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TXT下载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章打的一手好算盘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章打的一手好算盘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

    别人甚至听都听不懂。

    童颜知道,井九一定懂。

    知道井九要在梅会上挑战自己,他便去看了四海宴的棋谱。

    这种重视他不会给予别的挑战者,哪怕是那些声名在外的国手。

    他的重视,在于井九是青山宗弟子。

    青山弟子向来不喜琴棋书画,与中州派大相径庭,但偶有涉猎此道的人,都会展现出惊人的才华,比如现在的清容峰主南忘。

    更重要的原因是,井九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看过四海宴上的棋谱,童颜没有对井九生出重视,反而生出很多不悦。

    就像当初向晚书的感觉一样。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下棋这么难看的人。

    如果说棋道有流派,那么自古至今,一直有两种流派存在。

    像井九这般下棋的都被归为苦战流,一味计算各种得失。

    童颜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毫无美感、以蛮力取胜的下棋方法。

    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怎么能这样?

    童颜问井九能不能看懂自己的棋,就是想要告诉他,棋不是这么下的。

    难道你能算到我的每一种应对?难道你每次都能算到我的下一步怎么走?

    井九没有回答童颜的问题。

    这似乎证明了童颜的想法。

    “我刚才说这些人不配在这里下棋,其实你也一样。”

    童颜站起身来,看着他说道:“因为你那不是在下棋,是在打算盘。”

    说话的时候,他居高临下看着井九,眉毛显得更淡,眼高于顶的模样更加令人难以承受。

    更何况,这句话本身就极为刻薄。

    人群有些骚动不安。

    棋道之上,童颜有资格评论任何人。

    前一刻,他轻而易举地中盘战胜当朝第一国手郭大学士。

    但他对井九的评价也着实太过锋利了些,要知道对方可是青山弟子。

    “前些时候你断掉南山的剑,用的就是算计,就像你下棋的风格。”

    童颜说道:“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算计,终究难成大道。”

    赵腊月在街那边听着,才知道为何此人说话如此不客气。

    原来与洛淮南在梅园里发话的原因一样。

    过南山常年在外游历,不知结交了多少英雄豪杰,竟连中州派的天才都想替他打抱不平。

    要知道中州派与青山宗的关系可谈不上亲近。

    这与他青山宗首徒的身份无关,自然是因为他的气度行事颇有过人之处。

    “打算盘是比下棋复杂无数倍的事情。”

    井九站起身来,看着童颜说道:“我认为下棋和麻将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游戏,只不过需要一些计算。”

    一片哗然,很多人听着非常生气,心想这两种事情哪能相提并论?就连那些被挤到远处的摊主也不服气,心想怎么能和麻将那种赌钱的玩意扯到一起去,自己这些人虽然也用残局挣钱,但行的是雅事,连骗都不能算啊!

    童颜冷笑说道:“凭借自己的算力便能穷尽所有变化?难道你连大道无垠都不懂?”

    井九说道:“宇宙无限,自然无法算尽,但棋盘不过三十八根线,三百六十一个点,为何不能算尽?”

    童颜说道:“你连我的下一步怎么走都算不出来,还谈什么算尽。”

    井九说道:“没有人能够算到对手的每一步棋,因为对手自己都可能不知道。”

    童颜自然不会认同这种说法。

    就像这局棋,无论郭大学士落在何处,他都已经备好几样极妙的应法。

    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棋如何落子?

    井九用指尖点了点棋盘,然后拿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上某处。

    “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各走各的。如果你非要证明我是错的,梅会上赢了我再说。”

    说完这句话,他收起竹椅,转身走到街对面,与赵腊月一道离开。

    童颜收回视线,望向棋盘。

    很多围观者的视线也同时落了下来。

    然后场间响起议论声与轻笑声。

    那颗黑子落下的地方,竟是把自己的棋堵死了一大片。

    “这不是胡闹吗?”

    毕竟是四海宴棋战第一,没有谁以为井九不会下棋。

    那么井九这样做只可能有两种解释。

    他把自己的棋弄死一大片,童颜的回应自然要与提前想好的不一样,这便能证明他刚才的说法。

    ——没有谁能算尽对手的应对,包括他自己。

    只不过这样的证明又有什么意义呢?

    通过这种方式认输,然后不失颜面地离开?

    人们觉得这样的应对颇为机智,所以送上善意的笑声。

    童颜没有笑,沉默看着棋盘。

    郭大学士也没有笑,看着棋盘若有所思。

    这局棋前面是他下的,自然了解的非常透彻深刻。

    他们看的不是那颗黑色棋子,是棋盘另一处。

    井九离开前用手指敲了敲棋盘,便是敲在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郭大学士感慨说道:“厉害啊。”

    童颜面无表情说道:“算是不错。”

    ……

    ……

    赵腊月不会下棋,但她也知道井九的那步棋是自杀。

    是真的自杀,不是跳下悬崖,不会有奇迹发生,不可能风云突变,黑棋因为拥有新的空间于是反败为胜。

    那种奇局绝大部分都是故事上的记载,基本不会发生在现实世界里,更何况他的对手是当世棋道最强者。

    那么井九这样做有什么深意?

    井九说道:“他肯定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走,那么他肯定也想不到自己下一步会怎么走。”

    赵腊月心想这是小孩子赌气,叹了口气:“这样有意思吗?”

    井九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他,只凭想象与直觉永远无法完全判断对手的想法,终究还是需要计算所有可能。”

    赵腊月想着童颜先前的话,问道:“真能把棋盘上的一切变化都算完?”

    井九说道:“不是所有计算都需要有结果,有时候我们只需要一些数字来帮助选择行棋方向,但如果能把一切都算清楚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你给我买的棋书上讲势、美、型、空,很多人也信这个,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算不清楚。”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也许是真的,但听着有些不舒服,有些冰冷。”

    井九望向夜空,说道:“因为我们是擅长用美好的词语与定义来安慰自己的人类,而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

    ……

    (那些美好的词语与定义就不一一列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