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始于冰与火之歌TXT下载 > 始于冰与火之歌 > 第八十章 黑骑士的狼爪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章 黑骑士的狼爪


    丘陵上的城堡,塔楼总共有八座,虽然都不高,但胜在结构完整。

    后中庭空荡无比,这里一般是敌人攻进城堡后,最后退守的位置。

    而且平时来的人也不多,一副沉寂已久的样子。

    后中庭的尾端建有军械库塔楼,以及装有三张小型投石机的方形塔楼。

    军械塔楼的后方则就是露出青色石头悬崖,显然城堡和外城墙的石材都是来自于此。

    当然,说是悬崖,实际上还不到百米,算不得什么高山。

    ……

    没有了贵族们的打扰,琼斯做事明显快了很多。

    北境的士兵开始涌入城堡,军械库里不多的兵器、皮甲和板甲全被搬了出来,老兵们在开始认真的打蜡,维修,在这方面,他们很多都不逊于一个工匠。

    让人意外的是,军械库里竟然还翻出了几十张厚重的橡木盾,虽然盾牌表面的铁皮已经生锈,但对接下来要招募的新兵来说,已经足够了。

    不过,城堡里也只住进来了三分之一的士兵,与琼斯开始设想的有不少差距,因为一千多匹宝贵的战马不是这种小城堡能塞下的,他们没有传说中可以同时塞下几千匹战马的赫伦堡马厩,只能让士兵在城堡外轮流照料和防守。

    不一会儿,前中庭已经全部被清理出来,洒上石灰,铺上石子,鸡鸭猪鹅一个都没有逃掉,被北境大军处理个干干净净。

    琼斯的个人旗帜——碎链熔岩巨人——也被插在城堡的各个位置。

    金底红色的旗帜,在城堡最高处随风铮铮作响,昭告着它新主人的到来。

    ……

    清瘦的小女孩,看着涌入的士兵,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碎了。

    一切都变了。

    虽然她极力避免去想这些事情。

    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来来往往,听着那些不熟悉的口音,讨论着她完全不懂的事。

    她的眼圈开始发红,走到了僻静的墙角,无助的蹲了下去,像一个在夜幕来临时迷路的孩子,悲伤无比。

    ……

    如果说琼斯有什么见不得的场景的话,小女孩的哭泣当位于前列。

    小女孩压抑的呜咽,如同麋鹿的哀鸣,拨动他的心弦。

    “凯……凯特?……琳,”琼斯蹲在她的身边,试图安慰道。

    “凯瑞琳,我叫凯瑞琳,呜呜……”小女孩哭的更伤心了。

    她抬起头来,白皙的皮肤,红红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精致的卷长发,如同一个洋娃娃般。

    “呜呜……”小女孩泪眼婆娑的看着黑色短发男子,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小手用力的拍打着黑色的铠甲。

    “都怪你……呜呜,”她抽泣道。

    一下又一下,白皙的小手拍打的通红。

    “不哭啦,不哭啦,”琼斯并没有在意小女孩无力的敲打,而是继续怜惜的安慰道。

    ……

    拉文娜是真的洗了一澡,因为下体已经太过泥泞。

    现在她换了一件薄纱长裙,里面白皙的肉体半遮半掩,红宝石点缀在胸前,脸上带着满足的潮红,嘴角再次上扬。

    洗过澡,喷上香水的她将薄纱长裙,轻轻的提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接着如同一只高傲的天鹅,扬起白皙的脖颈,迈着优雅的步伐,丝毫不在意周围士兵的喷火的眼神,向着她的目标走去。

    ……

    “你,你们……”

    眼前的场景让她像头顶炸了响雷,优雅停顿。

    黑骑士坐在地上,环搂着一个纤细的腰,大手还不时拍打几下。

    而那个细腰的主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母亲……”凯瑞琳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立马意识道自己做了什么,摇曳着就从黑骑士的怀里跳起,羞的满脸通红,提着裙子,低头往远方跑去。

    反应过来的拉文娜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黑骑士,仍是满脸不可置信。

    “难道他不是傻子……传闻他每天要为处子开鲍是真的?”

    然后她又看了城堡里竖起来了一面面金底、碎链、冒着红火的人,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他不会真的喜欢吃人吧?”

    “不会的,不会的……这都是贱民的愚昧流言罢了。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一次,一次我就会让他缴枪投降。”

    ……

    许是因为白天是晴天的缘故,今晚的夜空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边,格外明亮。

    这是个歌手歌唱的浪漫场景,但拉文娜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时候她本该在床上骑着骏马,到达明月之上,现在却不得不陪着黑骑士来到外城。

    拉文娜一直不喜欢外城,对于她来说,这里又脏又乱,到处都是低贱的妓女,粗糙的汉子,满地乱跑的野孩子。

    所以当黑骑士提出宴会将在外城里最大的酒楼举行的时候,她是一万个不乐意。

    不过为了表现她的甜美与顺从,她还是带着笑容答应,然后说了一些从小背到大的贵族宣言。

    大体是把你的领民当孩子看待,七层地狱,对于领主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猪仔罢了。

    说到孩子,她甚至有些嫉妒低头走在后面的女儿,凯瑞琳不过初潮刚来,就已经学会勾人。

    而她自己还是和猪一般的莫斯伍德结婚后,再被一个叫七弦汤姆的歌手调教后,才明白了其中的美妙。

    所以她现在开始怀疑,凯瑞琳是不是传承了她生父的勾人天赋。

    ……

    夜晚的外城并不算安静,沿路的灯火也不在少数。

    琼斯和史文母女,凡斯的老妪,派柏的大胖子,一个护卫都没有带,沿着城中主路走下去,大有‘微服私访’的意思。

    臭味和腐烂味混合在一起,这里的空气甚至比国都君临还要难闻。

    和他之前到的散发着玫瑰清香的高庭一比,他的城镇真的成了猪棚。

    “看来得安排一些收粪员,这些臭宝不但没有利用起来,还成了安全的隐患。”他心想道。

    渐渐地,女人高昂的吟叫声开始清晰起来,不用问,他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拉文娜嘴角不屑的扯动了一下,小女孩脸色脸色变得更红,羞的彻底抬不起头了。

    “生意看来不错……税钱应该不少吧,”琼斯乐呵呵的想道。

    “派柏大人,您又来了呀,”一道嘹亮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一个**的妓女高兴的喊道,说着她还摇了摇胸前的重锤,晃了的人眼花缭乱。

    “你是什么人,不要侮辱我贵族的荣耀,滚滚滚。”派柏涨红着脸说道。

    “你昨晚还叫我亲爱的拉文娜咧,怎么就不认识我啦?”妓女娇笑着说道。

    ……

    气氛史无前例的尴尬。

    琼斯看着如同被雷劈了的派柏,以及嘴巴张大,眼睛瞪得浑圆的拉文娜,直想放声大笑。

    凡斯的老妪则是一脸鄙视的样子,很是为其不耻。

    “我要杀了她,”反应过来的派柏,恼羞成怒的拔出长剑,就准备往楼上冲去。

    琼斯一把拉住了他,“她可是我的金袋子咧,派柏大人,也许你需要知道谁是这里的领主。”

    “我……你,”派柏涨红着脸,结结巴巴的,结果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当然,我们都知道,在一个妓女和贵族之间,到底应该相信谁,是吧,派柏大人?”琼斯给了个台阶下。

    大肚子派柏忙不迭的点了几个头,又偷偷看了看眼睛瞪的浑圆的拉文娜一眼,彻底焉了下去,不复之前沿路上昂首挺胸,大献殷勤的样子。

    ……

    “啪”一声,妓女的脸颊被打的高高肿起,人也跌倒在地。

    奎穆狰狞的拽着她的头发,恶狠狠道,“蠢货,你差点惹事了,知道吗。”

    “是你让我们这样吸引客人的,”妓女痛苦的说道,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奎穆根本不会听解释,而且他最喜欢的就是虐待妓女,听她们的惨叫。

    “我最喜欢嘴硬的女人了,”奎穆狞笑着说道,接着又是一脚踹来。

    妓女极力的蜷缩着身子,惨叫道,“大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妓女的惨叫声和奎穆的狂怒声混合在一起,旁边几个妓女惊恐的捂住嘴巴,生怕招来奎穆的毒打。

    “就你……还是……拉文娜?”说到这个奎穆更加愤怒了。

    自从他一年前见到拉文娜一面后,内心就被她的高贵圣洁牢牢占据,拉文娜已经替代了他脑海中的圣母神像,让他日思夜想。

    “我的神女。”

    刚刚他只敢偷偷看一眼,但心就再次被拉文娜的美貌所揪住,一袭薄纱长裙让她如圣母临尘般惊艳。

    突然,他又想到神女旁边的黑骑士,进而想到了自己的神女被黑骑士压在身下的场景,刚刚泛起笑容的面庞,再次变得扭曲无比。

    巨大的恨意涌向心头。

    “我奎穆发誓,一定会把你从黑骑士的狼爪中救出,我高贵的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