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兽世修仙:当神棍,撩美男TXT下载 > 兽世修仙:当神棍,撩美男 > 第1948章大明星的起步58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48章大明星的起步58


    月影看着诸葛明离开的背影,这才转头看着陈蒲,“陈先生,竟然现在是已经解决了,是不是可以放我母亲离开了?至于赔偿方面的问题。

    陈先生,相信刚才诸葛先生已经说的很明确了,陈先生,不会还赖在我们的身上吧?我母亲欠下的债,我会还,但是别人欠下的……

    我薛影也并不是一个软柿子,相信陈先生应该掂量的很清楚,更何况我母亲是常客,说不定他以后还会来这里,给陈先生带来生意呢?”

    方程有些看不懂的瞄了一眼月影,他怎么总觉得,听着这个丫头说的话有些怪怪的呢?

    任谁有一个爱赌博,甚至整天欠债的母亲,都不会高兴的吧?可这丫头心怎么就这么宽了?还忍不住眼巴巴的跑过来给人家擦屁股,实在是让他看不懂。

    陈蒲手放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神情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听到月影的话,也并没有立马回答和拒绝。

    整个房间,瞬间都安静了下来,也只有他敲击着桌上的声音,吧嗒吧嗒的,让人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当然,这紧张的人里面,却并没有月影和方程,方程是真的一点也不紧张,就算对方把薛母扣下来了,他也不会紧张,顺便还很高兴呢。

    他还正愁处理不了薛母呢,能够将对方扣在这里,他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担心?要不是担心被丫头看出了端倪,他都想要钱,欢呼一声,求着对方,把那薛母给留下来了。

    而月影,也是面上透露着一丝急切,心中却是老神在在,巴不得对方能够多折磨一下那个老女人,别以为他刚才没有读心术,就猜不到对方心里想些什么了,那表情,简直恨不得吃了自己一样。

    再联想到上辈子薛影死的那么惨,月影对对方还有什么同情呢?别说同情,没有火上浇油已经是很好的了。

    她又不是傻子,专门给自己找麻烦,要是真把那个女人接回去了,他还得思考以后怎么办?那个女人安排在什么地方,别给自己整天搂着就好了。

    两分钟过去之后,陈蒲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想通了什么?他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月影,突然笑出了声。

    “哈哈哈,薛小姐说的是什么话呀,你能拿钱来赎你的母亲,我自然是欢迎的,又怎么会拒绝呢?毕竟没有谁会愿意和钱过不去,不是吗?

    更何况你的母亲来了这么多次了,也是我这里的老顾客了,再怎么不堪面看佛面?我也得给点面子,不是?

    不过刚才薛小姐也看到了,你的母亲手上受了伤,也不好,有大幅度的活动,要不就让他在我这里休息几天吧。

    而且刚才你也看到了流了那么多血,我相信还需要补补血,薛小姐是你母亲的女儿,那么你们两个的血应该能够融合吧?我等会让你输点血给你母亲,如何?

    薛小姐是出了名的孝女,想来应该不会拒绝吧?你放心,我对你母亲绝对会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只要钱到位,什么都不是事。”

    月影盯着对方这有些无赖的话语,忍不住心中翻了一个大白眼,要不是为了维持这高冷的表情,她都想要拍桌子了。

    哈哈哈,这话说的,简直了……竟然让自己给那个老女人输血?知道自己的血有多贵吗?竟然敢在她的身上动刀子?你怕是不想活了?

    月影心中逼逼叨,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张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原本坐在旁边当陌生人的方程,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了。

    “小影,我也觉得陈先生说的很有道理,你看你母亲刚才一大把年龄了,手上流了那么多血,肯定虚要补血,毕竟年龄大了身体都很虚的嘛。

    不过我觉得在输血之前,应该要先查一下,你们两个的血型能不能符合,毕竟我也看过新闻,知道点常识的,就算亲生母女也有不能输血的呢。

    所以还是先去检查一下,你们的血型可不可以输血好了,如果不能的话,到时候可不就白抽了。”方程也装作是一脸关心的模样,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月影嘴角狂抽抽。

    天知道月影有多讨厌去医院,上次因为要做检查,他已经自己去了一次了,虽然是悄悄去的,但是也做了检查抽了血啊。

    这一次竟然还要去?你以为我的血真的是可以随便抽的吗?啊?不就手上中了一枪吗?流了那么点血,哪里需要输血了?

    要不是知道方程式自己这一边的,他都要以为这货,是连着那个陈蒲想要一起自己笑话了。

    陈蒲突然提到输血这个环节,肯定是因为刚才诸葛明说的话,让他放在心上了,已经起了怀疑,知道自己不是薛母的女儿了,再加上这些年薛母对自己的态度,只要有心人稍稍一查就能知道。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亲生母亲会做出来的事儿!

    不过,她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你叫我抽血,我就抽血,这多没面子呀。

    “我觉得还是先问一下我母亲吧,毕竟我母亲的伤严不严重,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如果她也同意了,那我就给她输血。

    而且,陈先生我还没有问你,我母亲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陈先生能跟我解释一下吗?”月影原本有些懒散的神情,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陈蒲见月影不上勾,而且还转移了话题,偏偏这个话题他还没办法过去,想了想,他只是对着月影微微笑了笑。

    “薛小姐,做我们这一行的,有些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总得给下面有个交代,不是吗?

    谁让你母亲刚好撞到这个枪口上了呢?我也没有办法不是?你看我现在不是已经想办法弥补了吗?要不让你母亲在我这里多住几天?

    至于吃穿用度,我全包了,如何?只希望薛小姐不要生气就好了,更何况刚才诸葛先生也说了,薛小姐可是个大有福气的人,陈某,还希望以后能够得薛小姐多提拔提拔呢。”

    如果说脸皮厚的话,陈蒲还真是一个当之无愧,你见过,前一秒还针锋相对,下一秒就忍不住阿谀奉承你的人吗?这种人还真是……呵!你跟他计较吧,显得你小人了,你不跟他计较吧,又过不去心里那个恶心。

    不过,月影还好,她并没有觉得对方恶心到了她,只是觉得对方能申能缩,到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

    “借你吉言。”月影只回了四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