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富贵春归TXT下载 > 富贵春归 > 第四十一章 交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一章 交锋


    这地方还真是用陈茶冒充新茶的?朱迅景尴尬的摸着鼻子,也不敢去看连胜卿的脸色,难怪都没人上门喝茶,看样子今儿是茶楼的主家来清理门户了,刚好叫他们遇上了。

    “两位公子,这茶楼里可没好茶,两位若是要喝茶,过几日,过几日咱们岚爷定然换上真正的新茶好茶,到时候好生招待几位爷!”小六子也是精滑的,瞧见连胜卿和朱迅景不像是一般人,唯恐在这儿喝了旧茶生起气起来连累到辛家,赶紧陪着笑脸劝道。

    朱迅景倒是乐了,扇子一甩:“呵,倒是挺会说话啊,得,就冲你今儿这句话,爷还就不走了,就这儿听听你们家主子是怎么处理这事儿的,如何?”

    小六子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却听身后雅间里面传来百里岚的声音:“无妨,既然是贵客想看,那就进来好了,也好有人做个见证,把这些黑心的打发走了,茶楼才好重新开张。”

    林掌柜满嘴苦涩,看这情形,岚爷是打定了主意要撵人了,不过他心里也是不怕的,有经验的掌柜可不好找,赶走了自个儿,看姓百里的上哪儿去找人去。

    朱迅景和连胜卿进了雅间,瞧见里面一人低着脑袋垂头丧气,另外一人长身玉立的站着,身形有些削瘦,面上却带着一掌金色面具,不觉微微怔住。

    百里岚拱手作礼:“在下百里岚,见过两位公子。”

    “这位兄台,缘何面上戴有此物?”朱迅景好奇的瞧着,心里痒痒的恨不得赶紧摘了下来瞧瞧庐山真名目:“可是因为如那兰陵王一般,过于俊美了,这才以此来遮挡桃花?”

    “公子说笑了。”百里岚瞧着没有像往日一样花里胡哨的朱迅景,倒是觉得顺眼了许多,一身白袍倒是显得风度翩翩起来:“在下面容于火场之中受损,唯恐惊吓路人,这才遮挡一二。”

    连胜卿不耐烦的打算了朱迅景的絮絮叨叨:“你到底是做什么来的?我可没时间陪你玩闹!”

    朱迅景脸上一僵,自己玩的开心,把这位险些给忘了:“你先别着急,我找你出来定然是有事儿的!来来来,先坐下来看看热闹。”

    百里岚不着痕迹的扫了连胜卿一眼,把他脸上的不耐烦看了个真真切切,这位小侯爷倒真是个不管事儿的,怕是家里面也一样,自己只顾着外头,内宅怕是不是长辈做主就是丫鬟把持着。

    小六子片刻功夫就把所有的伙计都给带了上来,茶楼也随后关上了大门。

    “都在这儿了?”百里岚坐下来,一手托着下巴瞧着眼前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的几个小伙计:“叫你们来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问问你们,一个月得多少银子,可够家里嚼用?”

    小伙计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做什么,倒是领着朱迅景和连胜卿上来的那小伙计在外头听了些,大体知道是什么意思,赶紧抢先出来:“回岚爷话,小的一个月是八钱银子,小的日里在茶楼吃饭,银子拿去家里,勉强够用。”

    一个人开了口,其他人自然也就跟上来,百里岚要做什么他们不清楚,但是自己一个月多少钱都是明明白白的,倒是不惧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百里岚点点头,面具后的眼睛幽深的像是深潭:“如今林大掌柜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好的新茶变成了陈茶,偌大的茶楼没人上门,倒是不停的往里面赔银子,我有心要关了它,不知道你们离了此处可还有生存之法?”

    要关了茶楼?伙计们顿时就感觉晴天霹雳,京城里面银子不好赚,他们在这儿干活挣得本就不多,勉强够家里人吃饭穿衣,要是再丢了这份活计,那可怎么活啊?

    “岚爷开恩,岚爷赏口饭吃吧!”伙计们纷纷跪下来求情,“小的们离了这里,实在是无处可谋生啊!”

    “竟是这样?”百里岚惊讶的瞧着林掌柜:“这可不对吧?林掌柜经营着这个年年亏损的茶楼,都能置办好几处田产,开好几个铺子,顺便好吃好穿的养活一大家子妻妾,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却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那抢先开口的伙计咬咬牙,到了这时候,要是再跟林掌柜绑在一块儿那可就没有活路了,往日里林掌柜倒是也经常给他们一些好处充当遮口费,但是与他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相比,那算什么?倒是茶楼关了他们没处谋生了,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岚爷,不关我们的事儿啊!”小伙计磕了个头,伸出手指指着林掌柜:“都是林掌柜干的!他把每年辛家收上来的新茶拿去给自家儿子开的茶店,这里就用一些便宜的陈年旧茶应付着,您若是不信,小的给您指出来,林掌柜家三个儿子两个开着茶肆,还有一个开着香粉铺子,都是林掌柜挪用茶楼的钱开起来的!”

    林掌柜扑上来就想打他,嘴里骂道:“你个兔崽子满口胡言!我打死你这个吃里扒外满口喷粪的!”

    “站住!”百里岚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可是任谁也能听出来那声音里的愤怒。

    林掌柜顿了下,却没有依言停下,反正百里岚都不打算给他留面子了,大不了自己回去带着家眷离开京城,反正这些年他也搜刮的够了,到哪里不能好好过日子?

    百里岚瞧着这林掌柜不依不饶的追着打人,哼了一声站起来,几步走到林掌柜身后,手里举着一只鞋就抽了下去。

    朱迅景咳嗽了一声,一手捂住眼睛:“他是什么时候脱鞋的?”

    连胜卿也没想到百里岚居然会脱了鞋砸人,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众人都傻眼的看着林掌柜被一鞋底子抽晕过去,百里岚若无其事的把鞋子重新穿好。

    朱迅景走过去蹲在林掌柜身边,咂舌:“你这是什么鞋子啊?居然能把人给打晕过去?”

    百里岚不以为意:“只因在下个子有些矮,总是受人嘲笑,因此想出个法子来,在这鞋子里面做了点儿手脚,自然是跟一般的鞋子不一样。”

    连胜卿本来被朱迅景拉来此地是满肚子的不愉快,这时候也来了兴致,上下打量了百里岚片刻,却是越看越觉得奇怪,怎么觉得有些眼熟,难不成在什么地方见过?

    “跟我耍赖?”百里岚冷哼一声,踢了地上的林掌柜一脚:“小六子,把林掌柜绑起来送到官府里去,你们几个,带着人去把林掌柜家里看住了,不能叫人给跑了,等到官府上门拿人才成,若是你们事情做的好,这茶楼我不但不关门,还要给你们加了工钱的继续留在这里。”

    几个伙计闻言大感惊喜,连忙磕头:“岚爷大恩,小的们这就去!”

    朱迅景啧啧称奇的看着这片刻工夫就了结了的事儿,感慨道:“这掌柜的既然敢肆无忌惮的做出这样的事儿来,要说背后没有靠山怕是谁都不会信的,你就不怕送到官府去之后被倒打一耙?”

    连胜卿的目光有若实质,百里岚又不是死人,自然是感觉到了,对此既没有装作不知道,也没有心虚的不敢面对,忽然一转头对上对方的目光:“小侯爷这般打量,可是对在下毁掉的脸感到好奇?”

    连胜卿面上掠过一丝不自在,咳嗽了一声:“你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小侯爷和朱公子在京城里好大的名头,在下怎么可能孤陋寡闻到连二位都不认识?”百里岚洒脱一笑,回身去回答朱迅景的问题:“靠山自然是有的,不过却也是辛家的乱事儿,林掌柜把新茶换旧茶的事情算到二房头上是在栽赃,可是账面上的银子被二房拿走了却是事实。”

    朱迅景明白过来:“也就是说,真上了公堂,这些事情闹出来,最可能出面帮助他的是你们家二房的人?想必二房侵吞了那么多银子,官场上也打点了不少,到时候你就不怕情形对你不利?”

    “二房不是傻子。”百里岚笃定的回答,更加关键的是,二房以为大房攀上了侯府,官场上定然比他们更加靠得住,再说,闹出来的是林掌柜用陈茶换旧茶,而不是二房拿走了账面上的银子,二房才懒得去理会一个林掌柜的死活。

    连胜卿到此才开口:“不过一个商户人家,倒是不少龌龊事情,难怪辛家失去了皇商资格。”言辞之间对这些事情甚为不耻。

    这个人对这些事情可见是一直都不上心的,可以想象他自己家里会是个什么样子,百里岚暗暗冷笑,就连朱迅景都有些头大起来,他这兄弟可真是被宠着长大的,哪里见识过这些东西?他还以为天底下的事情都是黑白分明干干净净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