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凤女重生:嫡女不太毒TXT下载 > 凤女重生:嫡女不太毒 > 第五十二章:不需要的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十二章:不需要的啊


    模糊间,那老头就像一抹幽魂似地从窗户外悠然的飘走了,生了两条腿不走路,成天飘来飘去的,半夜尽装鬼吓人,这不是欺负人家孩子不懂事么,可怜的青儿哦,现在见黑就怕鬼,都不敢走夜路了。

    眼皮沉沉的,直打瞌睡,晴歆就靠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的睡着了。

    又是一团一团的白雾,晴歆感觉又到了那个幻境里,她有点困惑,但不再迷茫,因为她知道,这只是一个梦,梦过后,终会醒,如同烟消云散一般。

    她慢慢的往那团光亮的地方走去,又是那片墓地,墓地前放了大束大束的百合花,一道熟悉的身影穿着宽大的衣裙站在墓地前,她的心里一团感触,暖暖的,融融的,是依依,是她最牵挂的依依。

    “晴歆,我和浩宇要结婚了,因为我们的宝宝再过几个月就要出世了,你知道吗?晴歆,我每晚都会梦见,梦见我们还是那样的开心和亲密,当我被麻醉了躺在手术台上决定放弃这个孩子的时候,我看见你向我狂奔而来,你泪流满面的大声呼喊,依依,你们一定要幸福,你们一定要狠狠的幸福,后来我突然醒了,我要这个孩子,我觉得这是你给我的幸福,直到前几日浩宇来找我,也说了那个真实的梦境,我们都相信你已经原谅了我们,晴歆,如果有来生我还想做你的好姐妹,我还是会劝你,不要执着于一段已逝的爱情,如果能再次遇见那个让你心动的男人,为何不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机会,让爱重来一次,晴歆,无论你在天堂的哪个角落里,我们都希望你幸福,再见,晴歆。”

    晴歆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内心酸涩得心痛,感动着,窝心着,她的依依会很幸福,会狠狠的幸福,她总算没有牵挂了,雾散,云开。

    “依依,依依。”

    两只冰凉的手紧紧的握合在一起,冷煜皓捏着她的手心带她走出那迷蒙的梦境之中,他轻轻的擦拭着她光洁额头上的点点汗珠,看见她幽沉沉的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冷煜皓侧卧在她的身边,柔怜的看着她,她为什么老是做噩梦,梦境里到底有些什么,她为什么那么关心那个女人,是不是她在乎的人她都可以用生命去相救,那他呢?他自嘲的笑了笑,他不过是她心目中的影子,一个影子,他什么也不是,酸涩,无边无际的酸涩,苦楚将他湮灭。

    “醒了。”冷煜皓有点冷漠的看着她。

    “依依呢?依依呢?”她好似反弹似地坐了起来,环顾着这熟悉的一切,她怎么回王府了,那依依呢?她慌忙的起了床,但由于脚底像踩了一团棉花一样摔倒在地,她奋不顾身的爬起来却被飞奔而来的冷煜皓抱回了床上。

    “你看你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你能不能先顾好你自己,西门云泽在照顾她,你放心好了,她没事了。”冷煜皓替她拉好了被子,心里慢慢的怜惜。

    柳若然端了一个托盘走进来,带着酸涩的眼眸看着冷煜皓替白晴歆盖被子的背影,心好似被揪做了一团,白晴歆抢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挂上的一个和蔼的笑容,柔声道:“王爷,姐姐。”

    晴歆瞥了瞥站在门口的柳若然,没有多大的表情,也没有应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冷煜皓。

    冷煜皓柔和的看着柳若然,细声道:“若然,你怎么来了。”背后却似有一道锋芒。

    柳若然放下了托盘,笑靥如花,温柔至极:“我听说姐姐身子不好,我亲自顿了一盅燕窝让姐姐补补身子。”

    晴歆有点做呕的感觉,就她这点伎俩偏偏单纯得可以的白晴歆还差不多,她会着她的道,好似头痛的大嚷着:“青儿。”这死丫头,没事的时候总是黏着你,这有事了就不见人影了。

    冷煜皓错愕惊恐的看着床上晴歆没有多问一句,就那么直愣愣的站在哪里,柳若然也是。

    青儿这丫头听到她的叫声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想是太急了,居然忘了对冷煜皓行礼,她急切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我头好痛,送客。”晴歆翻了身,真的是想好好的清净一下。

    没有现冷煜皓正阴寒着瞪着她,轮廓分明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煞是好看。

    柳若然也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是该出去好还是继续给她倒燕窝的好,素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委屈得可以。

    “啊。”青儿有点不明白的啊了一声,愣愣的看了一眼寒气沉沉的冷煜皓和一脸委屈的柳若然,不知道哪一个是所谓的客,也不知道该送哪一个,呆立在床前,在回头时却现冷煜皓搂着柳若然的小蛮腰双双离去了。

    “小姐,王爷搂着柳若然一起离开了。”青儿暗示着晴歆,觉得她不应该这样给王爷难看。

    晴歆有点郁闷得抓狂的感觉,走了就走了,干嘛还非要提醒她那个二百五是搂着那个九尾狐一起离开的,她有点无奈地喘着气,很清楚的明示着青儿:“今后不要随便让人进我的屋子,我喜欢清静,还有,你把边上的房间收拾出来,有人要来住。”

    “谁啊。”青儿多嘴的问着,又要调来新丫鬟了,可是小姐说过不需要的啊。

    “来了你就知道了,还有,帮我把那盅燕窝倒掉喂狗。”晴歆翻了个身子,又有点犯困了,刚才尽做噩梦,没睡好。

    “小姐,你终于知道那个柳若然不是好人了,哦,你要是早听我的劝就好了。”青儿感动的看着晴歆,好似她真的开窍了似地,连忙端着那盅燕窝跑了出去,生怕那燕窝里有毒似地。

    有没有毒不知道,但是却害死了那条走燕窝运的狗,罪过哦,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晚上的时候晴歆看了看依依,她还没有醒过来,后来她去了厨房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把火锅准备好了,等了一会儿,那老头好似踩着云彩下来了,吃得有滋有味还要她刷两招给她看,她随便打了一套拳,那老头也不说好也不说好,自顾自的吃着,看得她有点郁闷,待他吃好后他扔了两块玄铁要她绑在小腿上,每天早晚走一个时辰,她都快晕了,那小小的一块玄铁将近五十斤重,两块岂不一百斤,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那她一天不就是有四个小时背着一百斤重的铁,虽然抱怨,但她还是照这做了,背着石头上山,她也不是没有做过。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