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摧神TXT下载 > 摧神 > 第252章 绣球风波:逃婚!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2章 绣球风波:逃婚!


    那一道粉光来得极快,易锋根本来不及闪,迫不得己,双手一接。

    粉红色的绣球在他的手中,滴溜溜地转了两圈。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整个大厅里,无一人例外。易锋左看右看,他现在真的确信,正如奚一月所说,要是妒火能够杀人的话,他真的死了一万次。

    往另一边的台上看去,丢出绣球的娇媚少女在他的目光下,红了红脸儿,以袖掩脸,羞涩离开。

    周围的每一个人却在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易锋,为什么是这个小子?为什么竟然是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子?

    连易锋自己也有些傻眼,为什么是我?难道是我刚才胡吃胡喝的样子太好看?

    另一边,清雪仙子拍了拍手,曼声笑道:“看来,舍妹的未来夫婿已经出现,这位是……”

    奚一月笑道:“这是我们飞金捕衙的小易捕头!

    清雪仙子道:“原来如此,还请妹夫上台!”

    其他人心想,连“妹夫”都叫起来了?

    易锋却是赶紧道:“等一下,这个……这只是一个误会,我还没打算娶妻。”

    众人往清雪仙子看去,只见清雪仙子脸色变得冷然:“你不打算娶妻,却接了我妹妹的绣球?你的意思是……你在逗我们玩么?”

    整座大楼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连周围的琉璃窗户都在摇动,清雪仙子剑未出鞘,剑气已经席卷而来,咣咣当当,四处震响。龙须烛发出的光芒一晃一晃,被剑气压得黯淡无光。

    所有人都在看举着绣球的少年,喂喂,你是怎么回事?那可是清雪仙子的妹妹,那样的一个小美人儿,你接了绣球,却说你不想娶?

    清雪仙子语声转柔:“是了,你是不是家中已有妻子?又或者说,你已经有未婚妻了?”

    易锋道:“这个嘛……”想着要不要干脆承认下来,就说自己已经有了妻室……

    清雪仙子愈发的温柔:“你告诉我她住哪儿,我去帮你将她杀了。”

    这什么人啊?易锋赶紧道:“这个倒是没有……”

    “也就是说!”清雪仙子的脸色瞬间又变得杀气十足,“你果然是在逗我妹妹玩儿?”

    森然的冷笑着:“我妹妹既然将绣球抛给了你,今日里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就算你实在不娶也没关系,大不了把你杀了,再将你的尸体送去拜堂,你自己选择。”

    易锋道:“抱歉,我还是不能娶!”

    刷,一道剑光飞起,化作了金虹。

    “等一下!”易锋叫道。

    逼面的剑光在他的面前陡然顿住,寒气逼人,压得易锋喘不过气来。众人看去,只见台上的清雪仙子淡无情漂浮在空中,身周剑气流转,一手虚指,她的宝剑,离易锋的眉心只有一寸之遥。

    没有想到这女人说杀人,就真的要杀人,易锋也是额生冷汗。

    就有这样子逼婚的吗?

    他的声音有些干哑:“请给我……一点时间,容我今晚……想一想。”

    淡无情冷哼一声,玉指一收,宝剑锵然回鞘。她冷然道:“明日日出时,等你答复,哼,你最好自己想清楚来。”

    甩袖就走,电光石火间,只留下一道残影。

    一时间,每个人都看着易锋来,让易锋觉得压力好大。

    到了夜半,易锋将奚一月、甘峻、小唐一个个的叫醒。

    奚一月搓着眼睛:“又怎么了?”

    易锋道:“别说了,我们赶紧离开吧!”

    甘峻、小唐等着他来,这小子,居然要逃婚?

    有一个那么漂亮可爱的未婚妻,有清雪仙子这个姐姐做靠山,还有那三件宝物做未婚妻陪嫁过来的嫁妆。

    他居然要逃婚?

    奚一月道:“我说你至于吗?那小美人哪里不好了?”

    易锋道:“自由恋爱……自由恋爱你们懂吗?不懂?不懂没关系!总之,扔一个绣球,决定一门婚事,这也实在太草率了,就算她长得漂亮那又怎样?漂亮又不能当饭吃!就因为她往我抛了绣球,我就得娶她,这把我当什么人了?再说了……”

    奚一月道:“知道了知道了,总之,你不想娶她就对了。”

    甘峻、小唐一同点头。

    易锋赞道:“还是你们理解我!”

    理解你个头,完全不理解!

    虽然不理解,但他们原本就是来办案的,无端卷入这场绣球招亲,易锋要是真的不想娶那小美人,他们也不能看这易锋明天一早被淡无情劈死。

    没奈何,只好趁着夜半,一路潜踪匿迹,溜下了梦令山。

    此时,万籁俱静,月光清清冷冷的挂在中天,他们避开了洞冥草编织的彩带照亮的下山道路,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这般,好不容易来到了山下。

    小唐却是推了推易锋的胳膊,往前指了指。

    其实就算他不指,易锋也看到了。

    就在他们的前方,夜风刮卷着草地,野草在皎洁的月色下,成弧形往远处漫去。

    草地上,一个娇小而又美丽的身影,静静地站立在那儿,她赫然便是月紫潋。

    碧玉红流彩飞花的对襟襦裙,让她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的美丽,一如空谷幽兰,略带着一丝寂寞。藕荷色的细锦抹胸,可爱而别致的灵蛇髻,吹弹即破的娇嫩脸蛋,俱是美不胜收,我见犹怜。

    翠凤咬珠的玉步摇,在她精美的发髻上摇动着珠光,眼眸明亮如星,光彩照人。

    她静静的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易锋,犹如铺呈在他们面前的精美画卷,整个天地的色彩,都在她的身后暗淡。

    奚一月、甘峻、小唐一同往易锋看来。

    易锋却是看着前方的小美女,道:“那个……你怎么会在这里?”

    月紫潋轻轻的低下头去:“姐姐说,你今晚一定会逃走,她本是要守在这里,等你出现,就一剑杀了你的。”

    揉着衣角,几分娇羞,几分妩媚,又带着新月一般的少女情怀,她的声音很小,几不可闻:“我、我对姐姐说,她要是杀了你,那、那我也不活了!这一辈子……我只想跟着你!”

    抬起头来,鼓足了勇气,看着面前的少年:“你活着,我跟着你,你死了,我也跟着你……一起死!”

    说完之后,脸蛋变得羞红,又害羞地低下头去:“所以,你如果要走的话,我不会拦阻你的,我跟你一起走……无论天涯海角!”

    (不管了,我要求票,至于是什么票,我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