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称骨TXT下载 > 称骨 > 第三百一十八章:野村惊魂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一十八章:野村惊魂夜


    “鬼啊!”我大叫了一声,赶紧把手指向了河岸上。

    听到我这一句话,李壮也是吃惊的看了过来,然后把目光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两个人一同看着河岸,浑浊的河水一泻千里,根本就没看到什么东西。

    我多少有一些愕然了,分明是看到一个白衣女子,现在河岸上面,除了一些破烂的渔网,和几艘破烂的木船,却并没有其他东西。

    李壮脸色有一些铁青,嘀咕了一句:“小子,多加注意一点,一开始这个村子就不对劲。”

    我点了点头,自己好歹也是有一点道行的人,也不至于了遇到事情,总是一惊一乍,这才是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继续吸上一口凉气。

    天黑之后,我们暂时住进了一个房子里面。

    房子类似四合院,可结构却是用竹子全部都编织在一块,我光是看着,都觉得这建筑未免也太费工夫了,这还不是重点所在,好的是,这里面有吃的东西。

    我浑身浑身剩下,止不住颤抖哆嗦了起来,目光看着眼前的火堆,火焰多少让我感觉到温暖,可更为恐怖的滋味是,这总有一股阴森的感觉,使劲往我身上涌来。

    “嘶!”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周围总是有一双眼睛,正默默观察者我。

    我也是微微斜着眼睛,看着这些房子的墙壁,这可是柱子制作而成,根本就挡不住外面使劲吹进来的寒气,让我变得更为警惕了起来。

    “啪!”一只手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是回过头来,只见李壮正打着哈欠,一脸疲惫的看着我,说道:“为了更好调查,我们总要一个守夜,你心里面有数么?”

    我点了点头,这事情又不是不好商量。

    等着李壮睡着了之后,我也是冷吸上一口气,总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完全置身在在黑暗之中,四周的一切,都是空荡荡了。

    “呼呼呼!”李壮在此时,反倒是打起了呼噜声,我听着都不由擦了一下冷汗,这小子搞出这种事情来,未免也太吓人了一点。

    接下来,摆在我面前的问题,也总是要比现在碰到的事情,多少更为严肃了一点。

    我整个人也是有一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对于了明天,我心里没什么数,为了打消心中的恐惧,我吹了吹口哨,无聊的用棍子,时不时剥开了一下燃烧的火柴。

    火柴是一下子燃烧了起来,火焰燃烧也是越发旺盛。

    可我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股阴凉的感觉,地上也是多出了一个影子来。

    说一句常理的话,这影子势必是靠着背对着火焰的了,可这个影子,却是面对这火焰。

    我的意思就是,一道影子从我身后延伸过来,直径对着眼前的火焰。

    “扑通!”

    我心脏狂跳了起来,这感觉未免也太过真实了,除了有那么一丢丢不可思议的意外。

    我多少都有一些不敢相信,具体还会发生什么,我只有回过头去看看了。

    想到这一点,我只见那出现在火堆前的影子,微微后退了几步。

    我也是缓缓扭过头来,额头上一滴汗水,缓缓流了下来。

    “啊!”我是猛的惨叫了一声,只见一块白色衣服,赫然是挂在了我身后的竹墙上面,出现在我面前的一瞬间,让我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我整个人粗喘了一口气,即便是拿着手中的符纸,依旧是瑟瑟发抖了起来。

    然而,我还感觉到了一点,那便是身后像是多出了一个鬼来。

    我鼻子更是闻到了一股臭味,像是活人肉扔在火堆上烤着,还散发出一股幽幽的气息。

    闻到这里,我多少是有一些不敢相信。

    我咽了咽口水,搞不好自己其实是被给催眠了,到这个房子来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什么白衣服,尤其是这阴凉的滋味,多少让我有一些适应不过来。

    我小声喊了一句:“李壮,快点起来了。”

    然后,我以飞快的速度回过头来,却看到面前什么都没有,李壮还用手挠了挠脸,微微睁开了一下眼睛,还问了一句:“看到鬼了啊!”

    “额!”我反倒是被这一句话给问住了,多少也是想要说一句,那个白色衣服算不算是一个鬼,说了,也不会有人去相信的吧!

    可还没等我去说,李壮这个家伙,反倒是转过身去,又继续打着呼噜睡了过去。

    我也是冷静了下来,不得不说这事情有恐怖,反倒是觉得也没啥。

    总之不祥的征兆,反正都已经是发生了。

    我用手擦拭一下额头,目光也变得严肃起来,可惜的是,自己说不定还会遭遇更多更恐怖的事情,总之只得是保持沉默了。

    具体会是什么一个情况,我心里反倒是一点数都没有了。

    一切似乎回到了平静,我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精神恍惚,所以才会制造出刚才的幻想。

    总之我觉得一切都过去了,自己身上这么多法器,厉鬼什么存在,肯定是会害怕的不行,不会有接下来的诡异事情发生了。

    过去了几分钟不到,我也感觉到了困意,整个人是打算睡过去了。

    我微微挣扎了一下,多少是硬撑不下去了,凭借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恢复不到最初的目标,从心底是感觉到了,自己身心是那么乏力。

    约莫几分钟之后,我终究是支撑不住了,微眯着亚眼睛,缓缓往下面躺了一下。

    然而,无形之中,就像是一只血淋淋的的手,往我身上是摸了过来。

    我也感觉到身后,那一股不断往上面几乎疯狂涌来的阴气,整个人也是无比的亢奋,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微微斜视一下旁边。

    我隐约更是看见到了,那是一个皮肤发白的沉尸。

    沉尸总共也是分为两种,一种是是在水中,结果阳寿尚未倒头,处于一种阴阳界限的尸体,另一种便是心中带着怨气,死不瞑目,通常来说,这种沉尸比较凶残。

    显然我碰到这个沉尸,远远是后者。

    我咳嗽了一声,发觉她也一直看着我,似乎是知道我发现了她。

    “哼!既然来了,就让你我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我寻思着打开阴阳眼,可惜是,体内旧伤根本不给我发挥的机会,甚至一点用途都没有。

    沉尸反倒是一愣,微微往后面退开了。

    我心中极度纳闷,然而自己身后,一个黑影缓缓站了起来。

    我寻思着这要不是李壮的话,肯定是有着另一个沉尸了,既然如此,对付尸体,法器也是准备的很妥当,唯一缺少的东西,那便抓住幕后的主使。

    我知道与其说是水鬼,倒不说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使用了一些不入流奇门异术,连水里的尸体都不放过,这个人很显然,是活不久的了。

    那个沉尸还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他,实际上我早就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早就感觉到它的存在,而且这个似乎是吃过人肉,具有一定的意识。

    刚才那股烤肉的味道,说不定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了。

    我猛的回过头来,手中青铜剑一头扎入了沉尸的胸腔,然而他体内流出来不是乌黑的血液,反倒是一条条小黑虫,像是水蛭一般。、

    “死!”尸体猛的抬起头来,乌黑的眼眶,满嘴的腥味,以及那乌黑的牙齿。

    光是多看上一眼,我都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颤抖不已。

    要不是青铜剑足够长,我估计自己直接就是被他给抓住,可尸体上却极其不甘心,一只手猛的住在青铜剑剑上,可惜他的手,反倒是受到腐蚀,乌黑的血水一点点滴落了下来。

    我看的头皮有一些发麻,好在是折叠式的铜钱剑,我扔给了了李壮没用,不然绳子怕是经不起这种程度的磨损。

    这事情想想,我都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

    现在总算是干掉一个沉尸,现在这玩意,根本就和普通尸体没啥区别,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张符纸,往他的脑袋上一贴,好生念叨了一下咒语,基本上就是给封印了起来。

    “哎!”

    我感觉浑身一股热汗也涌了上来,这次的事情,多少还是有惊无险。

    可惜是,两个沉尸同时出现,我才只是收拾了其中一个,放走了一个,无伤大雅,可多少也是让我心有不甘,只怕还会把事情给搞得很复杂。

    此时,李壮也是从梦中睡醒了过来,扭过头来一看,只见一具尸体挺直腰杆,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更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

    “我去!有僵尸啊!”李壮挺直了腰杆,狠狠哆嗦了一下,接着他把注意力从沉尸身上缓缓挪开,朝着我看了过来,嘴里不忘说上一句:“不是吧!这个事情,明显就是你故意所为的吧!”

    我一脸愕然,这么误会自己,未免就有一些过分了。

    我心里很是不快,自己难得独自收拾一个僵尸,而且干净利索,我把目光落在李壮身上,反倒是他,把这个事情处理不怎么样,还贼鸡儿吓的不轻,未免也出洋相了。

    我丝毫不客气的说道:“喂!看把你给吓得,枪杆都挺不直了。”

    李壮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很是不屑说了一句:“去你大爷的!”

    轮到李壮熬夜值班了,我眼睛早就是睁不开了,一头往地铺上一趟,只不过几分钟,我就睡了过去。

    等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然而,今天又是一场大暴雨,雨水啪打在头上的瓦片上,一点点落在地上。

    我扭了扭脖子,会过头来,只见凳子摆着两个梨子,我拿起其中一个,用来擦了擦衣服,然后微微斜视了一眼,这感情有一点不对劲。

    “分梨,分离!”

    我警惕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那一把青铜剑,以及几张符纸,这里根本就没有,其他可以用来使用的东西了。

    我整个人也是没有想明白,不得不抓耳挠腮了起来,事情和我想的完全都不一样了。

    我一把打开了黄油伞,拿上了所有的家当,急忙是从小院子走了出来。

    可不出来不知道,一出来,那简直就是吓一跳。

    不知道何时,这地上满是蚯蚓,其中还有不少乌黑的水蛭。

    甚至街道上的沟渠之中,还能够看到几条鱼,以及水蚌,这一切都太过反常了。

    “啊啊啊啊啊!”不远处,一声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

    我急忙是朝着那里赶了过去,只见河水决堤,直接往村子这边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