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顾少的心尖萌妻TXT下载 > 顾少的心尖萌妻 > 第三百六十章 我对她不好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六十章 我对她不好吗


    “你等我,我马上到你家!”路面上依旧堵得水泄不通,安玉儿看着时间。

    听到安玉儿说要来,莫浅雨挂断了电话。

    书桌上有一包没有开封过的烟,那起一支点起,莫浅雨试着通过香烟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莫浅雨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沾过烟了,猛地吸了一大口,被呛得眼睛都睁不开。

    在等待安玉儿的过程中,烟缸里已经有了几只烟蒂。听到门铃声,莫浅雨才起身踉踉跄跄的去给她开门。

    安玉儿跟她莫浅雨的身后跟她上楼,还没有走到书房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

    “你居然抽烟了?”安玉儿吃惊的看着莫浅雨,莫浅雨没精打采的样子,安玉儿心疼又无奈的问道。

    莫浅雨淡淡的回应她:“嗯。”

    安玉儿这才走过去把窗帘拉开,打开窗户,透透气。

    这栋别墅的采光很好,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洒在莫浅雨的脸上看起来气色才有些好转。

    莫浅雨又拿起一支烟准备点燃,就被安玉儿拿掉:“别抽了,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手中的烟被安玉儿拿走,莫浅雨才缓缓开口:“那天从b 市回来,顾沐霖就不对劲儿了。今天他看到早上这个新闻就走了。”

    安玉儿没有经历过莫浅雨所经历过的,只有紧紧抱着莫浅雨给她安慰。

    莫浅雨头靠在安玉儿的肚子上:“顾沐霖是不是不相信我了?他都走了,不要我了…不要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了——”

    莫浅雨的眼泪一直就没有停过,把安玉儿的衣服都打湿了。

    安玉儿虽然平时做事风格坦荡,但是还是不知道怎么劝她,只能让她哭,哭够了可能就会好了,手拍着她的背。

    就这样动作保持了很久:“上床躺会儿吧,看样子昨天你都没有睡好。”安玉儿说完就带着莫浅雨进了卧室。

    莫浅雨任由安玉儿把自己带上床,哭累了很快就睡过去了。

    安玉儿看着莫浅雨的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到客厅坐下,韩美美拿起手机就给顾沐霖打电话。

    今天顾沐霖的手机没有关机,打通了。听到电话那头的低沉的男声,安玉儿焦急的开口说道:“我是安玉儿,网上那些东西都是在打胡乱说,你别相信!”

    顾沐霖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冷哼了一声:“我对她不好吗?从一开始就接近我就是她的算计,你叫我怎么相信?”

    安玉儿虽然那个时候还不认识莫浅雨,但后来成为朋友过后,她也跟自己提起过。但是听到顾沐霖这样说,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浅浅很难过,你回来看看他吧!”莫浅雨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说到。

    顾沐霖听到安玉儿的话,还是心头一紧,不过还是沉默了好久才开始说:“就这样吧,挂了。我很忙!”

    “嘟 嘟嘟…”

    手机听筒里传来机械化的声音,顾沐霖的做法也让安玉儿感到不知所措。

    继续给顾沐霖打,已经是正在通话中了。很显然,顾沐霖把她拉黑了。安玉儿不放弃,又给章瑜打。

    “别打了。顾总正在气头上,对莫小姐也不好!”章瑜说完还没等安玉儿开口就率先挂断了电话。

    莫浅雨睡得不踏实,醒来看到安玉儿没在卧室里。就一直站在楼上看在客厅里一直打电话的安玉儿。

    “给谁打呢?”莫浅雨开口。

    想得出神的安玉儿听到后面传来的女声,转过头就看到莫浅雨站在身后,赶紧开口:“哦哦…没有,没跟谁打电话啊…”

    莫浅雨认识她多年,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在撒谎。勉强扯起一丝笑:“我还不知道你啊,现在撒谎越来越不像了,退步了。”

    听到莫浅雨这样说,安玉儿也不打算隐瞒了,这才开口到:“是顾沐霖,他接了又挂了。”

    纵然知道给顾沐霖打电话时断然说不了几句的,可是听到安玉儿亲口说也还是身子往后面退了一步。

    刚刚心中的顿感逝去,她又感觉无尽的迷茫,自己跟顾沐霖这么久,他到头来还是说走就走,连解释都不听。

    莫浅雨冷静下来,但说是冷静,安玉儿却发现她的眼神没有对焦,仿佛一个机器。

    “浅浅......”安玉儿担心的叫了一声,她现在这个样子让人感觉很害怕。

    “别说了。”莫浅雨摇摇头,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说才能给顾沐霖说出真相,现在怀孕有了孩子她不会说出来的,一旦说出来顾沐霖肯定会发了疯的对付顾择,顾择没有那么弱,到头来只会是两败俱伤。

    安玉儿看她的样子,知道劝说也没用,就这么静静地陪伴着她。

    “玉儿,你走吧,我没事。”莫浅雨目光有些呆滞,面无表情的下了逐客令。

    安玉儿本想拒绝,但看她一脸冷淡的样子,知道自己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不如让她自己好好冷静一下。

    偌大的房子里就剩了莫浅雨一个人,她发疯似的吃着甜品,发疯似的大笑,从早上到晚上,一刻没停歇。

    她给其中一个制片人打了电话,打的时候她没注意到时间,打过去人家不耐烦带着睡意朦胧的声音发出来,她才惊觉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连门都没锁,她就那样坐在地毯上,台灯照下来的光打在她身上,看起来孤单一人,只有她的影子陪着她。

    安玉儿站在门口,觉得鼻头有点酸。

    她几时见过莫浅雨这个模样?她印象中的秦若微,一直都是理智的的,顽强的,如今失魂落魄坐在地上,像是被人抛弃的娃娃。

    安玉儿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去猛一把拉起她,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头。

    “莫浅雨!你疯了是不是!”安玉儿怒不可遏,莫浅雨迷茫着双眼抬头,见是她,挤出一个笑:“你怎么又来了?”

    安玉儿大吼:“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看你笑话!你现在这个样子别人只会当你是默认了,你到底做过没有,你倒是出来解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