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TXT下载 > 正道潜龙 > 第一二零三章 狼狈逃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二零三章 狼狈逃窜


    绥F河事件结束后,小龙就因为医院的案子在逃了。可他这边在医院被抓的一个兄弟,在耿奉喜连翻审讯后,就在看守所里撂案了。小龙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也被耿奉喜在H市某农村抓获。

    刚开始被抓,小龙也是咬着牙关不吐口,可他没想到,自己被抓的同案扛不住了,把以前他们干的事儿全部交代了,而这些事儿加一块,小龙至少也得被判个三大刑。

    无期,死缓,死刑。

    这时候,小龙其实继续咬住不吐口,就已经没啥用了,因为他不是一个人犯罪,而是共同犯罪,所以只要同案撂了,耿奉喜再完善了证据链,那他即使一个字都不说也得被判。

    再加上,小龙是后被蒋光楠提拔上来的,二人之间的个人情感不是很牢固,他在团队内的分量,也不如曾凯,喜力,或者是在沈Y犯事儿的老秃,铁子,所以他面对无期,死缓,死刑这三大刑的时候,心理防线就逐渐崩溃了。而他如果有立大功,那自身的判罚结果就会好不少,所以他在耿奉喜手里熬了两天,就也吐了。

    人的心理防线一旦崩溃,那也就谈不上还有啥个人底线了。小龙为了立功,就答应给耿奉喜做了线人,并且找了个借口,带着警察去了浙J,还非常巧合得人刚到就碰上了手机厂的事儿。

    在这一点上,耿奉喜是没有准备的,因为他没想到小龙能这么快起效果,所以在手机厂枪战的案子上,他没来及做大规模收网,以至于让主要嫌犯都跑了。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耿奉喜让沈Y市局,联系了云N当地警方,并且调来了大量武警,准备彻底结案,完成自己作为一名警察的使命。

    ……

    蒋光楠在山下被捕后,大批武警和刑警开始向山上围捕。

    山顶木屋内。

    沈天泽声音急迫的冲着陆涛吼道:“宇哥回没回来?!快点再给他打电话!”

    话音落,木门被推开,金泰宇,陆相赫等人几乎同时冲了进来,沈天泽回头看见他们后,这才松了口气。

    “警察来了,没干死蒋光楠。”金泰宇喘息着说了一句。

    “好几个兄弟在往山上跑的时候被抓了。”陆相赫也补充了一句。

    “先走,快走,出去再说。”沈天泽立即招呼众人:“下密道。”

    “光哥呢?”陆涛转身问了一句。

    “我早就安排了他接应,估计他这时候人已经在河那边了。”沈天泽仓促间回了一句后,迈步就下了密道口。

    ……

    半山腰处。

    郑权等人由于之前被金泰宇抢了车,所以就只能步行往山下跑。但众人刚跑了不到三百米,还没等见到山脚的时候,就被下面冲上来的武警给堵住了,双方发生交火。

    壕沟内,郑权两腿上缠着纱布,手里攥着空枪,沉默许久后,还是非常仗义的说道:“这批是武警,咱们干不了,再让你们开枪,就是让你们死。”

    众人闻声一怔。

    “把枪都扔了,分批举手出去投降吧。”郑权咬牙后坐直身体,声音沙哑的骂道:“咱出不去,沈天泽他们也不好受。呵呵,这个要争大哥,那个要争利益,最后争来争去,全他妈让警察给收拾了……都是傻B,都太贪了!”

    郑权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两句后,低头就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刘彦章的号码。

    “怎么样?!”

    电话接通后,刘彦章立即语气急促的问道。

    “警察围山了,我出不去了。”郑权如实回应道。

    “警察怎么会来?!”刘彦章十分惊愕。

    “就JB这么掐,天天折腾,警察今天不来,早晚也会来。”郑权喘息着回应道:“还是你聪明,知道这儿有危险,压根就没露面。”

    刘彦章无言以对。

    “沈天泽也到场了,原本要杀蒋光楠,但被陈浩拦住了。”郑权再次叙述了一句。

    “他也去了?”刘彦章眼神惊愕。

    “老刘……我说句实话,你就不该对子龙那么狠。”郑权声音沙哑的回应道:“自己人要是都不信自己人了,那他妈的还能办成啥事儿?”

    刘彦章再次沉默。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埋怨你,而是告诉你一声,我进去了也不会咬你……我身上有命案,最多能在看守所呆半年……你找找关系,别让我遭罪。”郑权说到这里后,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浙J,刘彦章木然的看着电话,呆愣许久后,才双手抓着头发骂道:“艹你妈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

    十分钟后。

    耿奉喜带着武警,强行冲进了山顶木屋内后,才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不可能啊!咱们是围着上山的,他们人怎么不在了呢?”武警中队长不可思议的回了一句。

    耿奉喜原地转了一圈后,就立即吩咐道:“找,快点找,屋里整不好有地道。”

    “找找,动作快点!”武警中队长也附和了一句。

    大约两分钟后,一名武警战士持枪喊道:“床下面确实有个地道。”

    耿奉喜闻声眼神一亮,摆手就喊了一句:“跟我下去!”

    “别别,不要轻易下去,里面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万一匪徒在里面拒捕,那就麻烦了,弄不好要出大事儿。”武警中队长拦了一句。

    “上面给我这么多资源,那这案子我要还拿不下来,就活该被埋在下面。”耿奉喜霸气的回了一句后,就再次摆手喊道:“来人,跟我下去!”

    话音刚落,山下就响起了枪声。

    耿奉喜一愣后,顿时吼道:“动作快点,弄不好匪徒已经跑出去了。”

    ……

    湄公河某临时码头旁,章显晖听着枪声,仔细斟酌半晌后应道:“我得回去接泽哥他们,你们准备好快艇,我们一回来咱就走。”

    “走,我跟你去。”老朴立即喊了一声。

    “我也去。”王战垒也迈步走了出来。

    “不用,我带缅D的兄弟就行了,你们在这儿等着。”章显晖回了一句后,迈步就坐上了越野车。

    “嘭!”

    人刚上车,越野前轮的轮胎,在未行驶的情况下突然爆裂。

    章显晖在车内被晃了一下,探头看向轮胎,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