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明少皇TXT下载 > 大明少皇 > 第六十八章 混乱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十八章 混乱


    作为明帝国在西北的形象工程,大同府历来倍受朝廷重视。 23US.COM更新最快土木堡之变后,更是把大同里三层外三层的修了个遍。任何外部势力想要攻破这座巨型碉堡,几乎属于挑战不可能。

    但与外强中干的明帝国一样,宏伟的大同府,因为今夜城东城南的两处大火,陷入了举城混乱之中,毫无保留地像世人展示出它的羸弱不堪。

    大火不仅烧红了大同的夜幕,更扒下了这座东方超级军事堡垒的外裤,露出了里面的hello kitty小裤衩。

    惊慌的居民,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窜。孩子的啼哭声,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呵骂声,充斥着大街小巷。而趁火打劫者,更是将恐慌情绪推升到了顶点。

    衙役们如往日般耀武扬威地出现在了街头,眼前的乱象让他们目瞪口呆。挨了无数乱拳黑脚后,衙役鼻青脸肿地蹿回府衙,将大门小门统统用巨木封住,再也不敢露面。

    在一片混乱之中,钟迅带着士兵艰难地向卫队驻地推进,路上还顺手收拾了几拨想要做没本生意的好汉。

    血淋淋的人头让四周居民愣了片刻,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尖叫,人群如同滚油里溅进了凉水,轰然炸响,如潮水一般,向着没有着火的西门和北门涌去。

    …………………………………………………………………………………………..

    钟迅带人来到卫队驻地外的大街上,顿时气歪了鼻子。这里的人倒是没有逃窜,反而排列的井然有序。似乎眼前的熊熊烈火,只是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

    不少人磕着瓜子看得津津有味,顺便感叹一下,要是火药爆炸了那才好看,五颜六色的,就像天女散花一般。这烧了半天也没听见声响,可惜了啊…

    周围肆无忌惮的议论声,让钟迅紧紧握住了刀把。妈的,只要一刀下去,就再也不用听见苍蝇的聒噪。但想起皇上的再三叮嘱,他恨恨地收刀入鞘,沉声下令道:“卫队听令,列成冲锋阵,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军营。给老子冲!!”

    钟迅并不担心会在这里遇见什么意外。如果有人想要乘乱,从四周建筑中袭击卫队,甚至冲击卫队驻地,那只能是自寻死路。

    因为早在卫队进驻营地之初,便在周围布下了暗哨。哨兵人手一只连发弩,保证了近距离作战时,形成交差火力支援。个别哨位之中,甚至还有虎蹲炮这样的大杀器。

    此时卫队营房外,胡豹儿等刺客隐身的三层高楼上。四个卫队哨兵正躲在暗处,瞪着好奇的眼睛,关注着眼前的十几个黑衣人。

    作为周围唯一的制高点,他们上楼以后居然都不知道检查。用皇上的话说,这帮家伙也太没职业素养了,就这样还想当刺客,啊呸…就算杀了你们,都不敢拿这事出去吹牛,咱丢不起那人。算了,权当练靶子了…

    …………………………………………………………………………………….

    卫队东侧库房被火烧塌后,发出了巨大的木材断裂声。在人群的惊呼声中,胡豹儿挥一挥手,黑衣人将手中弩箭,全数对准了目标。只待距离再近些,他们就会让目标变成刺猬。

    当看清了目标后,胡豹儿的心里疑惑不止:这三人怎么长得和画像上的人不一样?管他的,先杀了再说。总不能回去后告诉东家,自己在这看烟火啥事没做,那东家非得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此时,楼顶响起了一种从未听过的,沉闷而细微的金属声,就像有人拿着铁条挥舞的‘嗡嗡’作响。胡豹儿心里一惊,暗叫一声‘不好’。

    没容多想,胡豹儿便觉得脖子上一凉,似有什么东西一穿而过,他甚至还听到了自己颅骨开裂的声音。他眼前的窗棱上,两只无羽钢弩正在耀眼的火光中急速颤抖,划出无数诡异的银色圆圈…

    四个卫队士兵并没有立即现身,而是按照老兵教导的方法,又进行了两轮齐射后,才从隐身处缓缓走了出来。两人在前负责补刀,另两人拿着连发弩进行警戒。

    士兵从胡豹儿身上搜出了一张画像,想是他们这次要暗杀的目标。士兵走到窗前,借着火光刚刚展开画像,一股子凉意便从后背蹿了上来。

    四人脸色煞白地对望了一眼:他们,竟然想暗杀皇上!!

    ………………………………………………………………………………………….

    朱由校领着小分队,趁乱悄悄摸到了城北一个叫做洪福楼的金铺下。洪福楼不仅是城北的一处制高点,而且地理位置绝佳,正好位于一个十字路口处。顺着洪福楼再往北走几百米,就是大同城北门。只要扼守住了洪福楼,谁也别想从北门逃跑。

    这时,城南突然响起了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几朵红黑相间的蘑菇云平地而起。紧紧缠绕的烈火和浓烟,似一条暴怒的黑龙飞速蹿升,撕裂了夜空。黑龙转眼间带着巨大的咆哮声急坠落地,变成了骇人的卷云,发了狂一般向四周喷发。

    王家三兄妹如同被踩到了尾巴,‘蹭’地从藏身处跳了出来,张着大嘴指着卷云,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朱由校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这…王家是个火药库啊,这特么藏了多少火药?

    一个不知何处飞来的瓦罐,“嗖”的一声从朱由校脑袋上飞过,正好砸在王忠吾脑袋上,可怜的王大个哼都没哼一声,就像根木头桩子般栽倒在地。

    朱由校也立刻醒悟了过来,大喊一声:“卧倒。”随后,将眼前之人往怀里一拉,便往地上趴了下去。堪堪避过如狂风一般掠过的爆炸气浪。

    拍了拍脑袋上的尘土,吐掉嘴里的泥沙后,朱由校心有余悸地擦了把额头,双手便重重地往下一撑,想要站起身来。他却忘了身下还有另一个人。

    嗯,这泥地怎如此柔软?朱由校猛然一惊,往下一看。“嘎”,身下之人羞愤交加,布满灰尘的脸上,已经被泪水冲出了几条深深的痕迹。不是王允儿又是谁?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朱由校涨红了脸急忙解释道。

    王允儿根本不听解释,急得把朱由校往上一推。自己一个清白女儿家,怎能被人如此轻侮?就算是皇上也不行。

    王婉琳起身后,正在到处寻找妹妹,却见到朱由校正趴在妹妹身上,姿势极为暧昧,不由得勃然大怒:“你给我起来,你…在我妹妹身上作甚?你还趴着?”说罢,气急的王婉琳,如同踹恶狗一般,狠狠踢了朱由校几脚。

    卫队士兵顿时傻眼了,天啊,这女人竟然敢踢皇上…

    朱由校连蹦带跳地站起身后,捂着老腰咧着大嘴暗暗叫疼:艹,这女人够狠的。

    这时,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皇上的左脸上多了一座五指山。王婉琳如发怒的雌虎,叉着腰黑着脸尖声叫道:“你个下流坯子,老娘跟你没完。”

    …………………………………………………………………………………

    赵赫平手起掌落,一个手刀砍在了王婉琳脖子上,将母老虎打晕在地。随后用手语暗示:快快躲藏。

    朱由校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捂住王允儿的嘴巴,将她拖到了隐身处。随后便露出一只眼睛贴在墙砖上,细细查看。

    一支足有千人之数的大同驻军,正全副武装的沿着十字路口行进。匆匆经过朱由校等人的藏身之处后,这支队伍来到了北城门下。

    领头的将军与守城士兵说了什么后,守城士兵便打开了城门。这支队伍又迅疾的向城外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朱由校心里疑惑更甚:城里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件,这些士兵不参与救援,出城干什么?

    这时,赵赫平悄悄来到了皇上身边耳语道:“皇上,这洪福楼里有人。而且人数还不少,只是他们都集中在二楼临街一侧,尚未发现我们。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告诉大家都藏好了,别发出声音,我们在这里等一下,看看还有什么人会过来。”朱由校说罢,又对着王允儿做了闭嘴的手势。他严厉的眼神,让允儿吓得紧紧捂住了嘴巴。

    ……………………………………………………………………………………..

    洪福楼二楼临街的窗口边,一个壮汉十分恭敬地对范永斗说:“东家,胡豹儿他们想必已经得手,如今城内一片混乱,正是我们出城的时候。守城士兵都是自家兄弟,早已安排妥当。”

    范永斗闻言,眯眯眼里闪出一丝异样的光芒,他走了两步后问道:“刚才从楼下经过的将军是谁?你等可曾看清楚了?”

    壮汉想了想道:“如果小的没有看错,应该是大同副总兵渠家祯。”

    “嘶”范永斗竟然吸了口冷气:“渠家祯?这老不死的历来和我不对付。如今城里乱成一锅粥,他不紧着四处救火,出城却又为何事?这样,我们再等等。等胡豹儿来了再说。”

    说罢,范永斗走到窗前,注视着城内的大火,脸上泛起了一丝潮红:如果胡豹儿一旦得手,大明可就要变天了。到时候,别说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就是裂土封侯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街道上响起了越来越嘈杂的声音,无数大同居民哭喊着向城北涌来。范永斗眼中闪过一丝阴骜,对着壮汉说道:“把弓弩都准备好,敢有靠近者格杀勿论。还有,把火枪都拿出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也好杀出城去。”

    这时一个黑衣人提着个布袋子,悄悄进入了洪福楼。范永斗迫不及待地接过布袋子打开一看,甚为满意地点点头。布袋子里,装的正是那家小店店家的头颅。

    范永斗带着一丝冷笑,转身又看向了城东方向,卫队驻地依旧火光冲天:只要杀掉胡豹儿一伙人,世间就再无人知道,皇上到底死在谁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