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TXT下载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30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330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这么冷的夜,原本该是躲在温暖的被子里,安享着美梦的时刻,可有些人,却失眠了。

    这其中就包括了杨荷,她是被一肚子的怨气扰的睡不安宁,一闭上眼睛。

    当然,也是因为她做了一场噩梦,至少对于她来说,梦境里的内容令她极度不舒服,她竟然梦见蓝言希嫁给凌墨锋了,她直接从梦中吓醒了。

    心里难受之极,她觉的自己一定是疯了,太嫉妒蓝言希,竟然连梦里都给她安排了这样一场完美的婚礼,她听到自己的心,四分五裂。也

    许蓝言希真的运气很好吧,作为一枚新人来参加了年终晚会,还在晚会现场中了头等大奖,既将出国交流学习,前途无量。

    为什么有些人,天生就那么的幸运呢?出生豪门,找了一个优秀的男朋友,现在,工作还顺风顺水,平步青云,命运太不公平了。

    杨荷披头散发的坐在新租来的房子里,看着对面拆建了的一片居民小区楼,未来,这里将盖起高楼,而她的家,也会宽敞明亮起来,她的人生也会被阳光温暖。

    杨荷不由的像傻子一样的笑起来,今天被副总统温柔的扶了一把,已经足够她回味了,她坚信,只要她努力,一定有机会和他说上话的,如果他知道自己那么努力只为接近他,他会不会感动呢?

    杨荷终于又有梦可做了,她躺下去,抱紧了被子,就仿佛能够抱住那个出色的男人一样,令她安心。季

    尚清的公司已经在着手准备退出国内市场的举动了,这一举动,惊动了季枭寒,他派了人盯着季尚清的动静。

    而此刻,季凛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关押室内,低着头,他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

    在这么冷的天,他的伤口也已经感染了,每日每夜都在承受着痛苦的折磨。“

    第十天了!”他自嘲的喃喃着,已经十天了,他的母亲,还是没有来见他一面,是不是对他彻底的心寒了?季

    凛此时此刻,已要心如止水了,往日的野心和利益,也早就消磨光了,他想死,可是,又不敢死,因为他还想对自己的妈妈说一句对不起,想得到她的原谅。只

    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都办不到了。季

    凛昏迷了过去,又被抢救回来,睁开眼,仍然是一片苍白的灯火,旁边有人拿着手术刀正在给他治疗感染的伤口。拿

    刀子扎心一定很痛吧?季

    凛恍惚之间,仿佛记起了小时候的光景,他跟在大哥后面跑,大哥让他快一点,他跟不上,摔了一跤,很着急的抬起头去看,看到大哥对他伸出了手。他

    其实是故意摔跤的,因为他知道只有摔跤了,大哥肯定会等他,过来拉他一把,原来自己从小就这么有心机了。“

    小凛,你看看你把大哥害的,他手都受伤了!”耳边又模糊的传来了父亲年轻时教训他的声音,他故意去惹别的小朋友,大哥站出来替他打架,被别人抓伤了脸和手,大哥也没有怪他一句,只说下次打架,还要叫上他,他笑大哥傻,天天被他捉弄。“

    原来,是我不懂……”如今,年过半百,他才发现,自己一直自以为聪明,却早就忘记来时的路,也是干干净净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季凛……”一声惊叫声,紧接着,是血泊泊从心脏的位置流下。

    “他自己拿的刀子,他这是在自杀!”

    旁边帮他治疗的人,吓的蒙住了,没见过对自己这么心狠的人,拿刀子扎进心脏的位置,还用力的搅动了两下,仿佛要把那颗心脏绞碎了去。仅

    仅几秒,季凛就断气了,只是在断气前,他依稀在喊着谁的名子,向着谁道歉。季

    凛死了,这个消息,季家所有人都沉默。

    老太太擦了一下眼角的泪:“他死的活该!”给

    季凛收尸的人,依然是季尚清,短短的时间内,他仿佛一下子就成熟了,也变的沉默了起来,他看着季凛被推进了焚烧炉,他跪在旁边,心情沉重,却又仿佛解脱了。晚

    上,老太太亲自的过来了,只简单询问了一下季凛后事的事情,季尚清说,决定把季凛带去国外安葬,不能让他和爷爷伯父在一个地方,因为他生来孤独,死后也不要再跟家人往来。老

    太太没有反对。

    “你以后还会回来看看奶奶吗?”老太太轻声问他。

    “会的,逢年过节,我都会回来陪奶奶吃饭的!”季尚清低着头,表情悲伤。“

    那个蓝微微愿意跟你一起出国吗?”老太太又问。

    “奶奶,我跟她已经领证了,她现在是我的妻子,她愿意陪我出国!”季尚清抬起头来,对奶奶微笑了一下。“

    什么时候领的证?怎么没跟我商量一下?”老太太一脸吃惊生气的表情。“

    奶奶放心,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我会好好待她的。”季尚清赶紧认错的低头回答。

    “奶奶相信你的眼光,挑的肯定是好姑娘,你们先去国外安顿好,奶奶有时间也会过去看你们的!”老太太替他高兴,也总算是了了她一桩心事了。

    “好的!”季尚清点头。季

    枭寒坐在办公室里,陆清在旁边向他讲述着季凛死前发生的状况。当

    听到季凛选择了和爷爷一样的死法时,他薄唇掀起一抹冷笑:“他以为这样,就能偿尽他所有的罪行吗?”

    “季凛也死得其所,那白真真这边怎么处理?”陆清不由的问道。

    “这件事情,我会跟奶奶说的,白真真是白依妍的母亲,如今又是亲家了,总需要一个交代!”季枭寒叹了一声,这件事情,他觉的让弟弟去处理会更好,毕竟,白真真是他的丈母娘了。蓝

    微微在学校的宿舍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同宿舍的几个女生都围过来问她:“微微,你要退学了吗?是不是因为你爸爸又出什么事情了?”蓝微微轻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要离开了!”“

    那你要去哪啊?”

    “对啊,你是不是没钱上学了,要去工作了?可你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你要怎么去找工作啊?”在这些女孩子眼中,蓝微微的人生,一定是悲剧的。“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现在不想那么多!”蓝微微还是没有跟舍友讲自己的事情,因为她觉的,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生宿舍楼下,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了下来。

    只要是识车的人都知道那个牌子,价值千万的豪车啊。

    是过来接谁的?

    女生最爱的就是八卦消息了,看到这么嚎气的车子,当然想看看跟谁有关系啊。就

    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蓝微微的手机响了一下。蓝

    微微这才把准备好的箱子提了起来,对舍友们挥了挥手:“以后有机会再见了,谢谢你们这几年的照顾!”

    蓝微微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她只有一个行李箱,装的东西也不多,可这算是她全部的家当了。她

    下了楼,车门打开,季尚清走过来替她接了手时的箱子,装入后备箱里。“

    都收拾好了吗?”季尚清轻声问她。“

    嗯,都收拾好了!”蓝微微微笑说道。

    “那我们走吧!”季尚清替她打开车门,挡着她的脑袋,让她坐了进去,随后,两个人开车离去。整

    个宿舍都一片哗然了,那个最穷的女生,竟然坐着千万豪车离开了?留给大家的是一片惊愕。

    蓝微微回头去看了一眼自己待了三年的大学,看到大门口外自己经常因为肚子饿跑出来买吃的几个小摊,一幕一幕,都装在回忆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