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逆唐神谋TXT下载 > 逆唐神谋 > 第189章 暮春晴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89章 暮春晴日


    尽管高延福这么说着,安金藏还是锲而不舍地说着:“是的,我就是要说关于武三思的事情,他是你的故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如果当时的情形还不是很明显的话,如今皇上登基之后,武三思的作为,你在这后宫之中,知道得肯定比我清楚,你觉得你还有为他效忠的必要吗?”

    高延福听了,却说:“原来安令君觉得杂家一直都还在为静德王效忠么?”

    “阿福这话的意思是?”

    高延福又叹了口气:“上次皇嗣的事情,已经还了静德王的恩情了。”

    安金藏一听,明白高延福的意思了,原来这么长久以来,他和武三思之间并没有多少联系。

    “既然如此,阿福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安金藏说着。

    “杂家只是个传话的人,和安令君解释这些做什么……”

    “阿福,你听我说,这世道,如果咱们不做些什么,早晚得一起玩完,我知道你,你可以做更多的事。”安金藏殷切地对着高延福说着。

    高延福看着安金藏的脸:“安令君这话的意思是?”

    “我原本以为,杀了张易之,让年迈的女皇禅位,会让一切好起来,但是,事实证明,并没有。而且,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比女皇在的时候更糟糕了么?再这样下去,好不容易安定繁荣起来的大唐,就要被这些人给毁掉了。到时候,谁也逃不了!”安金藏认真地说着。

    “那令君和杂家说这些的意思是……”

    “阿福,你得帮我!”安金藏坚定地说着。

    ……

    一番谈话之后,高延福走了。

    对于太卜署的工作,安金藏现在还沉不下心来好好了解。

    而和一开始的印象一样,他的这批“手下”还真都有“理工男”的范儿,他之前让他们下去干活儿,现在每个人都埋头在那里捣鼓那些仪器,也没有人主动来巴结一下他这个新上任的领导。

    不知不觉,已经很久没有在宫中长时间待着了。

    安金藏从太不署出来,沿着宫道溜达着。

    远离的冬天肃杀,春日的大明宫迎来了最美好的时节。

    无遮无拦的苍穹之下,是碧瓦红墙的宫殿楼宇,还有宫墙也遮盖不了的昂昂生机,桃红柳绿,安金藏走在宫中,随意移动几步,都能闻到不同的花香。

    两边的宫女侍者,默默无声地从身边走过。

    不知为何,他想起来自己从这大唐醒来之后,第一次离开太医署走入神都那座太极宫的情形,那时候的惊奇变成了如今闲庭信步的惬意,这世界上,再没有比时间更加让人难以抵挡的魔物了,它可以让他这千年之后的人心安理得地置身其中,仿佛从来就是这大唐的一份子似的。

    然而四周的鸟语花香,很快被从远处传来的争吵声打断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激动大喊着:“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好!上官婉儿,你护着他,你等着!”

    在这闲适的暮春晴日里,忽然听到了那人的名字,安金藏不自觉加快了脚步,朝着争吵声的方向跑去。

    宫道的尽头,是一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所在,这是靠近东宫的一处小花园。汉白玉堆砌的桥边,站着几个人,安金藏一眼看出其中一个人是上官婉儿。

    这个情形是如此地熟悉,两个彼此怒目而视的男子中间,站在上官婉儿,她试着去调解这样的矛盾,带着明知是徒劳的义无反顾。

    “太子,崇训是你的太傅,不管如何,你都不应该动手打他。”上官婉儿说着,“若是被皇后知道了……”

    “闭嘴,又是皇后!你们真以为我会怕皇后吗?我是太子,我的太子之位是我父亲封的,难道你们都忘了他才是皇上吗?才是你们应该听命的人吗?!”李重俊质问着,颤抖着。

    而明显是躲在上官婉儿身后的武崇训还在那里窃窃地火上浇油地说:“谁都知道如今都是皇后说了算的,若不是当年懿德太子死得早,哪儿轮得到你这个奴儿!”

    听到“奴儿”这个词的李重俊彻底失去了理性,举起拳头就朝着武崇训的方向砸去,武崇训毕竟是男人,躲得快,眼见着上官婉儿就要被误伤了。

    上官婉儿躲闪不及,拳头都已经要砸中她雍容美丽的面庞了,然而在即将打中的那一瞬间,忽然停住了。

    在短暂的惊慌之后,上官婉儿看清楚,有人用力抓住了李重俊的手,而在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上官婉儿就算刚才差一点被打中时候都不曾改色的脸瞬间煞白了:“金藏君?”她脱口而出,这称呼,她已经许久没有唤出口了,但是,在说出之后,又立刻后悔了——她不应该让太子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的名字。

    然而,安金藏显然不在乎,李重俊想要挣脱安金藏的手,但是却怎么也不行。

    一方面,是安金藏的这副躯体原来是有功夫在身的,这个金藏早已经体验了许多次了,另一个是,李重俊确实不算是个有力气的主儿,作为一个庶出的皇子,加上老爹李显之前又是个落魄废帝,李重俊无论武功还是文史,都没有被好好教导过。

    “现在这宫里,是人人都可以来教训本太子了吗?!”李重俊用力挣扎着,愤怒的眼中布满了血丝。

    而此时,上官婉儿伸出了手,把安金藏的手拉开了:“他是太子,你不可以这样。”她话说在前面,生怕日后李重俊记恨上安金藏。

    安金藏自然知道她的用心,手瞬间松开了:“我只是怕他伤了你。”

    正说着,从桥的另外一边,传来一个女人又亮又高的声音:“听说有人欺负我的驸马,谁这么大胆?!”随着说话声,安乐公主提着裙子出现在汉白玉的小桥之上,若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安乐公主的骄纵作派,乍一看见这画面,还真是美不胜收。

    安金藏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美人儿都有这个特质,在生气的时候会显得更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