轻佻而恶意地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而且,我记得你今晚晚饭的时候好像没有出现吧?介意告诉我们你去哪里了吗?”

    众人的目光瞬间变得疏远而怀疑起来,人群中隐约有附和的声音响起:

    “对啊,我记得你是在晚饭进行了一半才进来的。”

    “……是啊是啊,我也有印象……”

    那个一直抽噎不止的玩家此刻停止了哭泣,缓缓地上前几步走到了床边,然后捂着嘴阻止自己叫出声来,然后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我和小芸都是新人,住的又相邻,所以都是一起行动的,我,我记得今天晚饭的时候,小芸出去上厕所不久,他们两个人就进来了,然后小芸回来之后……状态就一直不对,总是往,往他的方向看,我问她发生什么事她也不说……”

    她说不下去了,开始低声地抽泣起来。

    众人看着莫奕的目光越发警惕了起来,视线中充满了惊惧和怀疑,在精神压力极大的副本中,尤其是已经有一个人死亡的情况下,所有人的精神都紧绷起来,开始下意识地抓住每一个机会向外宣泄压力。

    李望目露恶意地说道:“怎么?解释一下吧?”

    从这场指责开始的时候,莫奕就一直冷冷地观望着,面色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在听到李望的话语之后,莫奕也只不过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个挑梁小丑似的,唇角微勾,问道:“所以……你们怀疑我什么?”

    那双轻轻扫过的眼眸中仿佛藏着黑沉的波澜一般,犹如幽深的湖泊与深渊,无形的压力和威慑感令李望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他愣了半晌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对方吓到了,于是恼羞成怒地上前一步,提高声音说道:“当然是——!”

    声音刚刚出口就被莫奕接下来轻描淡写的话语堵了回去:“你们再看一眼床上尸体的死状,真的觉得我能做得到?”

    李望被噎了一下,他刚才在人群后方站着,确实没有怎么看到床上尸体漆黑而诡异的样子,但是现在事已至此,他也不想表现出退缩和懦弱的样子,于是扬起声音,虚张声势地喊道:“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玩家?说不定是混到我们里面的鬼怪呢?”

    莫奕感到不禁有些好笑:

    “如果我是鬼怪,还会在杀人之后待到被人发现,然后让自己承担所有的疑点吗?”

    他的双眸微微眯起,抬起修长的手指压在自己的唇上,目光深沉地凝视着李望,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声音轻缓地说道:

    “……如果我真的是鬼怪的话,我会在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的时候藏身在人群中,然后引导众人之中的舆论,趁机将所有的嫌疑推到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身上,然后让玩家们互相怀疑,自乱阵脚……”

    莫奕的声音轻柔而低沉,字字清晰而戳心,李望环视着其他人逐渐变得疏远惊惧的眼神,终于不由得慌乱起来,他跳脚大叫道:

    “你,你他妈闭嘴!你纯粹就是在诬陷我!”

    莫奕挑挑眉,脸上露出难以作伪的惊讶:“你觉得我在说你吗?怎么可能?”

    他的面容看上去依旧平静而温和,淡淡地说道:“能想出这样计划的人,不会太傻的。”

    李望的面容逐渐变得赤红起来,他粗喘着看向莫奕,眼球中的红血丝逐渐蔓延,他气的有些哆嗦:“你……你说我傻?!”

    他攥紧拳头向莫奕打去:“你他妈是不是说我傻——”

    他的拳头在半空中被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截住了,修长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静静地攥着那只青筋暴起的拳头,任凭那只胳臂上的肌肉如何因为用力而紧绷颤抖,也无法前进分毫。

    闻宸面色冷沉地注视着李望,手指缓缓地收紧——

    只听骨头和骨头发出的刺耳摩擦声在寂静的屋子内响起,听上去令人不禁牙酸。

    他冷冷地说道:“道歉。”

    李望的脸由刚才激动的赤红变得惨白了起来,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他扭曲的五官滑下,紧咬的牙关中溢出疼痛的呻.吟,他颤抖着,终于控制不住地号叫起来:

    “啊啊啊啊——放手!我,我错了!!求你放手!!”

    闻宸不为所动地凝视着他,浅色类兽的眸子微微眯起,蕴藏着令人难以逼视的危险与锋芒。

    他的手指继续收紧,房间中顿时充斥着李望痛苦的嚎叫声。

    直到莫奕同听不下去了,伸手按住了闻宸垂在身侧的冰冷的手掌,他这才松开了手指。

    就在闻宸松开手指的刹那,李望的身体仿佛失去了唯一的支撑一般瞬间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颤抖着握住了自己的手臂,他的手指已经红肿了起来,向着奇怪的方向扭曲着。

    房间中一片死寂。

    这时,**打破了僵局,走上前来打圆场说道:“哎呀,其实大家没必要闹这么僵的。”

    他扭头看向莫奕,好声好气地说道:“我们大家其实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之前晚饭那段时间去了哪里而已,既然你没有嫌疑的话,不如告诉告诉我们,正好打消大家的疑虑,不是双赢吗?”

    **话里软中带硬,其他的玩家也都看向莫奕,等待着他的解释。

    莫奕凝视着他们,眸色晦暗不明。

    其实他并不是很介意分享自己寻找到的线索,只是……不管是刚才对他攻击时的看戏和放任,还是现在暗暗施压的逼问,都让他实在非常不爽。

    莫奕勾起唇角,冰冷的面容上露出一个昙花一现的微笑,然后伸手扯过站在一旁的闻宸,在他的唇上烙下一个吻。

    他放开闻宸,扭头看向房间中被他的举动惊的目瞪口呆的玩家,冷冷地说道:“当然是和我的男朋友亲热去了。”

    **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他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不成语句地说道:

    “啊,这样啊……哈哈……哈……”

    最终这场聚会还是不欢而散。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将房门关上之后,莫奕伸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小小的折起来的纸条——

    刚才在那些玩家围着那个哭泣的新人的时候,他趁机退到了房间的一角,然后在靠近门口的油画的画框后,摸到了这张纸条。

    相同的泛黄的质地,和相同的手写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黎月x3、26338763x2、浮世清欢 的手榴弹

    感谢 破晓x3、苏球球、催更狂魔懒狗、黎月、陆君十六、闲时棋子、波可莉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