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如意小郎君TXT下载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兵部之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兵部之争


    强扭的瓜不甜,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唐宁也就不劝萧珏了。

    他看向萧珏,岔开话题道:“陆腾的姐姐为什么揍你?”

    “我小时候和陆腾打架,陆雅为他弟弟出头,见我一次打我一次。”说起这件事情,萧珏一脸的愤恨和遗憾,说道:“可惜我姐姐死的早,要不然那疯女人也不敢这么放肆……”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萧珏看不惯陆腾,处处和他作对,原来是有历史原因的。

    而他的姐姐是前皇后,她若是还在世,萧珏的确可以在京师横着走。

    “陆腾的姐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唐宁看着他,问道:“你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呵,我是男人,男人能打女人吗?”萧珏不屑的笑笑,看着唐宁道:“你以为我是你,不是不能还手,而是根本打不过……”

    唐宁看向他身后,招手道:“郡主……”

    萧珏一个哆嗦,从原地跳起来,看到身后空无一人,正要愤怒的开口,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三步并作两步,重新躲回缸里。

    安阳郡主大步走进来,看着唐宁道:“我问过唐府门房了,他们说萧珏来过。”

    唐宁斜撇了墙角的方向一眼,摇头道:“我也刚刚从衙门回来,可能他来的早……”

    安阳郡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墙角,迈步走过去。

    “啊……疼!”

    不一会儿,萧珏被她拽着耳朵从缸里拖出来,好不容易挣脱,揉着耳朵,气恼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动手动脚的……”

    安阳郡主看着他道:“我好不容易才约陆雅出来,你快点和我过去,别让她等急了。”

    “要去你去。”萧珏面色坚定,说道:“反正我不去,那个女人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

    安阳郡主看了看他,说道:“不就是她小时候揍过你吗,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们两个年纪可都不小了,她已经同意见你,你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的干什么?”

    “我不去!”萧珏态度坚决无比。

    “我告诉她,是你约她出来的。”安阳郡主看着他道:“你要是不去,她或许会以为你骗她,明天追到宫里找你算账。”

    萧珏想了想他的一百手下,又脑补了一下众目睽睽之下被那女人狠揍的样子,拍了拍衣襟上的尘土,说道:“去归去,不过事先说好,我这次去是给你面子……”

    一个男人会经常挨一个女人的打,要么是打不过,要么是喜欢她,要么是既打不过又喜欢她,不存在什么绅士风度,不打女人的借口,这只不过是萧珏自己给自己的遮羞布而已。

    唐夭夭从墙外冒出头,问道:“好久没有切磋了,要来一场吗,我让你一只手。”

    “我需要你让一只手吗?”唐宁站起身,不屑道:“让一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两只……”

    ……

    所谓当一天的和尚撞一天钟,唐宁既然已经到了兵部,看着别人忙的要命,自己却无所事事,心里总有些不舒服。

    他看着忙碌的吴郎中,主动走过去问道:“吴郎中,你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吴郎中抬起头,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不用,既然尚书大人没有让唐大人做什么,唐大人不妨先看看书,或者在衙门里逛逛?”

    唐宁看了看他,这位吴郎中似乎真的很怕他,说话的时候都摆出了防备的姿势,他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也不和他多说,干脆走出了值房,四处溜达起来。

    兵部衙门并不大,真算起来,还不如一半的唐府大,唐宁转了一圈,回到兵部司的时候,刚刚踏进院子,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阵争吵的声音。

    “几位校尉,这历年都是这么个比法,你们已经抽了签,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个弱弱的带着一点底气不足的声音,一听就是吴郎中的声音。

    此时,兵部司的院中,吴郎中被十六名大汉夹在中间,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一名身披甲胄的汉子皱眉道:“左右羽林卫被抽到第一场,这算什么?”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人接口道:“我们羽林卫乃是十六卫中最强,这第一场便要厮杀在一起,岂不是便宜了那些废物?”

    此人的脾气明显要暴躁一些,声如洪钟,唐宁站在门口都听的真真切切。

    不过,他的这一句话,也像是捅了马蜂窝,人群立刻炸了开来。

    “狗屁的羽林卫最强,问过我们银琦卫没有?”

    “我们金羽卫还没有说话,你们银琦卫插什么嘴?”

    “你们金羽卫除了巡城还会做什么,有脸在这里装大头?”

    “羽林卫就了不起了,要不我们现在就比比?”

    ……

    唐宁算是看明白了,为什么十六卫要每年一小比,四年一大比,纯粹是不想让他们太闲。

    禁军十六卫除了守卫京师的职责之外,并没有统管各州府大军的权力,他们要做的,就是保卫京师,防止有什么反贼打到这里。

    可陈国已经太平了许多年,除了边境不太稳之外,境内并没有造反的势力,就算有,也很快被地方镇压了。

    这样一来,十六卫就显得很清闲,要是不找点事情做,怕是连最后一点的存在感都没有了。

    可让他们比试,十六卫中也有不少的异议,主要是针对赛制的。

    不管是每年的小比,还是每四年的大比,都是淘汰赛,抽签决定,每场淘汰一组,这样只需十五场比赛就能决出最后的胜者,最多加两场,第二名和第三名也就排出来了。

    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左右羽林卫乃是天子近卫,在十六卫中实力最强,且不相上下,如果两队在第一场就对上了,势必要淘汰一队,连争第二争第三的资格都没有。

    强队都不想在一开始就碰到,这些人常在军中,脾气火爆,所以就有了现在的争吵。

    眼看着诸人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有几人已经动起手来,吴郎中急忙劝道:“诸位校尉,有什么事情可以再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砰!

    乱拳中,不知道谁不小心一拳砸在了吴郎中的脸上,吴郎中顿时便“哎呦”一声,摔倒在地,鼻血横流。

    兵部司的其他官员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面露屈辱之色,兵部虽然也有一个“兵”字,但却以文官居多,每次和这些兵痞子打交道,总是要吃些小亏,心中积怨已久。

    十六卫的诸人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吴郎中,反倒吵得更加激烈。

    “都住手!”

    院中的气氛快要攀升到极点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