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汉末霸途TXT下载 > 汉末霸途 > 第四百九十二回 天耳之士迅捷来 剑拔弩张一触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九十二回 天耳之士迅捷来 剑拔弩张一触发


    看着卢中郎大军浩浩荡荡的从城下而过,根本没有对清河城头的弓箭手有一丝顾忌,吕威璜也是心中暗探。果然并州军还是一般的气势,此刻你让他下令放箭肯定是不会的,给对方制造麻烦也得要有那个实力才行,倘若主公有着明确号令要阻击对手他可能还会拼死行之,不过一个模棱两可的制造麻烦!吕威璜还不会为了它将自己和麾下的五千士卒搭进去,他毫不怀疑眼前的先登军和太原营有着拿下清河的能力。

    “传令下去,谁也不能放箭。”说完这句话吕威璜下城而去,他要赶往北城一见并州军的动向,就当是将瘟神送走吧,淳于琼给他传达了号令可远眺之下根本不见友军踪迹。

    “队长,这便是定边肖郎冠军侯的并州军?”西城之上,一名新兵松了松手中的弓弦,缓解了一下肩膀的疲劳之后便对身边的长官小声问道,他是今年刚入伍的,以往只是在传说之中听说过肖毅和他的麾下士卒,此时恒之与袁绍并未撕破脸皮,他还是汉军崇拜的对象。出身大家,学问精深,勇猛无敌还抱得许多美人归,汉末还有谁比肖毅更具传奇性?

    “对,好好看着,这便是肖郎定边,而且还是其中王牌先登军,知道东都洛阳吗?就是他们打下来的,和陷阵军并称大汉两大强军。”队长闻言先是看了一眼周围,随即压低了声音言道,作为一个老兵,校尉现在还不下军令,这一仗在他来看是多半打不起来了。

    “先登军!队长,他们就在我们射程之内,当真不怕?”新兵点了点头也是轻声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估计是当真不怕,当年我在虎牢和陷阵军一起攻过城,按他们的说法,可以死却不能怕!”队长想了一会儿方才答道,这句话在他脑海之中很是深刻。

    就这样在清河县城出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张弓搭箭的数千冀州士卒直到敌军离开也没有放上一箭,就像是同袍送别一般,在并州军远离之后吕旷还很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对此麯义是有所预判的,离开清河不到十里就有两名百姓装束的汉子到了阵前,在一番查验之后杜三宝派人将之客客气气的送到了麯义面前。他们是军中天耳之人,按君候的说法,天耳之士都是无名英雄,在军中可以得到极大的尊敬,谁敢不信将军之言?

    “丑十二,丑十三见过麯将军。”二人见了一身戎装的麯义都是单膝跪地施礼言道。

    “免礼,二位可有军情报来?”天耳在并州军中知道的人并不多,一般只有到了校尉级别才能知晓一些大概,不过他们的令牌经过特制却是看的出来。天耳十二人以地支排序,冀州此次军情由丑牛总负责,其下人员依次编号,麯义知道这两人定是来接应自己的。

    “将军请看。”丑十二起身将一张白娟交到了麯义的亲兵手中,然后退在一边并不多言。

    “方将军,主公果然安排了万全之策,典将军总领我军虎卫,燕云,白马,龙骧四军前来接应,合计人马七万有余,不是义狂傲,我等合力就算大战也绝不会惧那袁本初。”白娟之上有着冀州最新的地图和典韦大军前来的示意,麯义看完便交给了身旁的方悦。

    “呵呵,典将军徐将军皆乃我军大将,虎卫龙骧战力坚强,如此悦倒希望袁本初来和我军一决雌雄了。”方悦看信之后也是笑道,燕云军统领单经,白马营统领严纲他并不熟悉,可典韦徐晃都是君候麾下宿将,这边合兵一处他们不但可以安返幽州定也不惧大战。

    “将军说的是,不过主公有令,我军不宜主动出击,你我还需依令而行。丑十二,你二人前来除了送达军情之外还有何事?”麯义对着方悦微微颔首,又是对二人问道。

    “将军,我二人就是冀州清河人氏,对此一带地形极为熟悉,二哥派我等前来随时听候将军调遣,亦要与大军同回幽州。”丑十二闻言答道,回答依旧是简短有力,此乃天耳中人惯有的风格,至于他口中的二哥自然便是丑牛,此人的模样连麯义也不曾见过。

    “好,那丑十二你便随杜三保校尉而行,十三留在我身边。”麯义亦是断然道,创造情报机关天耳,肖毅在并州军中也引入了密级这个概念,似元伟这般统军大将知道的比方悦还要多一些,眼前二人除了传递军情就是为三军向导,一旦身份泄露他们就不会再隐藏。

    中郎大军顺利通过清河前往高唐,与此同时典韦以单经的燕云军为中路,自己和徐晃一左一右正向高唐二来,至于严纲则是游弋在三军周近,公义对仲甫没有做出太多的要求,唯一便是保证两翼和后方,以对方统领骑军的才能也不用恶来再多说什么。

    单经当先开道,先锋乃是于士前的燕云第七营,此人乃是以军司马之位暂代校尉之责,但在燕云军中即使统领单经也要对之高看一眼,除了此人练兵有法统军有能之外,他可是当年十三队的老士卒,和冠军侯都是在边军睡过一个营帐的,资历可谓极老。

    除了于士前之外,赵大龙和赵大壮也都在燕云军中统领一营人马,刚从周瑜手中接过统领之任的时候单经对此是有着一些顾忌的,问起公瑾后者却道日久便知。很快单经便明白了周瑜话中含义,这三人不但没有依仗肖毅的关系有任何违规之处,相反对自己的练兵是全力配合,且给出了不少中肯的意见,平素对他的这个统领的地位也很是尊重。说起来单文佐能够迅速的掌握全军与三人的支持也不无关系,其麾下的战力更可列军中前茅。

    其实无论是周瑜还是单经早就想将三人提拔为校尉了,他们的资历和战功亦足够担当。不过到了并州却被肖毅卡了下来,言及燕云军初成,三人还缺乏拿得出手的战绩!对此单经还有过辩驳,但大龙大壮以及于士前却没有一点怨言,君候身边亲近之人使他们的一份荣耀,更是一种压力,他们必须要比常人做的更为出色才是,否则就是给君候丢脸!平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要打最硬的仗,杀最多的敌军,如此才能对得起君候的提拔之恩。

    带着自己的三千士卒,于士前行在全军最前,作为先锋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因此一路搜索前进都很是仔细!第七营从他开始也人人都盼着有一场大仗可打,最好碰见冀州王牌的渤海营和清河营,唯有将强敌击败才能显示出第七营的与众不同。

    “司马,后面的第三营已经跟上来了,前方五里之内还没有敌军动向。”前进之中燕云军各部联系是不会断的,此乃南山武院对一军校尉的基本要求,并州军对讯息传递的顺畅格外看重,经过严格的训练之后肖毅都觉得自己的侦察营可以参加马拉松比赛了。

    “我去,大龙这小子吃了什么药了?想抢我第七营的先锋?你去告诉赵司马,和我部保持三里距离不得过近,这里地形颇为复杂,我军行军当要递进为要。”说了一句君候的日常口头禅,于士前便对传令兵言道,此时他也蓄起了胡须,比之当年更多了一份威严。赵大龙和赵大壮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了,那都是跟着君候敢以数百骑军冲乌桓过万军阵之人!

    “兄弟们加快速度,第一仗可不能让别人抢去,不过都要记住将军军令,咱不先动手,冀州军只要敢动就往死里揍他们!”让传令兵走后于士前还是下达了加快速度的命令,就算前方有敌军,他能将埋伏引出来也能让后续大队更加安全,当然亦不会忘记单经的交代,冀州之内作战必须有理有据,这一会燕云军是要来后发制人的,不会先动手。

    加快速度的第七营在前行七八里之后对面终于出现了冀州军的队列,于士前看得清楚,对方军旗之上写的是一个高字,另一面则是翎军将军!按情报眼前就是冀州精锐渤海营了,营首高览高庭轩乃是袁绍麾下有数大将,如此敌军也足够第七营士卒兴奋了。

    “不要减速,继续向前,我要找他们统领说话。”一里之外的敌军阵型很是厚实,但于士前却没有让第七营停下来,而是亲自带着一队士卒迎了上去,但在背后他则是打出了一个手势,那便是全军拉开梯次逐步向前,倘若敌军发动攻击,最多也就是前队受损罢了。

    “来者止步,尔等是何处人马?为何在我冀州而行?”看着对面的军队缓缓而来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渤海营阵前的那名校尉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皱,随即则是高声喝道。这便是明知故问了,他岂能不知对面乃是并州军?只不过燕云军的旗号他还不太熟悉。

    “站住,尔等若是再往前进十步可别怪我手下无情。”出乎校尉的预料,对方似乎没有一点要停下脚步的意思,看着他们越来越近,他不由再度冷喝,麾下弓手则箭矢准备。

    “你吓唬我?”于士前毫不在意的轻声说了一句,又再向前行进十几步之后方才右手一立让身后士卒稍稍一停,在他看来按照敌军的话去做可是灭自己威风的事情,定边军的脚步从未在战场上被人阻挡过,乌桓匈奴不行,西凉铁骑不行,眼前之敌依旧不行。

    那校尉见状右拳是高高举起,渤海营弓弩手也是拉满了长弓,但终究前者举起的手冒起青筋却还是没有落下,他接到的将令亦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与并州军正面交手。敌将虽说没有按照自己所说停下,但终究还是停下了,只不过距离拉近了不少,在这个距离发动冲击,他的弓弩手怕只能进行两轮速射,以往在战场上可没有遇见过如此的对手。

    “听好了,某乃征北将军冠军侯麾下燕云军第七营于士前,此番我军受天子之命前来迎接平乱的卢中郎大军凯旋?汝又是何人?居然敢阻朝廷大军去路!”清了清嗓子于士前大声对对面喝道,说完对自己的言语颇为满意,跟在将军身边多年总是要沾着一点文气。

    渤海营校尉闻言一愣,对方一派趾高气扬的模样,口口声声不离朝廷天子,看着就不顺眼,可要他加以反驳却是一时难能,冀州军和并州军可都是大汉天子之下的军队。

    “燕云军第七营?你说你有天子之命却是口说无凭,某镇守此处乃本职所在,亦没有接到军令会有你等前来,若有凭证可以先送过来,待我上报将军再做定论。”好在来此地之前将军曾经教过自己应对之法,片刻之后校尉高声喊道,他可不能轻易放敌军过去。

    “哦,汝给我报上名来?”于士前微微一笑答道,对方的反应看似强硬却显得底气不足,怕是和自己一样得到过军令,否则也不会让燕云军欺到如此距离还不发动攻击。

    “翎军将军麾下第四军校尉董成!”后者闻言也是高声报上了自己的职级!

    “校尉,董成?凭你的军职不够接朝廷之令,换了颜良文丑二位来还差不多,有冀州军战将前来我自会与之,现在给我让开,倘若耽误了迎接中郎大军尔承担不起!”于士前好整以暇的言道,敌军的表现更让他确认了自己的猜测,那么可不能让其阻止燕云的脚步。

    “狂妄,我不管你有何凭证在身,若不出示休想通过此地。”对方的话语之中只是提到河北双雄颜良文丑,便连高览也忽略不计,董成一时怒起也是喝道。

    “哦?就凭你也敢犯上作乱?你若不让开某便将你当场拿下,再交给袁刺史发落,兄弟们上,但有敢阻挡我军之人便以军中以下犯上论处,斩立决!”于士前说道最后已然语义冰寒,当下不再多说带着士卒就向前而去,大有强冲对方阵型之势。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