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之重铸山河TXT下载 > 大宋之重铸山河 > 第七〇九章 弃暗投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〇九章 弃暗投明


    东京,汴河旁的一处大宅里,守卫森严。此

    处曾是一座王府,但原主人此刻正在遥远的五国城冰天雪地里,如今的主人是田师中。自打进驻东京之后,此处便被他临时征调为行辕。

    行辕内外,自是守卫森严,兵卒的刀枪剑戟在月光下泛着银光。萧瑟的北风吹过,不免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从行辕里出来,刚刚听过田师中训话的将领陆瑞林和几个袍泽都耸拉着脑袋,精气神实在算不上好。

    金军撤离,临安没有增援,虽说东京城里粮草充足,兵力也不少,他们却没有一丁点坚守的信心。城

    下的西军可是大宋战力最强的精锐,高阳郡王则是大宋战神,战无不胜,哪里是他的对手呢?

    即便有高大的城墙又能如何?金军能够两破东京,西军有何不能?何

    况听闻西军有一种秘密火器,有开山裂石之效,区区城墙根本无法抵抗。至于所谓的西军不敢承担毁坏东京的罪名,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久经沙场的将领太清楚战争的残酷,在战场上,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胜负和大局面前,毫无意义。

    所以,拿什么抵挡西军呢?最多也不过是勉力支撑一时罢了,时间再长些……

    而且如今与之前不同,皇帝赵构驾崩了,而且极有可能是非正常死亡。临安城里的风言风语,他们也都有所耳闻。

    临安不过是一个几岁的小娃娃,以及妇人、权臣,洛阳可是正经的大宋太上皇,还有大权在握,民心所向的高阳王。未

    来大宋会是怎样走向,怎样结局,似乎显而易见。那

    么,考虑一下未来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东京城里不少守将不约而同动起了这个心思。

    毕竟人都是要考虑生存,考虑未来,考虑富贵荣辱的。跟着临安,跟着田师中一条道走到黑,很可能死无全尸,甚至遗臭万年。相

    反,此时若及时投诚,倒向洛阳高阳王府,至少算是弃暗投明,指不定还能……想

    当年太祖当朝,杨业乃北汉将领,让大宋吃了不少败仗,让不少人恨的咬牙切齿。但后来投诚大宋,那可是一员备受厚待的猛将。杨

    家将在大宋的威名,以及杨家几代人在大宋的地位,他们便忍不住有些心动。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不仅能够保全身家性命,还有机会搏一把富贵。

    依照眼前的局势,将来这天下姓赵还是姓徐还两说,那么说不定还有机会博得从龙之功。

    于是乎,有些人不免蠢蠢欲动起来,不过陆瑞林唯一的担心是临安的家人。出征在外的将领,家眷必然是要留在临安作为人质的。不

    过这个担心很快便不是问题了,有个相熟的袍泽告诉他,高阳王府的人能保证他们家眷的安全……他

    们相信高阳王府有这个能力,毕竟当年柔福帝姬母子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临安,如今肯定也能依样画葫芦。

    那么,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

    目送所有的麾下将领离开,田师中长叹一声。

    别人都可以有选择,但自己没有。张

    俊对自己已经不是知遇之恩了,甚至有点相当于义父和义子,无论是报恩还是忠义,都没有背叛的道理,否则天下人就该斥责他不忠不义了。退

    一万步,即便他真的“大义灭亲“,徐还会信任自己吗?别人那叫弃暗投明,自己只能被人所不齿。所

    以,只能一心一意忠于临安。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东京必定难以坚守,到底是哪怕拼的全军覆没,也要将徐还拖上些许时日。还是带着兵马南撤,保留更多的兵力,守卫江南?田

    师中有心举棋不定,不敢也不能独自做出这个决断,甚至连做出建议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夫君因何为难?”田

    师中为难之时,一个款款妇人走了进来,手中提着食盒,正是他的妻子张氏。旁

    的将领出征在外肯定不能携带妻妾,但田师中是例外,除了他东京留守的身份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妻子张氏的身份。

    张氏本不姓张,但曾是张俊的儿媳妇,丈夫死后,张俊比较开明,将她当作女儿嫁给了田师中。田

    张氏从食盒里取出些许糕点与汤粥,摆在小几之上,轻声道:“夫君,且先用些汤食吧!”“

    嗯!”

    田师中对妻子倒是尊重,当即拿起一块糕点,一边吃一边轻声道:“柔娘,张公寿诞在即,为夫回不去,就劳烦你走一趟,代为夫回去祝寿吧!”

    “真是让妾身回去为阿爹祝寿吗?”田张氏低声反问。

    田师中勉强笑道:“当然是,张公待你我甚厚,他的寿诞,自然不能失礼。”“

    夫君何必如此呢?”田

    张氏不疾不徐说道:“妾身也算是出身将门,岂能不知情势凶险?夫君还留在这里御敌,妾身岂能先独自离开?”“

    可是……”

    “我知道,高阳王的兵马是天下雄师,临安又出了动荡,这东京怕是守不住。”田

    张氏道:“夫君是东京留守,职责所在,不能退却,妾身理解和支持,否则对不起阿爹信任。

    既然如此,你我夫妻一体,自是要福祸与共,共同承担,妾身岂会独自先走?”“

    柔娘,我知你心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只是你我若一起葬身东京,我们的孩子怎么办?”田

    师中道:“总要有人照顾、教导他们才是。”

    “他们在临安,很好,阿爹会教导的……”“

    现在是,可将来呢……”

    田师中悠悠道:“将来临安,张府也不见得是安全之地……你回去,带他们早日回老家乡下吧!”“

    乡下……”田

    张氏沉吟片刻,终于意识到局面远比自己想象的更为严峻。“

    好吧,妾身这就准备动身。”夫

    妻固然恩爱,可一说到孩子,田张氏终究还是改变了主意。可

    是,为时已晚,她已经走不了。不等他出门,便有亲兵神色匆匆而来,急报道:“不好了,西军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