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武佑苍生TXT下载 > 武佑苍生 > 第14章 就是不卖给废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章 就是不卖给废物


    他们父子能出现在这里,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星炎晋阶斗师失败,所以冒险来冥河会这种不法之地碰碰运气,想想也对,一个乙等资质都勉强的武生,即便通过不正当手段得到一粒筑基丹,能够结成斗印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

    回想起之前在星家的种种遭遇,星城在感叹冤家路窄的同时,不禁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同时一丝笑意浮现在嘴角。

    “老头,筑基丹怎么卖?”

    星城笑而不语。

    “筑基丹不过是地阶上品丹药,在上面最多值个一两万金币,这里嘛,我给你三万,如何?”星炎神气十足地问道。

    “不卖。”星城头也不抬地答道。

    “那五万呢?”星炎又道,只是气势明显弱了一些。

    星城还是那句话:“不卖。”

    星炎顿时攥紧拳头,转头看了一眼父亲,在得到默许的眼神后,他再次看向星城,道:“老头,你别以为这冥河会就你一家有筑基丹,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八万金币,你要是再不卖,我转身就走!”

    星城不禁在心中冷笑,当初这对父子百般阻拦,不愿意为他买来黑玉断续丹疗伤,可是现在,为了让星炎能有再次凝聚斗印的机会,他们却以权谋私,竟是举家族之力,用已经不低于黑玉断续丹的价格来买这粒筑基丹。

    而讽刺的是,这一切的决定权,都掌握在昔日那个被他们弃之如敝履的“废物”少年手中。

    于是星城淡淡一笑,继续用那沙哑的苍老嗓音道:“还是不卖。”

    星炎顿时怒火中烧,暴喝道:“老头,你不要太过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

    不等星炎说完,星天烈已经跨前一步,对星城冷笑道:“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你看出我儿诚心想买此丹,就故意欺他,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若要卖此丹,便给个痛快价,否则的话,我星某人也不是吃素的!”

    星天烈自认为占理,所以故意提高音量,想要把事情搞大,这样不仅吸引来一大群看热闹的人,还惊动了冥河会的执法者,于是眨眼功夫,众人便将星城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兴许是认出了星天烈的身份,一些个在琉银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并不介意送上一份顺水人情,于是纷纷对星城指指点点道:

    “老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位公子诚心要买你的丹药,就算你嫌价格不满意,好歹也还个价啊!”

    “老头,不就是一粒筑基丹么,拽什么拽!要不是在冥河会,你敢这么堂而皇之地摆出来卖?只怕早就被四圣门的武士抓进大牢了!”

    “哼哼,可不是嘛!你可知道这位星大人是谁?他们家曾有人做过四圣门参将,难道还治不了你一个卖药的?”

    “老东西,奉劝你一句,做人要懂得见好就收,且莫到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听到众人的附和声,星天烈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不动声色地与那几位帮腔的大佬点了点头,示意星家承对方的情了。

    而跟在父亲身后的星炎则面有得色,趾高气昂地挺起胸膛,早已将那粒筑基丹看作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面对众人灼灼的目光和一边倒的舆论,星城却是丝毫不惧。

    他清了清嗓子,不卑不亢地说道:“一粒筑基丹而已,其实卖多少钱,卖给谁都无所谓,但是……”

    顿了顿,星城面朝星炎的方向,冷笑道:“就是不卖给废物!”

    星天烈顿时勃然大怒,他捏紧双拳,七阶火系斗气冲天而起,“老东西,你敢骂我儿是废物?”

    “难道不是么?”星城冷笑一声,指着星炎道:“体内真气散而不凝,且驳杂不堪,说明他已经吞服过一粒筑基丹,但却晋阶失败,如此低劣的修炼天赋,不是废物是什么!”

    被星城一语道破玄机,星炎顿时惊得脸色苍白,而周围众人则无不露出恍然之色,纷纷望向星炎,一些不知情者更是哄笑声四起。

    星天烈恼羞成怒,连说三个“好”字,然后放出狠话:“老东西,信不信我今天让你走不出这冥河会!”

    “就凭你么?”星城冷笑一声,争锋相对道:“那我也把话撂这,一会儿我不仅要走,而且还要当着你的面卖了筑基丹才走,我看谁敢阻我!”

    星天烈怒极反笑道:“老东西,这话可是你说的,那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买你的筑基丹,谁买老子就废了谁!”

    星天烈话音刚落,只听一个戏谑的嗓音传来:“星老二,好大的口气!有种你就来把我废了,我保证不还手。”

    说罢,那人又走到星城的面前,拱手微笑道:“老先生,这么好的筑基丹,别便宜了废人,卖给我如何?”

    星天烈一惊,循声望去,正好与一个长脸鹰钩鼻的消瘦男子四目相望,对方根本没有带面具,所以星天烈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传说琉银城除开四圣门参将和城主之外的的第三号人物,斗师行会的会长——纪业!

    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星天烈就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且不说这纪业的威望声名皆在他之上,就是兵刃相接,他也别想讨到半点好处。

    而在纪业出现的同时,刚刚那几个声援星天烈的人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纷纷低下头,灰溜溜地混入人群中离去。

    星城看向纪业,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想要这筑基丹?刚刚那废物出八万我不想卖,现在算你运气好,五万拿走。”

    “好!”纪业倒也不含糊,手一扬,五张面值一万的金票飞射向星城。

    确认无误后,星城也随手拿起那盒筑基丹扔给纪业,“它是你的了。”

    拿起筑基丹在鼻尖嗅了嗅,纪业眼睛一亮,拱手道:“多谢老先生割爱,不过既然之前有人愿意出八万金币买这粒极品筑基丹,纪某也不能让老先生太过吃亏,所以这枚斗师令牌,就送给老先生聊表心意吧!”

    说罢,纪业手一扬,便将一枚乌黑腰牌扔到了星城的手中。

    斗师令牌,相当于斗师行会的长老亲临,其中的好处自不待言,至少光从价值上来说,三万金币是绝对买不到一块的。

    满意地收下令牌,星城和纪业各自离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很快散去。

    星天烈带着星炎灰溜溜地离开,心中却是堵得慌,他知道那老头是存心报复自己,八万金币不卖,却以五万的价格当着自己的面,卖给别人,偏偏这个人还是自己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而纪业临走时向自己投来的威胁目光,无疑是在警告他,不准报复那老头。

    虽然这里是冥河会的地盘,纪业的话不一定管用,但是如果他星天烈敢乱来,回到地面的世界,斗师行会的会长随便震三脚,都够他喝一壶的。

    星炎并不知道父亲所想,他依旧是一步三回头地瞥向星城离开的方向,眼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毒之色,“父亲,咱们就这样算了?”

    “那你还想怎样?”星天烈没好气地问道。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名贼眉鼠目的矮个男子带着几个半妖打手从后面跟来,笑嘻嘻地喊道:“二位请留步!”

    “干什么?”星天烈虎目一瞪,下意识地将满脸失落的星炎护在身后。

    “嘻嘻,我叫罗昊,人称罗六指,是冥河会鲁狄大人座下的一名管事。”罗六指一边说道,一边扬了扬那只畸形的手掌。

    “罗管事有何指教?”星天烈皱眉问道。

    “你们不是想要筑基丹吗?我有办法弄到一粒,但是价钱嘛,还和你刚刚说的一样,八万,如何?”罗六指眯起眼睛问道。

    不等星天烈答话,星炎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拉住父亲的臂膀,疾呼道:“爸!我……”

    “你不要说话!”星天烈喝断儿子,然后看向罗六指,道:“我要先看货。”

    “没问题!”罗六指也不含糊,当即手一扬,便将一个药盒甩到星天烈的手中。

    打开一看,正是一粒乌溜溜的绛紫色圆丹,不是筑基丹是什么!

    罗六指笑道:“怎么样?我已经让冥河会的首席丹师查过,标准的筑基丹,还有一天时间才过期,机会难得,可别错过!”

    八万,虽然这已经算是星家现在能拿得出来的财富总和,但若是能为儿子换来一次重生的机会,星天烈认为花得很值,于是他伸出大手,与罗六指握在一起,“成交!”

    此时此刻,如果星城在这里,他就能立刻认出,罗六指手上的筑基丹竟然就是自己抵押给冥河会的那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