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鬼TXT下载 > 我真的是鬼 > 第二十章 阴间圣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阴间圣水


    天空灰蒙蒙的,透不过一点儿阳光。

    目之所及,无论多远,莫说是植物和生物,甚至都看不到一点儿能动弹的东西,这是……一片死地。

    黑与黄交错,黑色的灰烬覆盖在黄色的土地上,踩上去会留下一个个黑色的脚印,像是挤压蓬松的雪堆一般。

    陶白白就出现在这里,满脸的不开心与惆怅。

    这地方他来过,在做鬼的时候弄死了那只鬼魂状态的小麻雀的时候来过。

    那一次,足足待了大概两天的时光,那可真是难熬。

    这里,看不到任何活物。

    而现在,他又来了。

    “这里曾经应该有一条河?上一次未曾见过。”

    走动不多时,陶白白就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巨大的沟壑,宽百米,倒是不深,几十米的样子,地下的泥已经干涸了,也基本覆盖着黑色的灰烬。

    陶白白没有下去,扫去黑色的灰烬,坐在这黄土堆上,看着这荒凉的世界,莫名生出一种悲伤之感。

    这里没有风,没有声音,有的只是孤独以及踏出来的一个个脚印。

    “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陶白白?这一次,我可是学会了睡觉!”

    说做就做,陶白白也不再动了,向着后面一躺,觉得不舒服,有换个了能靠着的黄土堆躺着,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扑哧扑哧。

    声音由远及近,向着陶白白而来。

    一直小麻雀停在了陶白白的肩上,左右张望着,不时还扇动翅膀,很快就弄醒了陶白白。

    这只麻雀不一般,它的嘴是绿色的,连带着周围的鸟毛,都变成了绿色。

    “小绿?你没死?”

    陶白白试探地问了一句,这种头都要完全绿了的麻雀可不见得有第二只。

    麻雀扭了扭头,没看他,甚至跳下了陶白白的肩膀。

    陶白白却懂了,还真是那一只,他有些开心,想起那时候一起玩耍的情景,又想起小绿被他一捏之下消散的情景,长舒了一口气。

    “你是要我跟着你?”

    眼看着小绿在前面蹦跳,朝着一个方向直直而去,陶白白不由得疑惑问道。

    大概往前走了三千多步的样子,景象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除了那一道巨大的沟壑蔓延向前,剩下的也只有荒凉。

    “这地方真大。”

    陶白白不由得感叹,在这三千步里,经过不少高坡,在那上面看去,只有无尽的荒凉和孤独之感袭来。

    再往前走了数千步,小绿终于停了下来,飞下沟壑,来到了那已经干枯的河底,最终停下。

    在它停留的地方,赫然有着两颗清澈的水滴,在那黑黄交错且已经干涸的河底上异常显眼。

    这水滴,莫不是什么宝物?

    陶白白一伸手,那两颗水滴便像是融进了他的身体一般,消失不见。

    与其一起消失的,还有一旁的小绿。

    而后,一道声音如惊雷炸响,让陶白白的身体似乎都出现了不稳,就要消散。

    “大胆!竟敢盗取阴间圣水!”

    这地方……有人!

    不,不是人。

    抬头望去,是一个相貌凶恶的鬼魂,惨白的脸隐藏在漆黑的袍子下,就站在对面的岸上。

    话音一落,纵身一跳,竟是向着他直奔而来,手中幻化出锁链,似乎就要将他缉拿,可就在触碰到陶白白的瞬间,锁链之下已经是空无一物。

    “这是何人?竟能自由出入阴间?如此大胆行为,必须上报。”

    ……

    荒凉的大地,在这里,甚至连干涸的沟壑都消失不见,只有灰蒙蒙的天空和满目的灰烬与黄土。

    一只麻雀突然出现,它的头,是绿色的。

    扑打了两下翅膀,落在了地上,还在跳动。

    它的对面,坐着一个扎着单马尾小女孩,在那马尾上,还有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这是什么地方,想必你已知晓。”

    此地并无第二人,却在小女孩没有开口的情况下出现了声音,这只麻雀……能吐人言。

    小女孩点头,脸上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却始终保持沉默,没有问出哪怕一个。

    “走吧,随我去报道,以你的条件,成为一名鬼差不难,很多事情,你也会知晓。”

    ……

    “明天的研究取消,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的学生离开这里,一个小时内我不要再看到你们。”

    “前辈,这件事……”

    “不要在这里扮可怜!你回去将此事告知那姓景的老东西,看他敢不敢有半句怨言!”

    陶白白才从梦中惊醒,立马就感觉到了中指上缠绕的两道水环,将他的手指勒得紧紧的,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就听到房间外面传来的交谈声,那老头在赶他们离开。

    一想到放火烧店时候老头那狂怒的声音,陶白白就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你醒啦?”

    白皙的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身体,陶白白扭头一看,是自己的室友,便是点了点头,顺便将手指藏进了被子里。

    “都是我不好,迷了路,把你一个人丢那里了。”

    景夏璇低着头,有很认真的在道歉。

    陶白白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如果不是景夏璇离开,他就不会独自离开并且遇到季小曼,发生一些惊悚的事情,也就不会有后面烧房子的事情了。

    不过,做人嘛,要大度。

    “没事,不过你们也被我害得要提前离开。”

    两人相互道着歉,门外张青青姐弟也是半夜起了床,进来问候了一番。

    不多久,马冬友进来了,面色古怪,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某人。

    “做下准备,马上会有人来接我们回去。”

    “陶白白,我的手机呢?”

    果然,陶白白就知道对方不会忘记这件事。

    他支吾着,半天没开口,然后指了指鬼城的方向,小声道:“被鬼拆了。”

    “所以你就把鬼给灭了?”

    闻言,张青青倒是吃了一惊,本以为陶白白是在里面遇上了生死危机被救出来,导致那前辈生气才赶他们离开,毕竟这里号称没有危险的鬼城。

    可没想到,竟是陶白白在里面杀了鬼。

    “不不不,他们是自相残杀,和我没有关系,可吓人了。”

    陶白白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可没有动手,也许算个帮凶?不过最后听季小曼那语气,好像是自己害死了她一样……

    好复杂啊!

    “嗯?已经进入养心神的境界了,看来你在里面的收获不少,很好。”

    马冬友倒是没有再提那个,检查了一下陶白白的身体状况,欣慰地点了点头。

    看来这学生,也不是那么差嘛。

    “你的五感已经得到了刺激,对于事物的感知也在增强,养心神这一境界最关键的就是不要被突然增强的感知影响。”

    “简单来讲,就是去适应你的感知带来的诸多烦恼,找到自己需要的感觉,千万不能因为繁多的感觉而厌恶这种能力,这样会导致境界的倒退,并且不可逆,千万要牢记!”

    “比如这块鱼,一般人只能吃出咸与辣,可我们却能吃出里面极其细微的苦和甜,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无视这一小部分苦和甜,找到咸与辣的感觉。对于其他的视听嗅触也是同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好了,吃完这碗饭我们上路,路上接着讲。”

    闻言,陶白白端起了面前的咸鱼饭,分分钟将它们消灭完全,就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苦和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