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西河口秘闻TXT下载 > 西河口秘闻 > 第二十一章:姊妹 十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一章:姊妹 十三


    也该书棋倒霉,连续两次遇到林二文,林二文都躺在地上,一副死了的模样。

    有了前次经验,书棋壮着胆子,去叫林二文。走近了才发现林二文是真的死了,吓得他坐倒在地哇哇大哭,好半天才站起身,一边哭一边朝衙门跑。

    柳小姐叹口气,“今天我去打听过了,王家小姐一大早便离开了西河口回了婆家,似乎没什么异常。我原想让林二文去……谁知他会……哎,这可不好办了……”

    丁文书道:“还有更不好办的。这孩子因为昨天晚上被我们叫到衙门来,外面都传谣说他卷进了官司。米铺掌柜骂他是扫把星,把他踢出门了。他昨天夜里没地方住,在桥洞下住了一晚,早上起来也没地方去,瞎逛,逛到了河西林子里。他现在是一个人,家里父母也早死了,没有去处。”

    书棋见提起自己遭遇,眼圈又红了起来。

    柳小姐捏捏他的小脸,说道:“快去求求孙大人,让他招你当个衙差。”

    孙老爷当即摆手:“乱来乱来。一个小孩子家家,怎么能做衙差。”

    书棋只好看着丁文书。

    丁文书瞪了柳小姐一眼,“我可没工夫照顾小孩。”

    柳小姐无奈叹气道:“我倒有工夫。这不正要出趟远门,身边缺个人照顾。小孩,你会煮饭做菜吗?”

    书棋连忙点头。

    柳小姐一笑,刮了刮他的小鼻梁,“合格,跟姐姐走!”

    书棋“嗯”了一声,破涕为笑,“是,婶婶。”

    柳小姐的拳头捏得更紧了一些。

    ……

    林二文的尸体很快被抬了回来。

    仵作及时赶到,验尸结果证明是被利刃刺杀。尸体表面有和之前一样的撕咬痕迹,不过这次不同以往的一点,是尸体上只掉了几块肉,相比起棺材里白晃晃的两具白骨,实在是好得多了。

    风声再一次走漏,谣言也再一次兴起。

    西河口的人们开始害怕起来,先是王家棺材里出现两具尸体,然后林二文又莫名其妙死在荒郊野外,据说身上还被狼啃过。

    诅咒!一定是诅咒!有高明人一下子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于是整个西河口陷入一片惊慌。

    ……

    【她变了吗?】

    【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不,不要这样的眼神,不要再看到这样的眼神!】

    【然后,她如愿了。】

    【她又笑了。】

    ……

    孙老爷这几日没有理会西河口百姓的骚动,只是派人死盯着王家。

    王家似乎没什么动静,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几位家丁。偶尔王老爷出门去茶馆喝茶听书,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这一天,是正月初八。

    孙老爷很着急,一直担心柳小姐的安危。

    “文书,那柳姑娘出去这么些时日,怎么还不回来?”

    丁文书觉得烦了,这话他每天都会听一遍。

    “大人,她只不过出去几日,何必如此挂念。”

    “哎呀,你们年轻人,怎么没有一点相思之情?她一个大姑娘,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路上遇到恶人怎么办?”

    丁文书无奈摇头,孙老爷是不知道柳小姐的厉害的,否则肯定会转而担心那些不长眼的“恶人”。

    好在孙老爷的挂念没持续多久,到次日——正月初九这天下午,柳小姐与书棋便回到了西河口,顺便带回了一些决定性的证据。

    小书棋回来之后,显得极为兴奋,也不再认生,手捧着柳小姐在路上给他买的书,缠着丁文书教他认字。

    丁文书很奇怪,问柳小姐:“你不是说来回三四天不太可能吗?怎么这么快?”

    柳小姐轻蔑地瞧他一眼,说道:“走路是不可能,我们是骑马去的。”

    丁文书更觉莫名其妙,“你还有钱买马?”

    柳小姐道:“前几天父亲给我寄信来了,信里就夹带了钱啊。他老人家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告诉你。”

    书棋在旁大加赞扬“柳婶婶”会做生意。在西河口附近花钱买了马,回来的时候把马又卖了——不仅卖了,比起买马的钱,还多卖了许多,把这一路的花销都挣了回来。

    ……

    带着差人破门而入,一直是孙老爷的一个梦想。特别是一脚踹门的那一下,气势十足。虽然抓人这种事,一般是用不着老爷亲自上阵的,但是为了圆梦,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这句话是他一直想说的。至于“你们可以不说话,但是说过的话都会被本官一一记在心里,到时候便是呈堂证供”这句话,也是不能漏掉的。

    只有王老爷表现得一脸错愕,“孙大人,这是……何意啊?”

    “哼哼!”孙老爷捋捋胡须,“王先生,本官怀疑你罔顾法纪,犯下了杀人重罪!”

    “杀人?这可从何说起啊?”

    “哼!本官问你,王有治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个……小人前几日给大人寄去信件,信中已说得明白,那王有治是被府里已逃奔的丫鬟所杀……”

    “那我问你!王有治的尸骨可有什么奇怪之处?”

    “奇怪之处?”王老爷一愣,“这个……没有啊……”

    孙老爷轻蔑一笑,“果不其然……来人啊,将王先生与王夫人请到衙门。王先生是西河口的大人物,不要失了礼节。”

    手下人回了一声“是”,将王老爷夫妻双双带到了衙门。

    ……

    王老爷与夫人跪在堂下。没多会工夫,孙老爷换了官服,转屏风入座。

    “啪!”惊堂木响。

    “下跪之人,报上姓名?”

    “……回大人,小人王云贵,西河口人氏。”

    “你身边的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这是小人妻室。”

    孙老爷点点头,“好。本官怀疑你二人杀害管家王有治,可有此事?”

    “回大人,小人冤枉。”

    这一套对话,本身是废话。可是按照流程,大家都得这么说。就好比下象棋时的“当头炮马先跳”一般。说过这些,开始进入正式审案流程。

    “我来问你,王有治是在哪天丧命的?”

    “回大人。我那管家王有治,腊月二十八便死了。”

    “哦?看不出王先生年岁已高,记事还如此精准?”

    “大人,只因那一天白天,王有治还活得好好的。到了夜里,正巧被小人发现了尸体。因此得知具体日子。”

    “正巧发现了尸体?”

    “是。”

    “本官记得王先生前几天说,是那丫鬟与王有治私通,准备卷走王家财物私奔,没想到两人起了争执,于是那丫鬟将王有治杀害逃走了。可有此事啊?”

    “……是有此事。”

    “那真是奇怪。王先生不是‘正巧发现了尸体’吗?凶手杀了人已经跑了,王先生怎么未卜先知,连凶手与王有治的种种瓜葛都一清二楚呢?难道那丫鬟杀人之时,王先生也在现场吗?还是说王先生与那凶手一齐杀死了他呢?”

    “大人,冤枉啊!”

    “如实招来!”

    “是……小人发现王有治时,他……他还没死!对,他还没有断气,是在将事情始末说完之后才死的。因此小人知道他被害原因。”

    “嗯,倒是有几分道理。那王有治的死因到底为何?是刀斧砍死,还是绳索缢死?”

    “这个……是刀斧砍死。”王老爷决绝道。

    “呵,那我再问你,他死之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回大人。小人本想将他埋在后院,又觉得不吉利,正好家中因小女之死购置了棺材,便鬼迷心窍将王有治放入了棺材之中。”

    “之后呢?没再开棺了吧?”

    “小人害怕还来不及,如何敢去开棺啊。”

    “哼!那你来告诉我,你家女儿与王有治的头颅哪里去了?!”

    “啊?!”

    王老爷大吃一惊,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