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是大长腿不是小妖精TXT下载 > 是大长腿不是小妖精 > 第34章 八点维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4章 八点维权


    看到这个了?这是真爱粉看不到的防盗章

    小助理弱弱道:“……姐,今天怎么这么勤奋。”

    时敏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长安路89号,笑道:“晨跑。”

    小助理小心翼翼套她的地点:“哎?在家门口吗?”

    “嗯。”时敏嗯了一声,“长安路。”

    昨天指挥他们找车送车,听了一晚上长安路的小助理瞬间反应过来,惊的差点在无立锥之地的地铁上崴脚。

    半晌,试探:“姐……是不是有人约你啊?”

    “晨跑有益健康。”时敏说,“挂了,我下午去,安排好会议议程。”

    长安路87号是条胡同,89号在这条名叫瓶子的胡同里面。

    长安路89号,正直画室。

    时敏抬起帽檐,又看了一遍,对,正直画室。

    门面倒是不小,特意做旧了的蓝绿色木质门框,两扇玻璃对开门,玻璃内侧的浪花形状把手上挂着营业中的木牌,但里头的小碎花窗帘还没拉开,看来店主还没有起床。

    把手旁边除了营业中的小木牌,还贴着一张温馨提示,是手写的。

    时敏走过去,弯下腰。

    温馨提示:成人画室,不收未成年学生。

    字很漂亮,有棱有角,立得起站得直,风骨极佳,可以说是字如其人了。

    时敏笑:“好奇怪的温馨提示。”

    是不喜欢小孩儿吗?

    总体而言,这是间文艺又清新的画室。

    可画室的名字却……时敏再次确认,有一瞬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忘了汉字怎么念,但这间复古小清新范儿的画室,头顶那块清新可爱的牌子上,确实写的是正直画室。

    时敏微微摇头,无奈笑笑。

    胡同零零散散不到十家小店,分得很开,人少又僻静。

    昨晚追回的自行车就停在门口,用一把破旧的掉漆红锁锁在店门口的歪脖子槐树上。

    时敏这才亲眼见到这辆自行车的全貌。

    二八式自行车,车前新装了一个木制车框,应该是纯手工制作,精巧别致,和破旧的车身比起来,像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时敏站在门前看了一会儿,轻轻打了个响指,沿原路跑了回去。

    添点情调。

    早上八点,正直画室内,外间画板架上的老式铜闹钟跳了起来,叮铃铃惊天动地。

    骆明镜贞子附身,因为懒,两年多没修剪过的头发糊一脸,踩着拖鞋走出来拍掉了闹钟。

    该开店了。

    骆明镜慢吞吞换好衣服,刷牙,整理画室,拉开帘子。

    推开门,欣赏一下失而复得的自行车,车全全乎乎被送了回来,和平常一样,在温柔的晨光中安安静静的靠着槐树。

    骆明镜目光凝住了,他亲手做的小车框内放着两盆蓝色的小花,霎时间,即便是老旧的二八自行车,也变得生动可爱起来。

    骆明镜懒散的眼神一下子变温柔了。

    他推开门,走过去,蓝色花球上别着一张名片,普普通通,没有烫金也不加花边,只干净清爽的写着:

    东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时敏。

    骆明镜夹起名片,抱出车筐内的两盆小花,笑道:“不服不行啊……”

    这个总裁太会做人,还特地安排人送观景花到店里来,不得不说,事情办得真让人舒服。

    八点半,骆明镜把躺椅从里屋推到画室口,关上玻璃门,边看书边酝酿睡意。

    他是自由职业者,越到晚上越精神,上午则是睡回笼觉的时候。

    每天八点开店,接着,店主在店门口小躺椅上睡到中午,之后起床做饭,吃完午饭开直播画画或者卖衣服。

    每一天,基本都这样度过。至于这家画室,通常情况下是没有生意的。

    九点,吃完早饭的时敏再次推开门,骆明镜已经睡熟。

    时敏站在门口思考了三秒钟,决定不打扰他。

    画室地方不大,墙上地上摆满了画。

    时敏对画多少了解一些,但知道的不多。此时,她对着墙上的这些画,仔仔细细品了,莫名就从他的画作里,瞧出几分正直和可爱来。

    “怪不得叫正直画室。”

    确实会给人一种认真的感觉,不是画的认真,而是……仿佛能够看出,画画的人在认真地品生活,认真地做梦。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知?

    时敏被地上裱好的一副小画吸引了目光。

    画的是这间画室门口的槐树,自行车和拉着碎花窗帘的店门,多了一只在阳光下睡懒觉的黑白猫。

    这幅画叫《正直画室》,标价:28元。

    真有意思,也真便宜。

    骆明镜还没睡醒,因为个子高骨头沉,躺椅被他压地几乎和地面平行,他大长腿舒展着,随意搭着,一本书拍在胸口,侧着脸,光勾勒着睫毛,墨黑的长发垂在地上,折了几道弯。

    也是一幅画。

    画室内铺的木地板,太阳常晒到的地方颜色变得浅一些,也更鲜活一些,他就睡在这束太阳光下,整个人暖洋洋的。

    瓢虫沿着地板的缝隙爬过来,时敏走过来,手指轻轻扭转了瓢虫的方向,绕开了他的头发。

    “还不醒。”

    即便是在他耳边轻声抱怨,这家懒洋洋的小店和它的店主也都不愿醒来。

    太\安逸了。

    简直和她在公司的生活是两个极端。

    时敏余光瞥见窗台上放着的蓝色小花,笑了笑,轻轻走去,垂眼见自己的名片正面朝上,静静躺在花盆旁,嘴角微微一动,将名片翻了过来。

    早上好,花送你。

    这是她写在名片后的留言,看来店主并没有看到。

    骆明镜再次睡醒,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他收好躺椅,给花浇了水,煮水切菜时,忽然回过味来,他放在窗台的名片好像不见了。

    那张东时科技总裁的。

    骆明镜提着菜刀在画室找了一圈也没找见,顿了顿,他道:“随它去……”

    他就是这种性格,从不深想,缘到了,自然能找到。

    吃饭时,骆明镜后知后觉,给时敏发了短信表示感谢:谢谢,麻烦您惦记。

    至于为什么送花,骆明镜想了一秒,没敢自作多情。

    何况人家送的是盆花,不是扎成束的鲜花,那两盆花旁边就差写上祝生意兴隆了,他还能怎么想?

    时敏看完感谢短信,关掉屏幕,问小助理:“我们来做道题,假设你早上睡醒,推开门,发现门口有束花,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单身二十四年的Fiona认真作答:“邻居男友送邻居的?”

    时敏笑。

    Fiona说:“姐,你这个笑……很表面。”

    皮笑肉不笑的。

    “假设花就是送你的,而且送花人留了名字,你昨天刚刚见过这个送花人,那么,你收到花之后,会怎么想?”

    “……他对我有意思?!”Fiona回答完,痴笑,“哈哈哈做梦吧,这种事,肯定没人送我花。”

    “对,事情就奇怪在这里。”时敏说,“我今天送了骆明镜两盆花,但他的回复让我很迷惑,他还没收到我递出去的信号吗?”

    Fiona嘴张成了O型:“你送花?姐,你……”

    “有点感觉。”时敏淡淡道,“想尝试一下。”

    惊讶了半晌,Fiona说:“姐不愧是……女中豪杰,雷厉风行。”

    旁边默默处理文件的特助小皮推了一下眼镜,关注点清奇:“时董,您再重复一遍,是两盆花,还是两束花?”

    时敏转着笔的手停了下来:“我懂了。”

    骆明镜慢吞吞吃完饭,开直播前洗了头发,吹干,再抬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洗发水也快用完了。

    骆明镜抽出笔筒里的剪刀,打开直播,说道:“今天,先直播剪头发,剪到过肩长度。”

    弹幕顿时疯了,炸出一堆潜水党:

    “你失恋了???”

    “出现了出现了!日漫女主转变必剪短发!妖精是受刺激了吗?!”

    “看到银行\卡余额想不开了吗?”

    “昨天是交房租了吗?”

    “前面的,昨天他蹭了一辆玛莎拉蒂,可能赔光了,倾家荡产了,要卖头发赔钱。”

    骆明镜叹息。

    他可能有被调戏和被调侃体质。

    别的主播开直播,粉丝都捧着,双手献上游艇大飞机,生怕动作重一分就会吓到主播。

    而他的粉丝……不提也罢。

    骆明镜说:“没失恋,没受刺激,也没破产,只是剪头发。”

    终于,有一条猜中了:“是因为洗发水快没了吗?”

    骆明镜笑:“满分答案。”

    弹幕顿时一片:“万万没想到。”

    他拿过垃圾桶,一剪子下去,少了一半。

    弹幕炸了:“我有预感,他下句话可能是:这是我第一次剪头发……”

    “啊?!你说,你说!你不是多才多艺吗?剪头都不会,跟村口老大爷有啥两样?!咸鱼!咸鱼一条!”

    “2333333,快,举报他卖虚假人设。”

    “我男友是理发师,我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这一剪子下去,基本没救了,已经剪坏了。”

    “你男友是不是叫托尼2333”

    “暴风式哭泣!!妖精的头发啊!!”

    “女装大佬的头毛还敢如此轻率对待?!”

    骆明镜抬起头,说:“……好像剪坏了。”

    比他想象中的要困难。

    弹幕整整齐齐:“点蜡。”

    一个弹幕老母亲般提议:“儿啊,你还是找托尼师傅好好修修吧……”

    骆明镜又下了剪子:“托尼师傅一次八十,太亏。”

    弹幕又疯了:“看不下去了,姐妹们,集资给他淘宝十箱洗发水!”

    “学生党,贡献一包辣条。”

    “我捐五毛巨款!”

    “……还是给他募捐理发费吧……”

    “妖精你买张火车票来我家小区吧,小区门口保安大爷剃头不要钱。”

    “你家少林寺吗哈哈哈哈哈哈”

    “放下剪刀,立地成佛。”

    “剪坏了……我看到了,后面不齐。”

    骆明镜三剪子完事,随意在脑后挽了个丸子,开始给粉丝们画图。

    粉丝们还在哭他的头发,骆明镜一边画一边道:“没事,反正我颜值撑着。”

    弹幕轰炸道:“闭嘴,不想听。”

    “怎么,有颜值还任性了是吧?”

    “你怎么就对自己这么糙啊……”

    夜晚收工,关掉直播,收到了淘宝合作店家的私信:“厂家联系我了,新款试样已经发货,那件灰色毛衫墨绿连衣裙假两件,明天应该就能到你那边,你注意查收一下。”

    “好的,谢谢。”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骆明镜想。

    第二天,拉开碎花帘,骆明镜怔住。

    自行车框内,放着一大束玫瑰。

    骆明镜声音都抖了:“这……搞什么?”

    他是被总裁相中了吗?玫瑰?

    玫瑰!

    骆明镜推开玻璃门,叮铃叮铃,一阵风铃响。

    骆明镜抬头一看,惊道:“这又是什么?”

    玻璃门外多了一个风铃,推开门,清脆悦耳,叮铃叮铃——

    短信来了。

    送你的,不必谢。——时敏

    骆明镜昏了头,一句:“进来坐坐?”脱口而出。

    时敏点头:“有吃的吗?饿了。”

    “有,不过要等一会儿。”骆明镜进了店,搬出懒人沙发,从里间抽屉里拿出一个铁皮罐子。

    “里面有零食,你先垫着。”

    时敏身子完全陷进懒人沙发里,打开这个复古样式的铁皮罐子,瞥了一眼,瞧见里面的小饼干棉花糖巧克力,偷偷笑了笑,找了个看起来不太甜的饼干,拆开封口,一口吞嘴里。

    她头向后一昂,靠上沙发上端,慢慢嚼着嘴里的饼干,目光随着骆明镜移动。

    骆明镜换了衣服,白衬衫黑裤子,化妆棉浸了卸妆水,边走边擦。

    厨房在外间,骆明镜装了个推拉门和画室展示区隔开。

    时敏起身,挪了下沙发的位置,让它正对着厨房区。

    骆明镜浑然不觉,洗手,洗锅,开火,问她:“有忌口吗?”

    时敏说:“随意就好。”

    “那就蛋花蔬菜汤……葱花小面吃吗?”

    “嗯。”时敏慢慢歪头,专注地盯着他看,目光从上到下,落在他脚上,才发现他没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