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缱倦大清TXT下载 > 缱倦大清 > 第202章 收伏恶奴 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02章 收伏恶奴 一


    玉容瞧着胤禛阴狠的神色,猛然意识到年羹尧此举意味着什么,忙抚了抚他胸口,温言劝道:“爷不用着急,怎么说他的亲妹妹也是爷的人,他又是爷门下的奴才,料想他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说不定,说不定他连那个心也没有,只是被什么事绊住了,一时半刻来不及拜侯爷吧!”

    “哼,他又不是死人!北京城就那么大点地方,即便他真有什么急事,就不能给爷递个信?爷瞧着他这是存心!”胤禛冷笑,拧着眉头阴沉沉瞪着前方。

    玉容轻叹一声,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柔声道:“爷何必为了这等不知好歹的奴才生气,哼,他也配!反正他迟早得到府上去,到时候爷想怎么整治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胤禛抚上她的手,握在掌中,不知为何,她略带凉意的小手一抚上自己眉间,仿佛酷暑里吹来一阵凉风,心头霎时轻松许多,听着她软语温言,情不自禁便消了大半的气,不由笑道:“容儿说的是,他终归是爷门下的奴才,爷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他想要另攀高枝,那也得看爷许不许!”

    “爷说的是!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玉容说着拉着胤禛起身,她与他相处多年,如何不了解他的脾性?年羹尧如今官运享通,翅膀硬了,胤禛还有许多用得着他的地方,自然不会要他死,至于怎么要他死心塌地不敢去盘算高枝,却非得下一番功夫手段不可了!此刻胤禛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心头定然早已烦乱不安,迫不及待要回去查探、商量对策,她便主动说了出来。

    胤禛望了望尚早的天色,知道她的体贴之意,心中一暖,便微笑着说好,与她携手同归寺里。玉容又将他送下山去,戴泽守着马一直在山下等候,见自家主子这时候就下山来了有些诧异,也不敢问,恭恭敬敬抢上来行礼。胤禛摆摆手示意他把马牵过来,牵着玉容的手却有些不舍。

    玉容心中甚甜,捏了他一把抽回自己的手,轻轻笑道:“爷快些回去吧,晚上记得给容儿留门。路上小心些!”

    “容儿晚上早些回去,爷叫李忠注意着。”胤禛接过缰绳,温言嘱咐。

    “知道了!”玉容眼波流转,似嗔非嗔一笑,又向戴泽道:“路上照顾好爷!”

    “奴才明白,侧福晋放心!侍卫们都在三里之外等着呢!”戴泽深知玉容在胤禛心中分量非同小可,对她越是恭敬胤禛越喜,因此一听她开口慌忙躬身垂首陪笑回答,丝毫不敢怠慢。

    玉容倒是一笑,道:“那就好!爷,一路顺心!”胤禛知道她指的是年羹尧的事,会意一笑,翻身上马扬鞭而去,玉容站在山下看着他们去得无影无踪了,这才回转身一步一步上山回寺,去给方丈辞行。

    胤禛急急回府,沉着脸进了书房,立刻交代戴泽去查,戴泽吃了一惊,这才明白主子如此匆忙回府的意图,连忙带着妥当的人去了。

    不久回报,年羹尧果然是两天前就回来了,据说一回来就关在自己在京的院子里,一步也不曾离开,连康熙都没去见,还是今日上午才进宫见了康熙述职的。

    胤禛挑了挑眉,背着手缓慢踱步,突然停住,锐利如电的目光猛然盯着戴泽,冷笑道:“你说他关在自己家中两天一步也不曾离开?这不可能,这个奴才不是那么安静的人!越是这样越是有鬼!再去给爷查,说不定他白天避人耳目,却学夜猫子去干那不可告人的勾当!去打听清楚了!他今儿既然见了皇上,只怕快则今晚,最迟明日,一定会来见爷!”

    “是,王爷!”戴泽见胤禛是真动了怒,心中一紧,忙答应着去了。

    第二日上午,胤禛刚刚从户部转了一圈回来,刚在府门前下了轿,便见年羹尧一身簇新的棕黄色暗花葡萄纹长袍,外罩宝蓝色漳绒小团花大襟马褂,双目炯炯、精神劲十足的抢上来单膝着地请安,口内陪笑着道:“奴才年羹尧给爷请安,爷吉祥!”

    若不是得知他背地里的举动,见他如此低声下气、循规知礼胤禛定然十分受用,早笑着一把扶他起来,此刻瞧着他一张谦卑的笑脸,心中却觉着说不出的厌恶,只漫不经意瞟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向身边的戴泽吩咐道:“你明天到西郊去点一点放养在马场的马匹,看看养的怎么样,够不够用?还有十四爷那边,问问他现如今有多少兵马已经到了陕西,第一拨粮草是不是该起运了,凡事还是早做准备的好,省得事到临头懊悔迟……”

    胤禛说一句戴泽答一句,二人说着便进府去了,轿夫及随从们也都垂着头规规矩矩静静的跟着去了,谁也没有瞧年羹尧一眼,哪怕的一个好奇探究的眼神也没有,仿佛当他不存在一般!

    府前霎时空荡安静下来,只有年羹尧突兀的跪在那大块青砖铺就的地坪上,阳光把他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映在身后。

    年羹尧又羞又气,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尴尬得从脸红到脖子!一层细密的汗从颈上、额上冒了出来,霎间聚流成行,像一条条小虫子顺着他的脸颊、颈脖流淌,麻麻痒痒,十分难受。

    他满腹狐疑,不知道自家主子到底在生什么气,跪了一阵,只得硬着头皮起身,擦了擦汗,仰天吐了口气,垂着头慢慢进了雍亲王府,请家人通传求见主子。

    那门房瞟了他一眼,也看不出什么异样,让他稍候,自己便去通传。又是好一阵功夫,李忠才笑眯眯的来了,道:“年大人,请年大人随老奴来,爷在西花厅等着大人呢!”

    年羹尧终于心头一松,勉强笑道:“劳动李公公,羹尧怎么受得起呀!”说着暗暗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塞到李忠手里,李忠“哎哟”一笑,假意推辞两下也就收了折入袖中,一时将年羹尧带到西花厅。

    这是在书房西侧的一座厅堂,专以迎见门人奴才或者十分亲密的朋友之地。

    此刻胤禛正端坐在花厅正靠坐在中间左侧太师椅上,姿态闲闲,若无其事。年羹尧在厅前乍见了他,却没来由一抖,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慌忙快步上前一撩袍子顺势跪下,磕头道:“奴才年羹尧给爷请安,爷吉祥!”

    胤禛依然不出声,灼灼的目光却在他身上逡巡不已,盯得年羹尧如针芒在背,大气也不敢出,头也不敢抬,只觉背后冷汗直冒,又湿又粘。

    “什么时候到京的?”胤禛淡淡开口,不带一丝波澜,也听不出半点喜怒,仿佛朋友久别一句极其平常的一句问候。

    这看似无害的一句话却把心怀鬼胎的年羹尧吓得一愣,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不敢说,头伏得更低。

    “怎么?今天有空到爷这来了?不忙了?这两日把该办的事都办完了?”胤禛一手端起定窑白瓷茶碗,一手捏着盖子,轻轻吹拂拨弄,啜了一口,声音听起来依旧无害,仿佛再平常不过的闲聊。

    年羹尧仿佛遭了晴天霹雳、平地惊雷,脑中“嗡”的一下,暗叫完了!身子一软,忍不住轻轻发起抖来。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小心翼翼回京,而胤禛竟然知道了,这是不是表示他甚至还知道别的……

    他的心底徒然升起彻骨冰冷的寒意,仿佛掉进了冰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