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游戏世界旅行者TXT下载 > 游戏世界旅行者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北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三章 北丑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却说那孙猴子从龙宫处喜得定海神针金箍棒,使出一招法天象地,把腰一躬,叫了声‘长’,当当当当~那便好像堆了无数肥料般猛的变长变高,竟然高~啊啊啊~高万丈,头如泰山啊~腰如峻岭,眼如闪电啊~口似血盘牙如戟,手中那根大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把那虎豹狼虫妖王群怪都吓得战战兢兢啊~魂飞魄散,大棒一舞啊~可是风起云涌。”

    就在两人卿卿我我时,这小丑‘当’了许久后终于转入正题,说的竟然是孙悟空夺得金箍棒‘四海千山皆供伏’这一章的内容,虽然语调有点怪异,但还是能听得出来的,而且隔了这么远也能听得到,可见其内功着实不差,而且说道挥舞大棒【风起云涌】是,身躯一转,竟凭空卷起一阵旋风,激扬得身旁积雪漫天飞舞。

    “咦,这家伙,有点意思,是不是等下便说‘九幽十类尽除名’这一章节了。”楚其琛闻声,这才放过气喘吁吁双眼迷离欲滴的美少妇,转头过来看着这男子继续唱曲。

    果不其然,这男子唱过孙悟空七王聚首行筵席后,继续唱下去。

    “......当当当~这孙猴子喝得酩酊大醉,睡梦之时,竟然看到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手拿勾魂锁链、判刑铁签,瞪眼伸舌,竟然是黑白无常驾到,还有一张批文写着孙悟空~当当当当~不由分说~便将他魂儿都套了索去,不由分说啊~踉踉跄跄带到那幽冥界中,不禁勃然大怒~暗道老孙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已不伏他地府管啊~

    登时凶性大发~从耳朵中掏出那伸缩如意,大小由心的金箍棒来啊~迎风一吹变成碗来粗细大棒,举手把这两个死人黑白无常打成肉酱~唬得那牛头东躲西藏啊~当当当~马面南奔北跑,四处鸟散啊~状若败犬啊~”这家伙边唱边舞手动脚,不时以内功配合作出声响来,一时间看起来竟颇有乐趣。

    “呵呵,黑白无常那两个小子刚登场两句便被打死了,牛头马面毫无形象,也不知道他们听到后会有何感觉。”孟倩思依偎在楚其琛的身上,闻声不禁捂嘴笑道。

    “我想会恨不得打死眼前这家伙吧。”楚其琛翻了翻白眼道。

    “......但见他一路冲入森罗殿啊~路上竟还见到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苍老老妪哟~死皮鸡爪般的手握着一碗绿油油的孟婆汤啊~竟然是孟婆当面,孙猴子一把夺过直接给她自己灌上哟~这才一脚踹过奈何桥哦~......”

    “......楚郎,西游话本里面有着一段吗?难道是我忘记了?”

    “这个嘛,应该是没有的。”

    “我突然觉得这人嘴真臭,好想剥了他的牙。”

    “......这孙猴子手执如意金箍棒,大步向前逼问这阎罗王生死簿啊~这判官啊~连忙上前递上去,却见他一笔勾销生死帐,十殿阎王齐相阻,被他一棒一个一巴一个打到西天取啊~经啊~~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嗤~楚郎,这阎罗王被孙猴子一巴一个一棒一个呢,有何感想啊?”孟倩思抿嘴轻笑道,看着楚其琛那无语的表情可是相当有趣呢。

    “这孙猴子作死了才敢打阎罗王,看来得给这石猴一点颜色看看才行。”楚其琛冷哼一声,伸手往外一抓,一条挂在屋檐下的冰凌被他吸到手中,一震便变成一条螺旋状的冰枪,猛的运功一手掷出,天空仿佛猛地响起一道惊雷,惊得茶楼中饮茶听曲的人一跳。

    而那条冰枪离手不过瞬息,便已经划破空气抵达百米外亭台那唱曲人影面前,却见他间不容发的侧身躲过去,那冰枪直接飞入身后丛林中直接撞上一个粗大树木才停止下来,但也直接将树干穿透,只是因为材质问题才解体了。

    “哎呀呀呀呀呀~这阎王发怒火,起无数妖魔鬼怪逞凶威,孙猴子召集五湖四海好兄弟齐助拳啊~谁怕谁啊~”

    这家伙躲过之后竟然还不住嘴,依然边跳边唱,躲避着接连射来的簌簌冰枪,好像在配合着演一出戏来。

    不过他显然也只是嘴硬而已,并没能像楚其琛那样相隔百米投掷冰枪,只是一味的闪躲,间或用掌用腿将躲不开的拍碎,但在越来越密集的攻击下颇有点手忙脚乱,只能连忙纵身躲开投入丛林中去,只剩一句‘鬼怪众多,老孙去也!’在空中飘荡,便消失无踪了。

    “楚郎,不去追击他吗?”孟倩思眼看这小丑开溜了,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不用了,这可是北丑一族的人,与南贤一族齐名,在面具下的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号称知晓天下大事,当年小虾米可是从他那里得知不少隐秘信息,显然知道我们两人身份,被言语一激才忍不住嘴贱出言讽刺,由他去吧。”楚其琛耸耸肩道,反正那两百游戏点都已经到手了,就放过他吧!

    “客官果然深藏不漏,原来还是个武林高手,令夫人更是美若天仙,真是一对神仙眷侣。”茶楼之中,一个坐在附近看到楚其琛大发神威的一个老者举起手中酒杯客气恭维道。

    “不过雕虫小技而已,过奖了。”楚其琛也举杯相敬淡淡说道,而孟倩思看到他没有出声反驳,脸上笑意更浓更甜蜜了。

    “客官无需客气,老头子在这辽东边境之地活了这么长久了,往北越过边境便到了罗刹国,跨江渡海邻近朝鲜,人来去往的,见得可就多了去了,功夫好坏还是能看出来一点的。

    我还记得像是三十几年前,有一个叫做【姜雄】的朝鲜贵族来到这里经商,整得可是有声有色,武功也相当不错,就是那爱好有点让人反胃,竟然有**的癖好,随身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兔儿爷,两人虽然主仆相称,但过分的亲近,哪里看不出来有鬼,只是不想得罪人才不说而已。

    只不过后来他变卖家产,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了中原的花花世界了。”老头边说边摇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