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谋杀手册TXT下载 > 谋杀手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三十七章 死


    我知道,朱楠不喜欢骗人,她也从来都没有骗过我,当然,在我眼里,隐瞒并不算欺骗。

    我当然也知道我在朱楠心中的位置到底是什么,这并不是吹牛逼还是什么,因为就在三分钟之前,朱楠才说她一直喜欢我。

    想来,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她应该不会说谎。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朱楠,她的面色非常平静,却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

    “朱楠,我知道,那个人帮你报了仇,也帮你筹划了这一切,对于你来说,他是你的恩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个好人,在某一种层面上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应该死的,包括这些死在你手上的人,你杀了五个人,周正,刘晓阳,禾田,沈风还有左军,这些人,就算再罪大恶极,你也不该……”

    我话说到这里,朱楠突然抬头,用着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我。

    紧接着,她突然开口,朝我问道:“那在你眼里,谁又是应该死的呢?是何显?我?还是那些受到了欺负只会忍气吞声的人?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公平?如果老天爷开眼的话,为什么,都六年了,他们一个个活的还好好地,而我,却要生活在这种无尽深渊里面,呵,我倒是有些羡慕何显了,他死了,一了百了,可我呢?我呢?”

    朱楠近乎于疯狂的朝我吼叫着,她的青筋爆出,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吼完了之后,她抬起小手,用力的捶打着我的胸口,这……哪儿还是平时的朱楠啊。

    我抓住朱楠的手直就将其抱在了我的怀中,急忙低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啊,为什么你非要用这样的方法?”

    “告诉你?告诉你让你看不起我么?我知道,如果不是这一次同学聚会,你可能联记都不记得我,对不起,对不起把你卷进来……”

    “你真的不知道么?那之前,发到我办公室的那些人体残骸,也不是你给我的?”我眉目微皱,低声问道。

    后者微微一愣,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而后连续摇头,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替我自己和何显报了仇了,重要的是,你能陪我走过最后一条路。

    我呆滞的看着朱楠,紧接着,她伸手慢慢的抚过了我的脸,整个人,就这么垂直往后倾斜了下去,我连忙一把将其环住,转身就朝门外冲去。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时候,把刀子,插入自己小腹的。

    “朱楠,你挺住,挺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我抱着满身是血的朱楠,火速的跑出许冲家的大门,随后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就让司机给我开到最近的医院。

    可司机捡朱楠身上都是血,居然怕她身上的血染脏了自己的车,连忙说不带我们。

    我当时就怒火中烧了起来,直朝司机吼道:“我是警察,洗车多少钱我给你,但是老子告诉你,这人要是死在你车上,你觉得你以后还会有什么生意?”

    后者脸色一白,立马踩下了油门,朝医院开去。

    我脱下了自己的T恤,死死地按住了朱楠的伤口,可她的血就跟喷泉,似的咕噜咕噜一直往外喷,我实在没有办法了,立马一手拉着朱楠,咽了口唾沫,开口说道:“别睡,你别睡,我们马上到医院了……我们……”

    我话还没说完,朱楠也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她笑了,笑的很安心。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是用邮件跟我联系的,从始至终,我就没有见到过这个人,他告诉我,我不能再这样了,我对不起何显,也对不起自己,与其这么行尸走肉的,还不如……结束……结束……”

    我一把抱住了朱楠,连忙让她别说话,再坚持一下就到医院了。

    后者泪眼婆娑的死死拉着我的衣领,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开始呼吸急促了起来。

    “方……方怵,我……我喜欢你……你呢……你喜欢我么?”朱楠死死地拉着我,呼吸困难的说道。

    我抿了抿嘴,连连点头,大声说道:“我喜欢,我喜欢你,你别死,我求求你,你别死。”

    这个时候,我即使对朱楠只有同学的情谊,可,我也知道,这份感情对于她来说是弥足珍贵的,我也管不了是不是谎话,我只想让朱楠挺过去。

    她笑了,笑的很灿烂,可就在这阵笑颜后,他的手,竟完全垂落了下来。

    我叫着朱楠,喊着朱楠,可她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竟只是一滴眼泪。

    十五分钟后,我将朱楠送进了抢救室,半个小时,医生给她抢救了整整半个小时,最后,医生从抢救室内走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她其实从送入医院的那一刻,就已经不行了。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抬手就在一旁的墙壁中打了一拳。

    原本她能好好的,能一直好好地活下去,虽然心中有怨,但也不至于把她推入无尽深渊。

    到底是谁……那个人……到底是谁。

    由于朱楠没有亲人,也没有比较要好的朋友,她的身后事完全都是许冲和我在操持,而关于这个案件,也随着朱楠死而结了案。

    “喂,以前没能保护好你,现在啊,我和方怵,自罚一杯。”

    我和许冲站在朱楠的墓前,拿起一杯酒就直接喝了下去。

    “对不起。”

    说话间,我将杯子放在了朱楠墓碑前,随后就和许冲转身朝墓园大门走了过去。

    “我说,其实,朱楠喜欢你,你在高中的时候真的看不出来吗?”许冲转身看着我,缓缓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那时我哪有心思管这些,一心只想着好好读书,以后找到我爸。

    后者白了我一眼,直说我是直男癌晚期患者。

    许冲将我送回嘉市之后就回去了,期间对于这个案子只字不提,这倒也不像是他的作风,我猜测,可能是许冲对于将我引到这个案子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