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小说 > 天降横财一百亿TXT下载 > 天降横财一百亿 > 第43章 通话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3章 通话


    4o4notfound请检查购买比例3Д系统1212:“现在这种情况,符合。”

    yes!

    许芮一听到“符合”两个字,有如神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腿长优势,三两步窜进了厕所的一格。她直接踩上马桶、水箱,飞快的爬到了隔板上面。

    黄毛女生先是没反应过来,然后马上就追了过去,拽住了许芮的腿。

    许芮火烧屁股似的一踢,就给踢开了,然后踩在隔板上。

    “我操!你他妈属猴子的啊!”

    “去,拿拖把把她捅下来!我看她能在上面窝多久!”

    两黄毛破口大骂,然后一人守着许芮,一人去杂物间拿拖把。

    许芮紧张得腿抖,但还一手扶着上面天花板格挡,一手掏包。包里有手机,还有钱。一沓钱,中午坐公交去隔壁城区买刮刮乐中的一万块。

    眼看着一个黄毛女生拿了拖把来了,许芮连忙大喊:“慢着!”

    另一个黄毛女生嘲弄的看着许芮,许芮举着手里一沓红票子,“我这里有一万块,你们要么当没看见我,拿我这一万块走人。”

    两黄毛女生都看着她手里的钱,呵呵笑道:“把你打一顿再拿钱也一样。”

    许芮暗骂一句王八羔子,脸上还保持笑容,另一只手抓手机:“要么我按一个键报警。我们学校门口就是警务室,24小时值班,保证3分钟出警到这里!”

    这话一出,两人稍微有些犹疑,但是也没露怯,反而交换了一个眼神。

    许芮心知不好,如果是外面的混混,给了钱不会为难人,但是郑美新找来的人显然是故意来正她的,是人也要整钱也要。

    哪有这么好的事!

    许芮一秒钟也不耽误,趁她们视线错开时,飞快将手里的钱砸她们脸上,然后从另一边厕所格子跳下去,狂往外冲。

    两人被红票子哗啦啦的砸了一脸,都愣了。

    钱的魅力无穷大,她们纠结了两秒,留下一个人捡钱,另一个人去追许芮。

    许芮出了名的跑得快,那人虽然追上去也不过抓住了她狂甩的包,结果她连包一扔,人就飞也似的跑出厕所了!

    “他妈的,算你跑得快!”

    许芮听得身后传来这句,放下了一半的心。但她没停下脚步,而是疯狂跑出走廊,结果一个不留神,跟巡楼的学校保安碰上了。

    保安见许芮满头大汗,校服都扯开了,“喂,同学,生什么事了?慌成这样?”

    许芮指着楼道尽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抢、抢劫,厕所里有外面的混混抢劫!”

    保安难以置信,“不会吧?”

    许芮拉着他,“你去看就知道了,两个校外的女生,还可以抓住人,我先报警!”

    听到是两个女生,保安松了口气,掏出电棒走过去了。

    许芮虽然心大,但还没心大到不把命看得要紧。

    这一次,郑美新一言不合就喊社会人打她,下一次,还不定闹出什么事。

    许芮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绝不可能再让自己涉险。

    报警的功夫,许芮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红痕,然后现她手表不见了。她一回想,好像是甩包的时候太用力,收回手的时候撞到了厕所门,大约就是那时候掉的。

    那块表是她妈妈的遗物之一。

    许芮气坏了,好在接下来的事顺利,因为她说抢劫,出警来得很快。毕竟学校是c市最贵的私立,学生们都是本市有来头的人,真出事谁也担不起干系。

    何况抢劫两个字,一听就很严重。

    比霸凌严重得多。

    那两女生大约还是贪钱的,毕竟是一万块呢,她们捡钱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人来。或许是她们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怂的许芮,居然敢喊人来。

    保安也没想到,两人居然还在厕所,被他逮了个正着。不过他一个人只逮住一个,另一个窜了出来,被赶过去的两个民警抓住了。

    这等于是抓了现行,而且两人手里还明晃晃的拿着红票子,以及许芮的包。

    这一晚,许芮跟着民警去了派出所做笔录。

    民警拿出一块手表递了过去,“这只手表也是你的吧?”

    许芮一看,那块表的表盘全碎了。

    心里疼得直抽抽。

    这块表就是许芮上辈子最难的时候,都没舍得当掉,这是她妈妈最常戴的一只表。

    民警见她脸都变了,不由关心道:“同学,你没伤到哪儿吧?”

    另一边的民警听了,接了一句:“是啊,我们刚搜出那两混子还带了小刀的,也不知道哪里搞来华雅的校服,居然进去抢劫。”

    许芮将手表握在手里,说:“我要立案。”

    民警笑道:“你放心,抢劫抓了现行,金额都达到立案了。”

    许芮沉声说:“金额还得把这块表加上。”说着,她将表推了出去。

    这块表看上去平平无奇,黑皮表带,白色表盘,碎得不成样子,但怎么看都不是贵价货。

    民警正色说:“同学,这表金额再大总不会过一千吧。”

    旁边一民警也看了一眼,“看上去也就几十块。”

    许芮沉默了一下,说:“这块表是百达翡丽3969R,你们可以拿去鉴定,市价是二十多万。”

    一听这么一块破表,价值二十多万,大家都傻眼了。

    抢劫金额瞬间从数额较大,变成了数额巨大,起刑都是三年以上了。

    于是乎,这件事就闹大了。

    而且因为闹得太大,两黄毛女混子也扛不住这事了,毕竟就是教训一下中学生,犯不上进去坐几年牢,她们还刚好都十八了。

    所以她们马上交代了,她们并非是去抢劫,而是去替人出头,钱啊包啊都是许芮丢给她们的。她们可一点都没有抢,尤其没抢那块价值二十万的表!

    这么一来,郑美新第二天就被请进了教务处。

    然后郑美新的爸爸也被请了过去,许芮也被请了过去。

    许芮进去时,郑美新正和教务主任哭诉:“我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我是无辜的,我根本不认识那些社会上的人。”

    郑爸爸一边安慰女儿,一边说:“我女儿很乖的,不可能找社会上的人到学校来抢劫。”

    教务主任说:“不是抢劫,是说你女儿找了社会上的人来学校打其他同学。”

    郑爸爸不耐烦道:“总之我女儿不会做这种事!你们说话要讲证据。”

    许芮一听他说要讲证据,就摸出手机打开了一张照片,拍的是手机短信的照片,上面还显示了电话号码,正是郑美新的。

    而短信的来往记录,则清晰显示,郑美新借她哥哥的名义,要她们两去学校教训一个人。校服由她提供,她有两套备用的。

    郑美新只看了一眼,就慌了:“你、你怎么有这个?这是假的!”

    这可真是慌起来连谎都不会说了,郑爸爸都皱了皱眉。

    许芮看向教务处老师,故意大声的说:“这是那两个混混的物证,警局那里都有。而且这次涉案有二十多万,警察说抢劫金额巨大,起刑都是三年以上……”

    郑美新嘲讽的看着许芮,“你家连台车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二十多万?”

    许芮斜睨着她,“她们抢的那块表,是我妈的,百达翡丽,二十多万算便宜的吧。”

    郑美新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你就吹牛吧,我才不信你有那么贵的东西!”

    许芮淡淡的说:“这个警方会拿去鉴定的。”

    郑美新气红了眼,还想说什么,郑爸爸却脸色铁青的拉了她一把,不让她继续说话了。

    郑美新也没法继续说话了,因为警局那边很快就把她带去问话了。

    这事闹开了,学校里自然传遍了。

    “许芮,那块表真的二十多万啊?”

    “是啊,那块我看你戴过,看上去很普通啊。”

    “听说是百达翡丽?我姑也有一块,五六十万呢。”

    班上同学叽叽喳喳的围了过来,虽然大部分人家里都有钱,但中学生戴块几十万的表还是少见的。何况又和“抢劫”“霸凌”扯上了关系,大家都忍不住来八卦一番。

    夏诗雅将人都挥开,“一块表有什么稀奇的,都说过多少遍了,那是许芮妈妈的遗物。人正难受呢,你们还瞎问。”

    被这么一说,大家也不好意思再问了,目光里都挺同情的。毕竟父母双亡,在现代社会也很少见了,他们感同身受的议论起了郑美新。

    “听说郑家原来是h县地头蛇,搞房地产家,赶钉子户打人烧车,特吓人!”

    “肯定是平时欺负人欺负惯了,学校里有这种人真可怕!”

    “不是说进来要家长考试吗,这种背景怎么进来我们学校的?家委会都没反应吗?”

    一时间,流言蜚语,学校里有些人心惶惶。

    许芮没有太关注,她确实在难受这只表,不过难受归难受,她现在至少有钱去修。

    系统1212:“现在知道有钱的好了吧?”

    许芮嗤了一声,“花钱买命?”

    系统1212:“效果还不错啊。”

    许芮差点吐血,“那是我机灵,跑得快!”

    系统1212:“至少钱给你拖延了时间,不然你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许芮哼哼了两声,“等我有钱了,我要请一圈保镖,谁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杀无赦!”

    系统1212:“你现在就有钱了。”

    许芮:“?”

    系统1212:“主线任务,三十分钟花掉十万。”

    许芮重生后的这几天,小日子过得十分舒服。

    这天放学后,许芮和夏诗雅去逛了商场,买衣服买包包,顺便给何继凯买份生日礼物。

    上辈子,许芮和这班二世祖好友的缘分很短。

    毕竟她高一还没读完,家里就出事了,也没钱交学费。后来转到某家医院附近的中学,位于郊区,去华雅的公交都要坐大半个小时。

    朋友们多半高三就出国了,生活里没交集,渐渐就断了联系。

    许芮这班朋友,即使大部分只是玩乐搭子,却也有真正交好的。比如夏诗雅,还有何继凯,在她山穷水尽的时候,都伸出过援手。

    她性子又外向,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总喜欢热闹。即使是后来成了勤工俭学的穷学生,那也是整个学院都认识的主儿。

    许芮嘴里说不去生日聚会,其实还是乐颠颠的给何继凯挑了份礼物。

    她虽过了七年苦日子,底子里却是金窝银窝里长大的,用惯了好东西,眼光练得很好。

    “又是老花系列?你去年不就是送的这个吗?”

    夏诗雅回头,见许芮拿在手里的那款十字纹皮的男士钱夹,不由啧了一声。

    许芮毕竟是七年后回来的,哪里还记得去年送过何继凯什么,“是吗?”

    夏诗雅白了她一眼,“当然是,你忘了吗?去年他生日的时候,你们还吵了一架,说他偷你信件什么的。”

    许芮实在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偷什么信件?”

    夏诗雅皱着眉想了想,“我记得好像是国外寄来的吧……嗨,别想这事了,你不早没跟他计较了吗?他就是个二货,做事不用脑子,想一出是一出。”

    许芮乐了,也没太纠结,换了个款式的钱包结账走了。

    两人从店里出来,正遇上传单塞小广告的,许芮低头一看,现是心脏病的医疗广告。

    广告特别胡扯,说不开刀不吃药能治好先天性心脏病。

    许芮撇撇嘴,先天性心脏病哪里那么好治,她就认识一个,分分钟死翘翘……等等,她心忽然一沉,国外的信,高一,先天性心脏病?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