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之重铸山河TXT下载 > 大宋之重铸山河 > 第七一〇章 见面大礼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一〇章 见面大礼


    西军进城了。陆

    瑞林等人开了城门,西军便兵不血刃进城了。里

    应外合,自古以来防不胜防,等到田师中得到消息的时候,西城防守已经全线崩溃。不

    消说,城市已破,等到天亮的时候,整个东京城就会落入徐还手中,再也无法阻止。

    田师中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有愤怒,有后悔,愤怒麾下将领竟然如此不忠不义,却又愤恨自己经不察,没有防备。一

    切为时已晚,抵抗已经徒劳无功。

    失去了厚实的城墙,在精锐西军面前,本就人心惶惶的守军彻底崩溃,军心大乱。大多数立即向西军投诚,余下见势不妙则是四散奔逃,顷刻之间,整个东京已经乱作一团。

    这等时候,纵然是淮阴卫霍那等军事天才复生,也都回天乏术。

    东京城,破了。田

    师中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结果,此时此刻,任何的挣扎和抵抗都变得毫无意义。唯一的活路,只能是逃走。

    可是能走吗?身为一个将领,丢了守卫的城池,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难以交代的事情。回

    到临安,张俊会饶恕自己吗?纵然张俊可以网开一面,秦桧那里呢?岌岌可危的临安朝廷固然是用人之际,却也正是需要立威的时候。

    否则,以后哪里还会有将领卖命坚守?

    想起义父对自己信任就这样被辜负了,田师中便无言以对。“

    留守,走吧!”副

    将在身边催促道:“城破了,东门还在,末将护送你从东门出城。”“

    出城,去哪?”田师中几乎没有过多反应,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声,深邃的眼神里有些绝望,还有些捉摸不透的思绪。“

    且先前往应天府,那处还有兵马和坚城,可以守卫一阵子,尔后再向临安求援。”

    副将匆匆之间的回答也算是个权宜之计,可以说是当前唯一,似乎也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但田师中却并不这么认为,他摇了摇头:“东京尚且无法固守,更不要说应天府了……”他

    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东京城破,淮河以北一马平川,几乎无险可守,西军必定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直接南下。

    副将也是知兵之人,也懂得这个道理,但此时此刻,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然

    而田师中却比他悲观,或者谨慎的多,或者说,他还有些别的打算。“

    你立即护送夫人离开,本官要留下来御敌。”“

    留守……”“

    夫君……”

    副将与田张氏几乎同时出声,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或者说不合时宜。

    尤其是后者,刚刚答允丈夫要先行离开,却偏偏赶上了东京骤然破城。此刻听闻丈夫要留下,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心如刀绞。

    之前丈夫说留下,还有坚守的余地,但此刻却是必死无疑。如此情境,哪里还能心安理得独自逃生呢?

    “总要给官家和相公们一个交代。”

    田师中怅然道:“否则……否则…我们一家子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田张氏默然无语,丈夫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为自己和孩子们争取一席之地。

    可是……

    “夫君,不至于……”

    “罢了,不必再说,记住我的话,照顾好孩子们。”

    田师中甚是决绝,不再多说,只是叮嘱副将立即护送妻子离开。在

    田张氏泪眼朦胧的凝望下,田师中转身昂首而去,必死之路,亦要迎难而上,绝不低头。东

    京虽然守不住了,但并非没有一战的机会,至少在临死之前,他要做一件事情。也

    许,可以给徐还沉痛一击。

    ……

    西军进城了,兵不血刃。

    这是对徐还而言最好的结果,毕竟面前的是东京,是大宋昔日的都城。

    纵有太上皇旨意,纵然是讨伐不臣,但率兵进攻都城终究有限犯忌讳。尤其是东京如果毁坏在战火之中,舆论方面少不得不好交代,会被人诟病。

    战局为重,眼下这些事都无关紧要,但如果想要走的更远,自然就另当别论了。故

    而大军兵临城下,除了防备黄河北岸的金国人之外,也是为了另寻办法。里

    应外合,这是自古以来最为常见,最容易成功,代价最小的方式。田

    师中劝不动,但东京城里的其他将领另当别论,一番努力之后,成效显著。

    “王爷,守军大都已经投降,唯有田师中带着本部人马从东门突围了。”

    听到属下禀报,徐还微微松了口气,问道:“确定是田师中?”“

    是,田师中携带妻子,在副将的护卫下从东门而出……”“

    身为守将,却仓皇而走,看来有些高看他了。”徐

    还轻轻摇摇头,沉声吩咐道:“严令叛乱立即缴械投降,可以免罪,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遵命。”

    “还有,兵卒守卫各处要道,接管东京,不得扰民,务必秋毫无犯。有趁乱生事者,严惩不贷。”东

    京眼下处于最为纷乱的时候,决不能生出有损口碑,有失民心的事端来。

    “遵命。”“

    王爷,东京四城很快便可接管,当务之急有两件事,一个是追击田师中残部,一个是入驻大内。”大

    内!昔

    日的大宋皇宫,这些年沦陷之后,在金人手中已经残破不堪,但终究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再

    者便是追击田师中残部,不给其喘息之际,否则等他在途中城池,比如应天府停留整顿,又会成为障碍。

    然而不等徐还下达追击的命令,意外却出现了。“

    王爷,大内发现敌军负隅顽抗,似是田师中本人……”

    “什么?”

    徐还眉头一皱,随同的亲卫将领和谋士也都有些莫名,不是说田师中已经从东门突围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大内?而

    且这样做毫无意义啊,东京城都挡不住西军,区区一座宫城又有何用?然

    而很快,田师中便给出了答案。他

    的信使匆匆而来,声称田留守给高阳郡王准备了一份见面大礼。

    话音落地的那一刻,大内皇城骤然火起。浓烟滚滚,烟火升腾,照亮的东京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