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圣手国医TXT下载 > 圣手国医 > 第610章 米国白教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10章 米国白教授!


    “凌就是黎竹声和凌秋月两人的儿子。只是凌自己暂时还并不知道。”

    “凌秋月死后,凌被送到了孤儿院。”

    “后来我接到了凌秋月生前派人送出来的信件,凌秋月委托我照顾她的儿子,我这才派人去孤儿院,把凌和另外一个小女孩雾接到了身边,一起培养。”

    孙明空并没有解释,为什么凌秋月委托孙明空照顾她儿子,他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秦北猜测,别看孙明空嘴上说当初“自惭形秽”,但内心中对凌秋月还是很有那么几分暗恋的状态的,暗恋到帮助对方照顾别人的儿子,孙明空也别叫大圣了,直接叫情圣算了!

    “只是前段时间,大概半年之前吧。”孙明空絮絮叨叨的说道:“嗯,就是半年前,很意外的一个机会,被我知道了一件事情。”

    “黎竹声重出江湖了,而且联系上了凌!虽说随后的日子里,凌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但毕竟他父亲昔年的人品有着很大的问题,这让我曾经做出的决定一拖再拖。”

    “其实原本两年前我生这场大病的时候,就应该着手准备把雕龙局这一摊子的活计交给凌来打理了,但凌的能力,多有不足,现在又被我发现了凌和黎竹声在那勾勾搭搭,我更不能放心的把雕龙局的担子,交到凌的手里。”

    “还好,我遇上了你!”

    孙明空一口气把这么长的故事一口气的讲完,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哈哈的笑了起来:“听了这个故事之后,你有没有兴趣,来竞争一下这个位置?雕龙局的最高管理者哦!不敢说权倾天下,但在武道上的各项事务,雕龙局还是有着极高的权限的!”

    “最重要的是,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曾经把你师傅许沐池陷害了的人,重掌雕龙局吗?”

    孙明空觉得自己已经是说的相当透彻了,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闭口不言。

    眼巴巴的等待着秦北做出抉择!

    在孙明空看来,成为雕龙局的继承人,秦北有着天然的优势。

    一方面,秦北是雕龙局的创立者之一的许沐池的亲传弟子,而且手里还有着老赵送给他的代表雕龙局创始人身份的雕龙牌!

    另一方面,无论是医术还是武道,亦或者是行事的方式,方方面面来说,秦北都比凌更加的适合。

    在孙明空看来,如果要在秦北和凌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无疑,秦北比凌合适十倍不止!

    秦北低着头,稍显沉吟。

    似乎是在做出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

    良久,秦北抬起头来,声音有些低沉和沙哑的说了一句话。

    “黎竹声在哪?我去弄死他!”

    “……”

    哎卧槽!感情我说了这么大半天,你只关心当年陷害过你师傅许沐池的那个人是吧?!

    孙明空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岂止是不好了,简直是不好的要死!

    孙明空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开口,说道:“阿北,如果你接手雕龙局,成为了雕龙局新晋的大佬之后,武道江湖上的事情,想知道什么,都是没有问题的,那时候你如果想对付黎竹声,简直是手到擒来……”

    “我现在也可以!”秦北很是自信的回应说道。

    孙明空瞬间觉得,之前自己做出的准备和铺垫,都尼玛喂了狗了!

    丫的咱俩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吧!

    最终孙明空也没有成功说服秦北。

    这种把人困在一个地方的日子,秦北根本就不能适应。

    “我给你推荐一个超级高手吧。”秦北想了想说道:“人品绝对没问题,家世清白,关键是功夫不弱,嗯,应该能有化劲期武道宗师的水平。”

    “化劲期武道宗师!”

    孙明空双眼一瞪,蹭的站起身来:“你确定人品没有问题?”

    秦北笑道:“那是当然,对方现在就在替军部工作,人品只比我更好,不会比我差。”

    孙明空收起震惊的面色,坐下身子,缓缓道:“你确定你有人品?”

    秦北:“……”

    京都。

    白家。

    百草堂。

    百草堂作为白家的支柱产业之一,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历史。

    每一代白家子弟,都会至少出两名以上的宫中御医。

    一直延展到现在,从无例外。

    白文堂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百草堂京都总店。

    这家老店的规模并不算大,但这却是白家的根基,向来很少招待外客。

    只有身份地位足够匹配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比如和白家名列三大世家的另外两家的嫡系,或者政商两界的高层。

    亦或者是秦北这样的给白家提供过重大帮助的人。

    “大哥!”

    白残谱恭敬的等在门口,见到白文堂过来了,马上欠身以示尊敬。

    自从老爷子基本不主事儿了之后,白文堂已经隐隐是白家的当家人。

    只等年底白家家族大会的时候,才会正是扶正。

    白文堂鼻音哼了一声,招招手,示意白残谱跟上来。

    两人在一间小会客室里坐下。

    白残谱四下里打量着。

    百草堂老店,即便是身为白家子弟的白残谱,也只是有幸来过两次而已。

    “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说?”白文堂道:“我约了秦北一起去拜见老爷子,能有的时间不多。”

    白文堂原本是准备去接秦北的。

    忽然接到了白残谱的电话,白残谱在电话中语气很是急切的样子,便率先赶了过来。

    “那我就长话短说。”白残谱正色道:“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白文奎好像有意竞争一下下一任家主的地位。已经联络了白文明,以及另外几个分支子弟,准备拿你之前陪着老爷子去云贵的事情说事儿弹劾于你,毕竟当时老爷子身体出了一些问题。”

    “白文奎和白文明?呵呵,他们两个联手,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出来!”白文堂不屑的说道。

    白文奎是白文堂的大哥,白文明是白文堂的四弟。

    这两位同样也是白家的嫡系子弟,甚至白文奎还占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