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TXT下载 > 正道潜龙 > 第一一零四章 处境尴尬的小迷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一零四章 处境尴尬的小迷糊


    抓小吉亲属的事情失败后,小迷糊在涂啸绅这儿的情况就变得微妙了起来。因为对方用他的主要目的,就是看中他对沈天泽团队非常了解的这一点上,可是陈雨晴在缅D被判死之后,小迷糊在几次事儿上,都并没有给文叔,涂啸绅等人带来关键性的有利因素。

    几次事儿:一,圈付志松时,导致缅D边军覆没,骆嘉鸿一伙损失惨重;二,暗中经营大菠萝这条线,先后耗费了大笔买通内鬼的钱,可最后却落得曾凯惨死,钱也没了。最重要的是大菠萝还在矿洞“自杀”了,那后面涂啸绅就完全用不到这个人了,所以最后等于落了个人才两空的结果;三,小迷糊给骆嘉鸿团队办事儿这么久,可能唯一亮点就是顺利救出了刘彦章,但大菠萝临事情结束前,要坑五百万现款的举动,又让涂啸绅等人怀疑起了当初救刘彦章事儿的蹊跷。因为大菠萝明显是有自己想法的暗子,那么仇二能顺利救出刘彦章的事儿,就变得微妙了起来。所以,涂啸绅和文叔等人也在怀疑,当初大菠萝是不是有意顺着小迷糊做的这个事儿……

    综合以上种种,小迷糊这个人在彻底暴露后,那他的利用价值究竟还有多少,其实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论魄力,他在涂啸绅这边完全排不上号,而且陈浩对他的评价就三个字:“损篮子。”

    论脑力,小迷糊其实玩的就是一些下三滥招数,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他在暗中捅咕明面上的沈天泽等人,其行为和策略,根本就与脑力搭不上边。所以此刻就是小迷糊自己,也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尴尬处境。

    当初带他来的陈雨晴一出事儿,那整个涂啸绅这边的人,就没有一个是跟他关系近的,更没有在关键时刻愿意保他的……

    未来怎么办?这是小迷糊近期来一直在暗自思考的。

    老秃找到小迷糊的时候,后者刚在酒店里嫖完娼,正在浴室内洗澡,而这一举动更让老秃心里有点不平衡。

    艹你妈的,我们天天忙的跟三孙子似的,你还有闲心在这儿玩娘们?!

    但这种心里话,老秃肯定不会放在明面上去说,只是心里对此人莫名有点反感。

    从浴室出来后,小迷糊顿时笑着问道:“找我有事儿啊,老秃?”

    “嗯。”老秃点了点头应道:“喜力可能出事儿了,但光楠现在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他可能现在在沈天泽手里,所以想问问你,看你有没有啥办法,能摸清楚喜力在哪儿,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迷糊一听这话,心里立马就找到了存在感,脑中瞬间闪过N种想法。

    如果帮蒋光楠把这事儿办了,那他会不会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如果能把喜力救回来,那自己和蒋光楠的关系肯定会更进一步,到时候有他护着自己,那事情是不是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小迷糊脸上却露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说道:“市局的人不是给光楠打过电话吗,说大菠萝在HG畏罪自杀了?”

    “对啊。”老秃点头。

    “那他死了,我的内线也没了,想找到喜力的消息不是那么容易的。”小迷糊叹息一声,坐在床上回应道。

    老秃一听这话,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反感就更加剧烈了:“迷糊啊,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月的支出都是有限的。你说你……这要啥忙都帮不上,以后你可咋整啊?让你当文员,你连字都认不全,让你带队办事儿,你又经常练长跑……唉,我看你都上火。”

    小迷糊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恨意,但脸上依旧没啥表情的说道:“我也没说不想招啊,你看你咋还拿话整我呢?”

    “有招那你快想啊,喜力都他妈多少天没信儿了?”老秃皱眉催促了一句。

    小迷糊闻声点了根烟,扭头看着老秃说道:“喜力要真在沈天泽手里,那底层的马仔肯定是不知情的……!”

    “沈天泽司机呢,你觉得他会知情吗?”老秃立即问道。

    “司机应该能知道这个事儿,”小迷糊沉吟半晌后应道:“但我不建议你整他。”

    “为啥?”

    “你想啊,前段时间你刚弄完司机的亲属,现在人家那边肯定有防备啊。更何况司机整天跟沈天泽在一块,你想弄他多费劲啊?”小迷糊斟酌半晌后应道:“这事儿要想稳点弄,就得从侧面打听……!”

    “不行,喜力已经太长时间没消息了。”老秃摇头:“要快。”

    “要快就得硬干。”小迷糊回头说道:“出其不意,整嘉阳地产带衔的人,比如……!”

    小迷糊在给老秃出谋划策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有位已经暗中盯上他的恶鬼,悄然返回了沈Y。

    ……

    沈Y市区的某街道上,一辆奔驰正在前行。

    车上。

    王战垒皱眉冲着毕子文说道:“我咋没太听懂沈天泽的意思呢?”

    “这有啥听不懂的。三鑫公司拿了通油路百分之五的项目份额,然后具体承建会包给其他公司,但这个公司跟小泽有竞争关系,直白点说就是有仇……小泽不想让这个公司在沈Y站住,所以就找到咱们了。”毕子文轻声回了一句。

    “那他为啥不自己出面做呢,他在沈Y现在还怕别人吗?”王战垒不解的问道。

    “他谁都不怕,但怕政府啊。”毕子文轻笑着回应道:“你还没到他的那个层次,所以你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我虽然不知道他咋想的,但也觉得人家办事儿有里有面,把话直接跟咱明说,咱干不干自己决定。就冲这一点,我还是觉得泽哥做事儿挺有风度的。”王战垒扭头又问:“对伙的那个公司啥层次啊?”

    “听说在H市还行,但在这边也没啥层次。”毕子文话语轻飘的回了一句。

    “大哥,你准备接这个事儿?”

    “肯定的啊,资料我都拿回来了。”毕子文扭头看着王战垒说道:“我全额出资,注册个建筑公司,准备接了沈天泽给咱的活儿,而你一分钱不用掏,我让你当法人。”

    “哥,你这也太照顾我了。”

    “那我让你投资,你有钱吗?项目下来了,得往里垫资啊!”毕子文笑着反问道。

    “那我肯定没钱啊。”王战垒无奈的一笑,完全出于仗义,并且有些争抢着的说道:“哥,你掏钱了,那脏活累活就我干呗。”

    “战垒,做事儿别太急,这两天我告诉你怎么弄。”

    “好!”

    就这样,二人一边聊着,一边就先回了毕子文的住所,但后者下了车后,却突然冲着司机说道:“你把钥匙给战垒。”

    “干啥啊,我明天过来接你?”王战垒一愣。

    “这车归你了。”毕子文笑着回了一句。

    “啥意思啊?”王战垒看着大奔驰,完全懵了的说道。

    “咱们一块整公司,你出门办事儿,总不能一直开那台破捷达吧?”毕子文拍着王战垒的肩膀说道:“咱俩绑一块了,我给你长脸,就是给自己长脸!”

    王战垒闻言十分感动的说道:“谢了,大哥!但……这车我不能白拿你的……!”

    “这车都七八万公里了,不值多少钱了,给你你就拿着,别说没用的了。”毕子文直接打断着回应道:“明儿我去提台新款,哈哈!行了,你赶紧走吧。”

    王战垒性格粗狂豪迈,办事儿从不拖泥带水,矫情做作,可此刻拿着沉甸甸的车钥匙,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种人,不怕别人对他有多恶,但就怕别人对他太好。

    “明儿我给你打电话,你回去吧。”毕子文扔下一句后,领着司机就往家里走。

    ……

    两天后。

    蒋光楠正式注册了鑫诚建筑公司,注册资本三千万。但他拿到手续之后,心里并不清楚,一个火力旺,鬼神不惧的王战垒,正端着五.连发,准备狙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