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爱财如命TXT下载 > 爱财如命 > 第二十九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九章


    爱你们么么哒!叶胖子一听方晨雨说杨铁头病了,中午回家后把自己存的红包钱都翻了出来,揣在兜里跑方晨雨家,一股脑儿塞给方晨雨:“这是我这几年的压岁钱,先借你,不够我再问妈妈要!”

    方晨雨把钱塞了回去:“我会想办法的,有需要的话我肯定会和你说。”现在还不知道杨铁头是什么病,方晨雨心里希望是虚惊一场。一切都得等检查以后再说。

    “那成。”叶胖子也不再坚持,“不要着急!现在医术可达了,什么病都能治的!”

    被叶胖子一安慰,方晨雨心里踏实多了。下午方晨雨和老师请了假,老师知道方晨雨家里的情况,揉揉方晨雨的脑袋说:“放宽心,好好陪着你外公去看病。”

    方晨雨点头。

    放学后方晨雨和裴文静说了一声,告诉裴文静明天不能一起跑步了。裴文静问:“怎么了?”

    方晨雨只能和裴文静说了实话。

    裴文静说:“不用着急,不会有事的。如果真的需要钱还可以贷款,我叔叔在银行干这个的,知道流程,到时候我帮你问问。”

    方晨雨不是很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她不由追问:“什么是贷款?”

    裴文静说:“就是拿房产之类的去银行抵押,可以先从银行借一笔钱,利息不高的。”

    “原来是这样!裴裴你懂的真多!”方晨雨说完又拧起眉头,“可是我们家没有房产,我们住的小房子是自己起的,不值钱。”

    “总会有办法的!”裴文静只能安慰。

    “嗯!”方晨雨用力点头。

    方晨雨回到家,收拾好一背包的东西。要是杨铁头情况比较严重的话可能需要住院,她得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

    第二天一早,方晨雨背着背包和杨铁头一起去坐火车。天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方晨雨努力抬高胳膊想给杨铁头打伞,伞却很快被杨铁头拿了过去。杨铁头说:“你觉得我连伞都拿不动了吗?”

    方晨雨不吭声。

    杨铁头也没再说话。两个人挤上火车,没和左右的人搭话,安安静静地抵达省城火车站。方晨雨研究好省城第一医院的位置,领着杨铁头上了公交车。她有些紧张,到站之后差点忘了下车。

    杨铁头有些心酸。方晨雨从小比其他小孩懂事,天天都傻乐呵,哪里曾这么失魂落魄过。杨铁头伸手紧紧牵住方晨雨的手,他的手掌粗糙又宽大,更显得方晨雨的手又小又嫩。

    方晨雨振作起来:“外公,等会儿你在外面坐着等我,我去给你找那位叶医生,找到了再回来带你过去!”

    杨铁头没再多说,进了第一医院之后就坐在等候座位上等着。他抬眼往四周看去,现省城里的医院早已不是印象中那破破落落的模样,等候大厅干净又宽敞,空气里虽然有药味儿,但一点都不难闻也不呛鼻,等候座椅统一刷成黄色和绿色,看着很整齐。

    楼也高,比镇上最高的楼房都高,张珍那狭窄无比的诊所和这第一医院完全没法比较。

    医院是这样,别的地方也是这样。一路上杨铁头看见不少高楼大厦,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他带着方晨雨远居乡镇错过的是什么。

    杨铁头原以为自己还有很长的时间,一切都不用急,方晨雨长大了自然有机会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可现在杨铁头知道,时代的变化在乡下小镇进行得非常慢,在省城里头却迅疾如电,几乎一年一个样。省城里的医疗、教育、交通、生活,都不是乡下小镇能比的。

    杨铁头叹了口气。

    很快地,方晨雨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本病历。方晨雨说:“外公,我领你去做检查!”方晨雨带着杨铁头跑了几个地方,把要做的检查都做了,又让杨铁头坐在原位,自己出去给杨铁头买早餐。

    检查结果来没出来,叶医生只能给杨铁头做基础检查。见方晨雨跑远了,叶医生夸道:“您这外孙女可真懂事。我女儿和她差不多,娇气得很,别说帮忙挂号之类的了,能乖乖写作业就不错了。”

    杨铁头说:“她是很懂事。”方晨雨从小不爱吵也不爱闹,学习也让人省心,谁见了都会夸上几句。可这么小的小孩,在哪家不是被疼着宠着的?娇气些才正常,太懂事反倒让人心疼。

    杨铁头沉默地由着叶医生给自己做完检查,忍不住问:“我这种情况是不是有可能是长瘤子了?”

    “您别急,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叶医生安抚。能从外部摸到肿块,应该是肿瘤,按照位置不同,膀胱癌只有十分之一二有可能摸到肿块的存在,而且一般来说出现尿血和肾积水情况,估计肿瘤已经不小了,但叶医生也不能凭空说出这样的推断,具体还得看看检查结果再说。

    杨铁头心里有些不安。

    方晨雨跑到外面买好早餐,正要跑回医院去,却见前面马路前一个老人一脚迈上斑马线,好像要过马路。可这会儿是红灯呢,外头车来车往的,危险得很。那老人行动有些迟滞,似乎没注意到前方的车流,直愣愣地就要从斑马线上横穿过去。

    方晨雨一急,跑上去拉住老人说:“老爷爷,还是红灯呢,不能过!”

    老人愣了愣,回过神看了看方晨雨,嘴里念叨:“包子要冷了,冷了就不好吃了。”

    方晨雨仔细一看,现老人腕上系着个牌子,上面简单地记了小区名字和联系电话。方晨雨一怔,小心地伸手翻到牌子背面,现牌子背面写着一行小字:“他是一位老年痴呆症患者,如果您遇到他,请帮忙送他到小区门口或者电话联系我们。”

    方晨雨忙拉住老人,软声说:“老爷爷,我们一起等绿灯吧!我外公说一个人过马路不安全!”

    “好好好。”老人点头应着,手捂住包子不放。

    绿灯亮了。

    方晨雨牵着老人过马路,老人走得慢,她也放慢脚步,等他们走到对面的时候绿灯已经结束。方晨雨看了看路标,带着老人去找他所在的小区。

    还没到小区门口,一个神色焦急的中年人就沿路找了过来,看见老人后直直地朝老人和方晨雨找来。

    “爸!”那中年人先喊了一声,转头看向方晨雨,“小姑娘,谢谢你了。今天早上我一醒来没看见我爸就知道他跑了出来。他前两年得了老年痴呆症,不太认识人,也不太认识路,唉。”

    “没什么!”方晨雨立刻说,“就是看老爷爷一个人过马路挺危险的,我就送他过来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中年人说,“我妈没去世的时候他每天出门给我妈买早餐,我妈去世之后他记性就不行了,别的都不记得,只记得早上要出门买早餐给我妈吃,所以我们平时晚上睡觉都把门反锁好。今天可能是我儿子出门早,忘了把门锁好。”

    “老爷爷和老奶奶感情可真好!”方晨雨说。

    “是的,他们认识一辈子了。从出生到老,一辈子几乎都在一起。”中年人邀请方晨雨到家里坐坐,方晨雨摇了摇头,亮出手上拿着的早餐,“我还要去给我外公送早餐,他刚做完检查呢。”

    “好,那你去吧。”中年人牵着老人往回走,到家之后劝老人好好坐下。老人坐在桌边,安安静静地看着那热气腾腾的包子。

    中年人又叹了口气。他和妻子说起刚才的事,提到多亏方晨雨送老人过马路。中年人说:“刚才那小姑娘说她外公刚做完检查,你等会儿可以看看情况严不严重,那么好心的小姑娘,有什么困难的话我们能帮就帮。”

    中年人妻子是第一医院的副院长,保养得很好,是个相当有气质的妇人。她点头说:“我等会去问问。你这倒是想起来了,刚才也不问问人家叫什么名字。”

    “这不是爸丢了心里着急吗?”中年人说,“刚才哪想得到这么多。”

    妇人穿好外套去医院,和底下的人询问有没有见到个长得可好看、陪个老人过来做检查的小姑娘。

    这一问还真被问出来了,助理应道:“好像是叶医生的病人,据说是在乡镇诊所被误诊了,耽误了病情,过来找叶医生做检查。那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又懂事,嘴甜得很,一个人跑来跑去,喊人都是姐姐长哥哥短的,刚才似乎出去给她外公买早餐了。”

    “我去看看。”妇人点点头,去了叶医生那边。

    刚走到三楼,妇人就看到一老一小坐在走廊上吃早餐,小姑娘把自己的肠粉夹了一小半到老人那边,嘴里说:“外公,我吃不下这么多。”

    自那以后方晨雨哪怕不拿药,每个月也会过来看看,帮老太太打理一下花园,天晴的时候会陪老太太去外面走走晒晒太阳。有时老太太精神好还会陪方晨雨去附近的批市场买东西,给方晨雨掌眼,免得方晨雨被人骗了。方晨雨很喜欢老太太。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