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TXT下载 > 贞观唐钱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交手,陷入劣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交手,陷入劣势


    李靖率先扛起红拂女,把其筋骨在怀中,不许她在胡闹。 23US.COM更新最快

    李崇义扛着崔嫣,裴念静静的站在钱欢身后,钱欢握住裴念颤抖的右手,轻轻揉捏,看样子裴念被气的实在是不轻。

    至于那一句但求一死,钱欢完全没放在心上,开不开口你今日必须死。刘仁愿听到此话,立刻放弃碾压霸王号身边的杂鱼,命令霸王号转向冲向虬髯客的铁皮船。

    许久未见,虬髯客似乎抓到了铁皮与木头之间的比例,竟然把铁皮船扩大了许多,但在怎么扩大也仅仅是铁皮船,而不是铁船。霸王号冲向虬髯客时,红拂女一声尖叫,随后晕厥在李靖的怀中。

    崔嫣见此,咬牙切齿道。

    “活该。”

    随后被李崇义拍了一巴掌后,安静的趴在李崇义的肩膀上,等到这霸王号碾碎虬髯客的破铁皮船。钱欢一点都不担心李靖会做什么突然袭击,宝林和葱就是为了看着他留下的,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抵挡一时足矣。

    面对庞大的霸王号,虬髯客竟然没有退缩。这让钱欢等人一阵奇怪,刘仁愿更是有些不解,他虽没有与虬髯客打过交道,但也听说过他的彪悍。刘仁愿对霸王号充满了自信,继续向前推进。

    钱欢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但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抬起另一只手挠挠头,有些烦躁。这时扛着崔嫣的李崇义突然扔掉崔嫣,对着刘仁愿大吼。

    “撤,快撤,他手中有火药。”

    海风吹散了李崇义的提醒,落在刘仁愿的耳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快。

    作为聚缘凯隆指挥使的李崇义在长安小有名气,刘仁愿以为李崇义看出了什么,告诉他快些行军,下令一百人转动螺旋桨,霸王号缓缓提速,身在慧武号上的李崇义气的一拳砸在甲板之上。

    拳头砸在甲板上传出一声闷响,这时钱欢在回过神来,那虬髯客手中有火药这事儿,他竟然给忘记了。钱欢下令打旗语,命令刘仁愿撤退,但为时已晚。

    霸王号与铁皮船之间传来一声轰响,随后两船之间的海面上竟然燃起一片大火。跗骨之蛆一般的火油,就是霸王号也不敢轻易沾惹,毕竟不是完全的铁船,刘仁愿下令后退,并派人运来沙子扑灭船头之火。

    虬髯客在铁皮船头哈哈大笑。

    “这还要谢谢慧武侯的火药啊。”

    刘仁愿一听,随后摆出一副幽怨的样子看着钱欢,只不过距离有些远,钱欢看的不清楚,但还是能知道刘仁愿大概的样子。一时间钱欢尴尬不已,幸好没有什么伤亡,不然得亏就死。

    一旁的李靖却得以的摸了摸下颚的胡子,似乎对虬髯客的这种表现十分满意。钱欢怒视李靖大骂。

    “你得意个什么劲儿,李靖我告诉你,如果虬髯客走了狗屎运胜了,那么死的就是大唐的子民。”

    海面上的火势渐渐减小,刘仁愿以牙还牙,用火药热情的招待虬髯客。铁皮船愣是没退,而是甲板上的人全部撤离,留下一块抱着铁皮的甲板有人刘仁愿轰炸,虬髯客今日就没抱着活着的想法离开。

    火药轰炸在铁皮这等死物上能起什么效果,刘仁愿十分头疼,这虬髯客如同乌龟一样缩进壳中任由攻击不还手,但刘仁愿却不敢贸然进攻,谁知道虬髯客在侯爷那里搜刮了多少火药,稍不小心就是失去优势。

    两船僵持,刘仁愿不在使用火药,而虬髯客剩余的火药也只够一击之力,他在等待机会。

    承乾号上的李泰叹了口气。

    “刘仁愿轻敌了,这鲨鱼已经散了。”

    李承乾皱眉看着海中,发现这片海域内当真没有一条鲨鱼了。慧武号上,李靖皱眉道。

    “要小心水下啊,刘仁愿这几年仰仗着火药与船只的威力成名,但还是年轻了些。”

    钱欢双手交叉,咬着两只手的大拇指沉思,他没准备提醒刘仁愿,倒是要看看刘仁愿如何应对水下的突袭。

    “如果这一次我那兄弟胜了,你要如何?”

    “让张亮带兵过来剿灭他。”

    李靖再一次沉默,怀中的红拂女渐渐苏醒,李靖看着水面上飘来的木板微微失神。

    海面上对峙的两艘战船中,霸王号似乎沉不住气了,刘仁愿下令进攻,已经僵持了一个时辰,后面还有观战之人,万不能丢了侯爷的面子。可刘仁愿下令前进时,霸王号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刘仁愿再次怒吼。

    杜荷在从船舱跑到甲板,大口喘气。

    “刘仁愿,后方的螺旋桨似乎被什么东西啊卡住,无法转动。”

    公输闻皱眉,指着刘仁愿大声质问。

    “你没派人检查水下?”

    刘仁愿的额头已经留下汗水,一时的大意让虬髯客钻了空子,他曾注意过水下,鲨鱼成群,他便安心,可他却没想到虬髯客的这一场以火药竟然吓退了鲨鱼,趁此机会对船体动了手脚。公输闻冷哼一声,小跑钻进船舱。

    这不是单单刘仁愿一人的表演,这艘船也是杜荷,李崇真,公输闻三人的心血,得意之作。

    看着打出进攻旗,却原地不动的霸王号,钱欢叹了口气,李泰指着霸王号破口大骂。钱欢在想是不是把李崇义交给季静折磨一番,有些飘了。

    公输闻透过琉璃看向螺旋桨,之间螺旋桨中几十根鱼枪稳稳锁住,无法转动,公输闻气得大骂刘仁愿这个傻蛋钱欢是怎么看上的,但此时骂人不能解决问题,可此时本根没有办法拆除那些鱼枪,因为他透过琉璃,看到几只海中巨兽在水下游荡。似乎对霸王号有进攻之意。

    但公输闻对此早有准备,推动机关杠杆,齿轮声传出,随后沉入海下的船体射出十几只鱼枪,重伤海中巨兽,但螺旋桨还是无法解决。

    海面上虬髯客的铁皮船已经开始绕着霸王号缓缓转动,似乎在找一个恰当的位置进攻。铁皮船要比霸王号小的很多很多,运作灵活,可巨大的霸王号转身十分困难。

    轰。

    再一次轰响传来,霸王号右侧受损十分严重,但却没有伤到根本,虬髯客看着巨大的缺口不由叹气。钱欢这家伙的确有两下子,只不过当初让他跑了。霸王号出现缺口,钱欢看在眼中,可钱欢有些奇怪为何虬髯客没有像他进攻,而是想办法摧毁霸王号。

    李靖轻声开口。

    “他知道我在你的船上,为了不辱我李卫公的名声,不愿与我相见。”

    钱欢不得不佩服李靖和虬髯客的兄弟之情,十几年未见,还能这般替他考虑。可越这样钱欢心里越烦,站起身抬起右边指向又方。

    “宝林,用手丢火药,给那只看了半天热闹的倭寇船撵走,踏马的,老子现在心烦,一个倭寇的长公主得瑟什么。”

    当钱欢第一次登上霸王号的时候,公输闻就暧昧的告诉钱欢刘仁愿给他拉了一个皮条,而且是倭寇的长公主。但钱欢对倭寇实在提不起什么好感来,起初想让你们瞧瞧大唐的威力,如今颜面尽失还看什么。

    尉迟宝林哎了一声,抓起火药用火折子点燃,某族了力气丢向倭寇船支,可就算尉迟宝林再有力气又能丢出多远。

    八尾忧希见此嘴角浮现冷笑,这让身旁的侍卫预冷,虽然是冷笑,但长公主多久没有如此了。

    “钱白泽?不过如此,撤退,以朝拜天可汗为由进入大唐,学习大唐礼仪文化,之后派人去那个无主荒漠查看,看能否有我诿国一席之地。”

    倭寇船队渐渐撤退,钱欢的心情好了一些。这时霸王号上一声怒吼传来,这是两个人的齐吼。

    “真当打不过你这孙子?刘仁愿你退下,公输闻准备好,揍他。”

    李崇真与杜小二的怒吼钱欢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不过这霸王号还有秘密武器?

    龟派气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