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太初TXT下载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诵经千遍意自显【六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诵经千遍意自显【六更】


    听着周围人的起哄,那个名唤黑山的魔修,一脸嚣张得意的望着秦浩轩,满满的挑衅之意。

    秦浩轩将刚刚拿起的《魔经》放下,很是平静的看向了广场。

    安自清眼眸微微闭着,根本不受外界打扰,那有些沸沸扬扬的喧闹声好像没有进入她的耳朵;百里恪依旧笑嘻嘻的,见秦浩轩望过来,还冲他挤眉弄眼的,明显是想看秦浩轩会怎么解决;而广场的其他人,眼中都带着戏谑的笑容,大半都是要看秦浩轩笑话的。

    秦浩轩顿了顿,抬眸看向那个依旧一脸得意的黑山,问出一句话:“何为魔?”

    黑山一愣,何为魔?

    他的眉头微蹙,似坠入浓雾,一脸的茫然。

    何为魔?

    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便是安自清都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百里恪的面上也出现了罕见的沉思。

    何为魔?

    茫茫宇宙,红尘万千,有人在修仙路上孑孑而行,苦苦追寻大道,有人却愿坠仙成魔,陷入无边沉沦。

    那么,何为魔?

    是屈服于心底的欲望吗?可是魔也有坚持。

    是抛弃一切的道义吗?可即便是魔,也有难以割舍的情谊。

    那为什么会有仙、魔之分呢?

    魔是什么?

    黑山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浓雾,满满的不可解,被困其中永不得出,癫狂的思绪要撑破脑袋,他双眸隐隐泛红,凶狠的看向秦浩轩,咬牙说道:“我不知道,那你说,何为魔?”

    秦浩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还等着秦浩轩解惑的众人顿时愣了,安自清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看向秦浩轩的时候,却带了几分认真。

    黑山胸膛顿时一股怒火跑了出来,他朝秦浩轩咆哮:“你不知道还问?”

    秦浩轩直直的看着黑山,声音不高,很是平淡,气势却瞬间将黑山压了下去:“我虽然不知道答案,但至少,我能提出这个问题,你呢?”

    黑山拳头攥紧,全身肌肉都紧紧绷起,他有凶悍可怕的力量,但是在面对秦浩轩的时候,却一点都使用不出,还未曾交手,却在气势上被此人稳稳的压了一头,令黑山不自觉的感觉到憋屈,可除了憋屈之外,还有一点他不想承认的佩服。

    何为魔?

    多少魔修都或多或少的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却从未有人去细想,也没人真正的提出这个问题。

    因为他们觉得不重要。

    当真的有人提出来的时候,却没人能够给出答案。

    或许答案无人知晓;或许答案万千,全凭己心;或许就根本没有答案。

    “黑山……”

    旁边的人拉扯了一下黑山的衣袍,黑山又看了秦浩轩一眼,这才愤愤的坐下了。

    秦浩轩眸光从广场上众人身上扫过,然后才拿起自己手边上的书,给这群魔修们看了看,道:“今天,我给你们讲这个。”

    “《魔经》?”

    “什么东西啊?这最基础的入门功法还要讲?”

    “老子几百年前都不看了好吗?”

    “这东西人人都会背吧?还能讲什么啊?”

    ……

    议论声四起,一个魔修腾地站了起来,相比较于黑山,此人可以说是瘦小很多,但魔修的强健体魄,依旧比正常人高壮很多,他指着秦浩轩说道:“哗众取宠!装神弄鬼!你就这点本事吗?能不能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卫明说得对!能不能讲点有用的啊?你是不是只会最基础的?”

    “实在不行换人啊!”

    秦浩轩高坐讲台之上,任凭下面质疑声漫天,他自岿然不动。

    见秦浩轩那神态自若的模样,吼的最用力的几个人也渐渐消声了。

    卫明重重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转身要走,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扫过一旁坐着的百里恪、安自清与几位强者,却看到他们连半点要起身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怎么不走?莫非这秦浩轩还真有几把刷子?若这真的是个厉害人物,我走了倒是亏了……”

    卫明向来想的多,见状,他脚下一转,又转了回来,看了看秦浩轩,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自顾自的说道:“既然你敢讲,那我不防先听听,若是你讲的不好,我可不会饶你。”

    秦浩轩勾了勾唇角,眼风一扫众人,见没人再惹事,这才翻开手中的书,从第一页第一行的第一个字开始读了起来。

    在场众人:“……”

    秦浩轩咬字清楚,气息绵长,声音硬朗,倒是将书上所写,读的一字不差。

    但,广场上所有人都跟看疯子一样的看着秦浩轩。

    《魔经》毕竟是魔修的入门功法,是最基本最普及的,修魔者不说倒背如流,但绝对绝对不会陌生!

    背都背的过的东西,为什么要再给他们读一遍?难道你秦浩轩读还能读出花来吗?

    难道这秦浩轩真的只是来糊弄了事?

    一个个的质疑出现在脑中,但是每个魔修却都听得认真,差不多都在想难道是要先读一遍再讲?

    抱着这种心思,每个人都耐着性子听着。

    终于秦浩轩一遍读完了。

    所有人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这是要开始讲了吧?

    秦浩轩看都没有看他们,将已经翻到头的《魔经》重新翻到第一页,再次从第一个字开始读。

    所有人都有点懵,想不通这到底开的是什么坛,讲的是什么经。

    开坛讲经的传统已经在自在魔宫延续了几百年了,这么多年来,还从未有人在讲经的时候捧着一本书一遍遍的读!

    秦浩轩声音清朗,并没有故意读出抑扬顿挫的语调,端的是平淡自然,却自有一股萦绕心魂的韵味附着在他的声音上,一字一句全都被在场众人听到了耳中,明明是无比熟悉的东西,由秦浩轩读出,却仿佛又多了一些什么。

    第二遍结束,秦浩轩没有停顿的读起了第三遍,不知不觉,第四遍已经响起……

    秦浩轩的声音越来越大,似击金断玉,铿锵有力,直直透入人的心中,他的声波激荡八方,余音缭绕,久久不绝。

    这熟悉的《魔经》朗诵之声,激起了在座所有魔修的共鸣,不知道谁第一个开始,跟上了秦浩轩的诵读,与他一起大声读着《魔经》。

    渐渐的,加入这朗读声的人越来越多,上百个声音无比融洽的融合在了一起,拧成一股无形的力量,朝四面八方波荡而出!

    他们已经不知道读了多少遍,如同被蛊惑了一般,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越读声音越大,身体血液都为之沸腾,好像要燃烧起来。

    空中异象频出,无数云彩不断朝他们所在的上空聚拢,如同海水般翻滚涌动,暗沉沉的朝地面倾轧而下。

    周边狂风阵阵,云层间隐隐有雷霆之音轰隆,一派暴雨将临的景色,但出于最中心的讲台周围,却一派平静,只闻郎朗读书声,连风都是无比安静的。

    九天之上,风云再变,翻滚的阴云不断的累积,似要从空中坠落,而在那厚厚的阴云之上竟然出现了数个历代的大魔王影像!

    有些影像只是一团模糊的黑色气息,而有些却真的露出阵容,或冷峻刚硬,或温润如玉,甚至出现了一个如儿童般模样的影子。

    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房间,无比震惊的看着九天之上不断变换的影像,一个个被惊得说不出话。

    天降异象,历代魔王大能显圣,这在魔修界也是多少年都未曾出现的景象了。

    自在山的巅峰,一个黑色的影子立在山巅,他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就如同一个普通的魔修般安静的站着,求问峰上似海浪拍岸的读书声遥遥传来。

    凶狠的狂风撕扯虚空,浩大的力量涌向八方,秦浩轩身形稳如高山,只有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而在广场之上,除了如安自清、百里恪等修为高深心志坚定的人还能稳稳坐住外,已经与无数人从座位上站起,面色癫狂,有人大笑,有人大哭,不一而衷,更有甚至,在这片氛围之中,竟然将困扰自己已久的心魔激出!

    卫明神色有一瞬的昏沉,分不清现实与幻境,当他看到那夜夜将他折磨的恶鬼出现时,便知道自己的心魔又来了。

    可是这一次,卫明没有惊慌失措大吼大叫,阵阵诵读《魔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朝他围了过来,如同定心丸般将他稳住,而卫明,也是第一次开始正视起自己的心魔,不像以往那般恐惧逃避。

    ……

    无论这些人姿态如何,每个人口中所念的《魔经》却没有停下,从众人口中读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力量,直透云霄!

    日头早已隐没在厚重的云层之下,烈烈狂风搅动着周围大树,风吹过树叶的声音竟然与他们所读之声相互吻合,连九霄之上的闷雷嵌在这郎朗读书声中。

    当秦浩轩声音渐渐停下,心有所感,广场下的众人也不约而同的停下的诵读之声。

    狂风渐渐停歇,无边的阴云朝八方散去,夕阳的金光遍洒整个求问峰。

    卫明眼眸由暗沉迷茫渐渐变得清醒,一缕黑色的雾气从他眉心溢出,消弭于天地。

    “我的心魔,竟然被破了。”卫明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