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TXT下载 > 大劫主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缺少的那一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八十五章 缺少的那一块


    “大劫已封印住了?”

    “这等凶险之事,你是如何做到的?”

    周围众修,在这时早就围了上来,一脸关切的询问,方原只好老老实实回答,道:“晚辈三十年前,便无意中得到了这一方神魔世界的钥匙,如今,我也只是借此钥匙,参透了葬仙碑上的太古魔章,继承了神魔世界,然后以一缕玄黄气,代替我定住神魔世界,借此神魔世界之力,镇压了那一条大劫通道而已,然后……”他顿了顿:“然后我就出来了!”

    “参透了太古魔章?”

    “一缕玄黄气定住了神魔世界?”

    “三十年前就得到了神魔世界的钥匙?”

    “……”

    “……”

    几位圣地之主,与仙盟圣人,听闻了此言,皆生出了无尽的问题,但心里一番纠结之后,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问出了一个相比起来更为重要的问题:“那通道如何在何处?”

    “在它体内!”

    方原拍了拍身下的蛤蟆脑袋,道:“大劫通道,便在神魔世界之内,我以神魔世界封印了大劫通道,然后又让它吞下了神魔世界,所以,现在它就是新的神魔世界,大自在神魔宫,葬仙碑,以及所有的魔宝,都在它的体内,或者说……整个魔道传承,皆在它体内!”

    几位圣地之主与仙盟圣人,在这时候也不由得有些愣神了。

    还好他们养气功夫好,不至于失态。

    “那也就是说,如今……你是整个魔道的传人?”

    沉闷了许久之后,才有一位仙盟圣人开口,他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方原回答的很干脆:“是,而且我是惟一的魔道传人!”

    几位仙盟圣人的脸色,立时显得有些复杂。

    仙道与魔道之争,持续数万年,终于在这一劫元消失,所以对他们而言,实在不希望魔道重新崛起,就算是大自在神魔宫里的魔宝,那也是用可以用,但最好不要有人去真个继承魔道,可谁能想到,如今这魔道传人还是出现了,偏偏他还是一个立下了大功德之人。

    难道杀掉他?

    恐怕这话没出口,忘情岛老祖宗便要先打上仙盟。

    但若放任不理,那么将来他若是引起了魔道复苏,可又怎么办?

    “呵呵,你们仙盟搞的好鬼……”

    也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阴森森的怒喝声,众修转头看去,便见西方天际,出现了几个黑糊糊的影子,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那几个影子,皆是妖气冲天,似是妖域里的几个不世出的老怪物,为首的一个,模样形如老猿,一身怒意,厉声喝道:“我妖域谋划千年,只不过想得些魔宝,谋些生路,可就这么点要求,你们仙盟还是给我们毁的一干二净!”

    “可怜我妖域葬送了多少心血,消耗了几尊妖祖,又有多少天骄丧命于此,结果终是一无所获,偌大魔道传承,偏被你们给了这样一个毛头小子,你们……你们好过份呐……”

    “如此贪婪,如此无礼,你们又哪里来的脸面,要和我妖域和谈,共抗大劫?”

    ……

    ……

    这一袭话,却是把场间众修都说懵了。

    这几位老妖怪没搞明白状态吧?

    不过事情也确实如此,这几位妖域老祖根本不知道刚才经历了多大的凶机与凶险,就连大劫都差点降临人间,虽然刚才他们也感受到了一些心惊的气息,但见如今无事,便也只以为刚才那是争夺魔道传承时的一些变故,毕竟大劫真个降临人间,如今又怎么这么安静?

    就算是对方原的话,他们也只听到了后面一些,毕竟几位圣地之主在此,他们也不敢离的太近,于是只听到了方原已经成为了魔道传人,继承无尽魔宝的一些话语而已……

    所以,在他们看来,还当这只是一场魔道传承之争而已,而这场争斗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传承,皆被方原拿了去,如此想想,他们妖域这一次,又搭功夫又搭心血,还搭进去了无数人命和底蕴,最终居然什么也没得到,快要气的疯了,专门跑过来和仙盟讲道理……

    在他们看来,仙盟确实很不讲道理。

    太欺负妖了!

    ……

    ……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话一出口,几位圣地之主的脸色都深沉了起来。

    三位仙盟圣人,更是冷着一张脸。

    哪怕是一些妖脉族人,了解情况的,这时候都一脸尴尬。

    方原也在这时候,心神微冷,重新想起了这些之前都快要忘掉的妖族。

    “几位前辈……”

    他从金身蛤蟆之上走下,而那如大山也似的蛤蟆,身形则也飞快缩小,最后变得如同拳头也似的小小金蟾,跳到了他的手上,然后方原捧着蛤蟆,向三位仙盟圣人揖礼,道:“这一次的事情,实在侥幸,若非天助,大劫恐怕已经降临人间,仙盟做事,晚辈不敢插手,但这三千年来,仙盟为一统世间御劫之力,实在留了不少后患,如今,也该解决一下了!”

    三位仙盟圣人在方原面前,也不好拿腔作派,皆拱手一礼。

    只是他们眉头紧皱,心下着实为难,其中一位圣人道:“我等又何尝不知,世间各族各派,口头上抵御大劫,实则各有算盘,这才给了那黑暗之主兴风作浪的机会,只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总不能真个不顾大局,将这妖域除去吧,若如此,岂非内耗更多?”

    方原淡淡道:“妖域自然不可除去,但罪魁却不饶恕,搬山一脉勾结黑暗之主,才有了此次的凶险,其他几脉妖族,更是为一己私心,极力庇护黑暗之主,这才由得他兴风作乱,如今大错险成,黑暗之主固然逃掉了,但助纣为虐的妖域,又岂能不付出代价?”

    仙盟几位圣人听了他的话,脸色便显得十分为难。

    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他们都捏了一把冷汗,想起来就后怕,而方原历尽艰辛,险些丢了性命,才终于将大劫通道封堵,这份功劳无法形容,再加上他的身份特殊,倘若他想要什么赏赐,那仙盟几乎就没有什么能不给他的,可他第一个提出来的居然是惩罚妖域?

    那自己是拒绝的好,还是劝他打消这个念头的好?

    倒是方原在这时候,脸色平静,心平如水。

    这一次他来妖域,一为私仇,二为天下,如今机缘巧合之下,黑暗之主的计划已经受阻,大劫通道,也已封印,无尽魔宝,尽在己手,就连当初逼着洛飞灵走出了那一步的钟老生,也已经斩杀,可说是十分圆满,那么,如今剩下的惟一问题,便是最初的妖域问题了。

    这事本可以听任仙盟处理,可是方原不愿意。

    仙盟做事的态度,一直都太软弱了。

    “方原小友……”

    也在此时,一位仙盟身穿儒袍,腰间挂着一只朱笔的老者开口,苦笑道:“实不相瞒,你说的话我等又岂会不知,但妖域本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所在,若是不加整治,便起异心,若是整治的狠了,便更离心离德,你如今也该明白,如今的天元,力量衰微,对于抗过大劫,殊无把握,便是哄着劝着,也要让妖域一起抵御大劫,又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对他们下狠手?”

    方原打量了一眼这老者,揖礼道:“不敢请教圣人尊讳?”

    那老者苦笑一声,揖手还礼,道:“方小友不必客气,老朽姓鹿名川!”

    方原听得,心里微悟,听说过这老者名号。

    仙盟之中,本就一直有位圣人讲究以大局为重,不辞辛苦,游说天下妖族,共抗大劫,以前他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如今想来,这位圣人,应该就是眼前的鹿川圣人了。

    方原行礼之后,才道:“天下衰微,为抗大劫,联手妖域,本是应当,但几位妖族老怪,受黑暗之主蛊惑已深,又如何甘心抵御大劫?前辈一昧求全,怕是最终更不尽如人意,便是那黑暗之主,这一次失手了,借着妖域的庇护,也未必没有卷土重来一次的机会!”

    那鹿川圣人听闻此言,脸色倒是有些不悦,心想自己对你客气,那是因为你刚刚阻止大劫,立下了不世大功,但你毕竟是小辈,又如何轮得到你来对我的理念指手划脚了?

    旁边一位手托丹炉的紫面圣人见了,劝道:“此事当从长计议……”

    “不必!”

    方原打断了他的话,重新向三位圣人拱手施礼道:“仙盟所虑者,无非是如今的天元难以抵御大劫,因而投鼠忌器,不敢大刀阔斧,但如今经历了魔宫一番历炼,晚辈倒也有所领悟,如若我所虑不差的话,或许这天元的局势,可以从今日开始,扭转劣势了……”

    “什么?”

    几位仙盟圣人,包括了圣地之主,皆脸色大变,齐齐看来。

    倘若这话不是方原说出来的,他们定然认为方原是在胡说八道,哗众取宠。

    但就算是方原说出来的,他们也将信将疑,而且是疑的居多。

    天元的底蕴,众人皆知,而大劫的到来,则是一次比一次更凶猛,以如今史上堪称最弱的天元,去对抗有史以来最强的大劫,究竟几分胜算,大家心知肚明,谁敢夸口扭转?

    对此,方原没有多卖关子,而是道:“诸位前辈都应该听说过,易楼的高人,正在推衍一道名唤九天浑圆大阵的绝世大阵吧?”

    说着声音微沉,郑重道:“此阵若成,便可以布于魔渊,替换十关御魔阵,上接九天,下镇幽冥,使得这天元力量,起码提升三倍,对抗大劫的希望,可以多上十倍……”

    “此前易楼的天机先生,曾经来魔边寻我,邀我一起推衍,但我见他们布置的大阵,缺少了一块,也无能为力,直到刚才,我得到了魔道传承,却忽然间悟透了一事……”

    方原沉默了一下,才继续道:“……我想,我已经找到补上那一块的法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