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修罗场的生存手册TXT下载 > 修罗场的生存手册 > 第二百二十九幕 姐姐另一面的温柔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九幕 姐姐另一面的温柔


    “当时的我跟多年之前的一模一样,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裁判举起她的手宣布着冠军的归属,而我……却只能够以失败者的身份黯然离场。”夏梦雪想起几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充满了感慨。“而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站上领奖台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像我一样举起奖杯,向所有人宣布我并不是什么胆小鬼不是什么懦夫,而是当之无愧的冠军。而她却只是盯着奖杯看了几眼,就像是遇上了比领奖还要重要的事情一般,冲下了台紧紧地拥抱着台下的某个少年,表情之中充满了激动和难以抑制住的兴奋。”

    “我想当时被她紧紧拥抱在怀中的就是你吧。”她轻笑着侧脸,眨巴的眼睛中透着和魔女一样狡黠的光。

    “那个……只是她感谢我无偿地当了她那么久的陪练而已,只是……朋友之间正常的拥抱而已。”徐逸溪摸摸鼻子小声回答。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他都有些不相信,那个时候他心中想着的可不是什么普通朋友,而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男人婆身上的柔软触感,第一次对她产生了除了畏惧之外的悸动感情,这种感觉只有在他跟魔女单独相处,并且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一抬头就可以亲吻的那种才有。

    换言之,就是当时自己的内心除了懵逼还有一些心猿意马的情绪掺杂其中。

    “朋友之间的正常拥抱?”夏梦雪轻声哼哼,似乎很不相信这种没有任何说服力的解释。“要是你跟他是正常朋友的话,她至于奖杯都不拿就冲下台跟你拥抱吗?你说这话恐怕自己都不相信,还要你姐我怎么相信?”她肆无忌惮地将手直接搭在徐逸溪的肩上,胳膊肘抵了抵,似乎在暗示‘你这个弟弟还是跟姐姐我直接说实话吧,当时是不是动心’之类的。

    “我虽然知道她有那么一些些喜欢我,但是我对于她除了有害怕之外,似乎找不到其他的感觉了。”徐逸溪眼神闪烁地说着假话,从之前跟少女一起去海洋馆参加什么情侣活动开始,对方的害怕标签早就被他直接揭掉了,剩下的除了温柔就是温柔,仿佛过去那些残暴事情的始作俑者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叫做墨凝的少女。

    对于她,徐逸溪除了用大改观之外,别无其他的形容词。

    “害怕?”夏梦雪微微挑眉,似乎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的过去产生了好奇。“我之前算是听夏梦涵说过,你这个哥哥之前有过许多惨痛的经历,要不你现在说出来,让我这个心情不好的姐姐开心开心?”她掩着嘴轻笑,表情俏皮,完全跟冰山扯不上任何的关系,就像是温柔可爱的邻家姐姐一般。

    “姐姐跟妹妹果然一个样啊!”徐逸溪眼角抽抽地小声嘀咕,这种话他自然不敢让家姐听到,只能够翕动着嘴唇低声喃喃。“我应该跟姐姐说过,我之前算是我青梅竹马墨凝的专属陪练,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要跟着她训练跆拳道,你也知道我这种喜欢待在家里的宅男怎么会有心思去刻苦练习什么跆拳道,不过因为当时我打不过我的青梅竹马,只能乖乖地听她的话,每天放学跟她一起进行训练。”

    “哦——!”夏梦雪故意拖长了尾音,表情中充满了开心的笑容。“说是什么陪练,其实就是另一种程度的人肉沙包,对吧?”她眨巴着眼睛,眼眸弯弯。

    “是啊,人肉沙包。”徐逸溪撇撇嘴轻声哼哼,对于这种直接的形容冷笑一声。“每天带着护具挨打,还是那种不能够反抗的那种。”他侧过脸,看了看一旁的姐姐,“之前我还以为转校就可以脱离苦海,而且我那个青梅竹马也答应我再也不练习什么危险的跆拳道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走了一个墨凝又来了一个姐姐,每天拉着我在这里进行陪练,这跟我之前人肉沙包的工作有什么区别?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过去我好歹可以反抗一下,但是面对姐姐你,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怎么没有?”夏梦雪眼角透着明显不过的得意,“你难道不会出拳还击吗?”

    “出拳还击?”徐逸溪看了看仍在一旁的拳靶,冷哼几声。“你见过用拳靶跟拳套对打的傻逼吗?而且我还不想死,毕竟每天晚上的晚饭都是姐姐你准备的,要是我还手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在晚餐上动手脚,让我这个国家的大好青年死在餐桌上。”说这话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之前便宜姐姐不在的夜晚,魔女自告奋勇地为自己这个哥哥准备晚餐,本以为这会是一份充满爱心的晚宴,没有想到的是,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全是可怕的毒药。

    淡到没有味道的蛋汤,甜到发腻的东坡肉,咸到发齁的宫保鸡丁,辣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素炒青菜,每一道都是看起来正常,甚至充满食欲的佳肴,但是味道却可以让人颤抖到不敢下筷。谁知道要是自己胆敢还手,自己这个姐姐会不会跟魔女学习,来一招‘杀人于无形’,让自己直接猝死在餐桌之上。

    “喂,难道你姐我在你看来就那么小心眼吗?”她咬着嘴唇,伸出魔爪用力地蹂躏着徐逸溪的脸颊,对于这个弟弟的回答很不满意。“我之前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和时间才学会做菜的,你竟敢这样子编排你姐我,真是找死!”她双手齐出,扬起的嘴角透着舒畅,似乎欺负自己这个弟弟是她找到让心情变好的最有效的方法。

    “其实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你这个弟弟还是非常满意了。”她慢慢停下手上的动作,将自己纤细的胳膊随意搭在徐逸溪的肩上。“而且每一次跟你的谈话都让我很开心,就像是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让我觉得我跟你似乎……天生就是姐弟一样。”说着,她直接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了对方的肩上,梳得整齐的马尾拂过徐逸溪的侧脸。

    “要是……那个时候的我勇敢一点……就不会失去那个弟弟了。”她用力地搂抱着自家弟弟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呢喃。

    这句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