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漠北风云TXT下载 > 漠北风云 > 第127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27章


    单海不是没有杀云风子之心,毕竟只要不死他就还有战斗力,可云道子这话一出不仅救了云风子的命还阻了单海的刀,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就算自己刚才费尽心机敌住二人的联手,也敌不住他这时的一句话

    云风子慢慢退下,单海又重新将目光转向云道子,就在云风子退下时却在地上的刀柄处踢了一脚,单海以为他心有不甘想在偷袭自己一下,可当单海扫了一眼那弹起的刀行进的轨迹时,以他镜影刀的眼力自是一眼就看出这刀是向着云道子去的

    云道子见刀来不慌不忙的出手在云风子飞来的长刀刀尖处一引,刀就顺势而落到了云道子手中,这时云道子双手握刀,两刀自然而然的在身体两侧垂下,单海也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云道子双刀一到手反手转的一下似活动劲骨一般,才转一下就顺势而出,向单海杀来,只是云道子出刀非常的怪异,不是前刺也不是横劈竖斩,而是双刀左右开弓自外向内画的一个半圆,两圆相交之处,刚好把单海圈在了其中,就在云道子左手刀刚要和右手刀会和时,这时他的刀却被斜刺里刺出的一柄长剑给截住了,

    两人同时向那柄剑的主人看去,两人脸上都有点不敢相信之色,特别是云道子,他在清楚不过自己两位师弟的能力,没理由会这会快败下阵来,可胜利者又就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透过秦荷在去看她身后的两位师弟,这时的云恒子云勤子都羞愧的底下头,不敢看自己的师兄

    其实秦荷也是刚击败云恒子云勤子就出手来相助单海,这时的单海虽也满脸疑惑,但更多的还是为秦荷高兴,来这里的目地她也总算迈进了一步,

    当云风子踢刀给云道子的时候,秦荷也正和云恒子云勤子战的最紧要关头,二人即乎是同时向秦荷出手,但今日的秦荷已不是昨日的秦荷,经过昨晚邹静的“指导”秦荷总算是真正领会了细枊剑法的真正奥意

    通玄刀在云恒子和云勤子手上使来,虽不如云风子和云道子威力大但也差不了多少,两人一左一右各画半个太极向秦荷合来,秦荷手中长剑一抖,一招蜜蜂引路,两刀还在半路,太极图也只画到一半就被秦荷那诡异的八字剑法给击退了,二人刀受阻,就更不用说后面太极图里的那一点了,

    各自收回被截在半路的刀,二人又一错位,这下一出手,就如云道子双手执刀出手一般,只是这时是两人合力使出这一招也不知威力几何,也正是因为秦荷接下接住了二人的这一招合击,秦荷才能这么容截下云道子的这一招

    云恒子云勤子,两人一错位之后,两刀同时由外而内,却是把另一边的太极图画在了外面,两人的交点合在秦荷面前,这一招若被他们合成了,那接下来的那一点太极图的鱼眼,秦荷将会在难接下,

    秦荷也仿似是看透了这一点一般,手中长剑更是青光隐隐,左石大开大合,如一只想振翅高飞的蝴蝶一般,手中长剑就是蝴蝶的躯干,两人又合击在最关键的时候被秦荷长剑化成的蝴蝶翅膀给震散,那太极图中的鱼眼更是无从说起,

    两人刀法被阻又是一陈面面相窥,就在二人又想在度变招的时候,但秦荷却没有在给他们变招的时间,不能总是自己被动挨打,也是时候给自己主动出手了,就在二人惊恶之时,秦荷果断出手,蜻蜓三点水,从右而左,如湖面的手中涟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涟漪也是一圈吞噬一圈,

    一剑点在云恒子左肩处,破衣见血,刚想举刀去防秦荷的第二点,可是右手的刀刚一起,秦荷的剑就到了自己的喉间,在自己的喉间也只是过的一瞬,但也就是这一瞬云恒子手中的刀又是一滞,秦荷的剑自云恒子喉间一过根本不做停留,一个眨眼秦荷的剑又停在了自己的右手刀柄处,从剑上透出的杀气,云恒子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也决对相信如果自己在枉动一下,她手中的剑也决对不会手下留情,她之所以没有杀自己,也可能是因为同她来的那位也没有杀云风子师兄

    站在不远处的云勤子本想来救云恒子,但秦荷的剑实在太快了,当他起了救人之心时,自己的三师兄已经被治住了,秦荷的剑慢慢自云恒子刀柄处收回,一双眼又看向了云勤子,两人都没有拿下秦荷,这时还只剩自己一人,就更不用说了,云勤子这时已起了退心,但两位师兄都看着自己,无法就算是明知到不敌也只的硬着脑皮上了

    虽心有退意但手中刀却也没有太大破绽,可见云勤子心里素质还是可以的,这时他手中的刀法又在变化,不在是大面积的画太极图,而是只在秦荷面前一点,长刀虚晃一招画的一个圆而已,画完长刀立马后撤,刀收回一半,蓄力已满,长躯直入,显然这时云勤子又是要给那个虚画的太极图点上鱼眼,但这时秦荷也早已看好了出手的机会

    云勤子长刀直入,他以为在秦荷面前画一个圈就把秦荷圈住了,接下来就是等着他长刀直刺了,殊不知你招是死的人家人却是活的,云勤子迅急无比的出刀,但秦荷比他更快,见云勤子长刀直来,秦荷一错步就让过了云勤子的快刀,在一闪就到了云勤子左侧,这一边刚好是他的死角,在一个他又刚出刀,在收回已是不急,这时秦荷在闪电出手,一招蜻蜓三点水,前两点都点在虚在虚空中,只有最后一点点在了云勤子喉间,当他回过神来时,长剑上的寒芒已隐隐刺痛了他的肌肤

    也就在这时秦荷见云道子手执双刀向单海杀去,于是秦荷立马弃了云勤子去帮单海,一出手就截下了云道子左手的刀,

    面对单海报与自己的笑,秦荷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在一个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人,在一个今早单海的梦话也如一根刺一般扎在自己心里,这时出手相助秦荷也即乎只是下意识的,他之前护自己走了这么远,这时也是自己该回报他一点了,秦荷空想着这许多,可截下的刀早已被收回,秦荷立感手上一轻,立马别了单海去看云道子,云道子这时也刚收回自己的目光,

    用眼神狠历的教训了自己的一众师弟一番,但战斗还没有结束,紫极观的声望只能靠自己来换回了,双刀又在度垂下,只是这时云道子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完全变了,那种修道者的圆融通达之感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展现在二人眼前的赫然是一柄锋利无匹的战刀,那丝丝外放的战意就连单海都有些动容,自己已经是人刀合一的境界了,这时的云道子却给自己一种不输自己的感觉,

    单海有一种错觉,难道他之前一直都是在隐葳实力,直到现在才将自己的真实实力展现出来,但不伦如何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只有沉着应战,在说自己的人刀合一也决对不会比他的双刀通玄差,更何况此时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秦荷,想到这时单海又忍不住看了秦荷一眼,不巧的是秦荷也正在看他,四目相对,两人又同时点了一下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两人又同时转过头看着气势凶凶的云道子

    就在两人刚转身的时候二人也将各自己的气势提升到了最佳,秦荷虽没有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但直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一个胜利者,胜利者的张狂气势在这一刻自也是锐不可挡,单海就更不用说,身上冷意渐盛,手中长刀都已有些微微颤抖,那是四散的战意,那是主人的心意透过兵器的传达,当手中刀抖到第二下的时候单海也果断出手了,单海一动秦荷也自是奋力根上,就算她没有单海的千步神游相助,但那份助人的心还是让她将自身速度提升到了极限

    势均力敌自是先下手为强,更何况自己此时还是两人,现在不出手更待何时,单海一出手就是镜影刀的手法,单海可还记得一开云道子攻击自己的刀法,现在单海又开始了原数奉还,一刀半圆不是直线却是曲线,从云道子的小腹处往上走,如一个之字形一般,云道子见自己的刀招被原路奉回,虽看出许多不如自己的地方,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大意,因为另一边长剑也已杀到,虽不在是自己熟悉的通玄刀法,但却是击败自己师弟的剑法

    双刀同时内斩即乎是同时防下了单海秦荷手中的刀剑,两刀将攻向自己的刀剑拦下,云道子立马就还手,下压的刀亳不犹豫的平直挥出,单海秦荷各自回刀剑相抵,四柄兵器一碰,两人立马后退一步,但也立马定住身型,并不是云道子一刀就将两人震退,两人退只不过是为了卸去云道子刀上的力

    两人一站定立马回身又是杀上,单海还是镜影刀只是他不在学云道子画太极图而是直接画鱼眼睛,一刀前冲,这一刀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快捷无比,凶猛无比,云道子甚至看到了单海独树一帜的决心,心里也早已是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

    就在单海全力前冲的同时秦荷也出手了,而且还一出手就是细枊剑中最猛的剑招,蜻蜓三点水,单海刀尖就要坁上云道子胸口的时候,这时还不见云道子出手,单海真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杀了他,但就在单海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云道子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又是两刀同时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