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TXT下载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运,这是公平的!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运,这是公平的!


    本来五百家派门鏖战三天,最终决出赢家,时间固然是绰绰有余,但进度不该如此之快,可是现在多了九尊府这个近乎开挂的超强悍派门的存在,并无抗手,解决对手不过弹指片刻,自然大大的加速了资格战的进程。

    正是因为这样的氛围,除了九尊府之外,其他的门派基本人人带伤,各个疲累得几乎走着路都能睡过去。

    本来各门派还寻思好好的修整一晚,恢复一下状态,备战明天,谁知当天晚上,云扬一声令下,九尊府首度采取了主动出击。

    一夜之间,将现存的派门又再毁灭了六十多家,进攻路线几乎就是从广场这一头,一路横扫过去,武者濒死之瞬的惨叫声响了整整一夜。

    及至第二天清晨,有七个门派的人满脸灰白,主动退出。

    至此,现存的资格战派门还剩下不到三十家。

    不足本来十一之数的派门在这巨大的广场上,显得异常寂寥。

    所有被屠灭的门派与主动退出的门派,他们的帐篷随着他们的败亡弃权,第一时间消失不见,简直比那些消失尸体血流还要更加神异。

    自始至终,云扬接连动用神识观测,诸相神通感应,却没有发现任何力量威能在此境操控或者主持比赛的痕迹,似乎这一切,完全就是这一座山自发而成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这……貌似是太高端了一点,至少是超出云扬当前的认知范畴!

    第二天下午。

    三十家门派,锐减到十一家,至于到了晚上,就只剩下六家。

    第三天清晨。

    此境中参与天运旗争夺战的所有门派,就只剩下了最后两家。

    九尊府,狂刀门!

    两个门派彼此对峙。

    狂刀门此番资格战,共计来了三十五人,一路战斗到现在,还活着的,仅余十七人,前前后后十八人已经葬身在这里,亡者已愈半数。

    而剩下的十七个人,也是人人带伤,伤痕累累,疲累得无以为继,几乎都抬不起手来了。

    云扬带着弟子们鱼贯而出,默默地注视着对方。

    相比较于狂刀门的状态不佳,九尊府所有人等浑身上下的衣服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活像是刚刚洗了澡换了衣服。

    看到九尊府方面的人如是来到,感觉着九尊府强大的气势,火山爆发一般地战意,对面的狂刀门的掌门一声惨笑,眼泪都流了出来。

    “九尊府,犀利至此,果然厉害,当真了得!”

    狂刀门掌门乃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他两眼留恋地看着自己身边的门人弟子师弟师妹,惨然道:“我们狂刀门,为了今日这一战,卧薪尝胆二十七年……”

    “往昔我们与苍梧门对上之时,还曾屡占上风,本以为这一次天运之战,可以夺到天运旗乃是意料之中,情理之事,想不到……强中自有强中手。”

    他看着云扬,干净利落的说道:“勉力为之不过送死,愚蠢至极,此役我们认输了!云掌门,你们不会赶尽杀绝吧?”

    云扬与史无尘等人都没有隐藏自己身上的气息,己身那强大的气势,首度齐刷刷地发散出来,对方亦是高深修者,如何感应不到。

    这等巨大的实力差距,即便己方不曾减员,实力万全,仍旧是远远不及,如是差距,岂是拼命就可以弥补的!

    不顾后果的与之对战,当真不止是送死,而是愚蠢至极,当真就是蠢死的!

    “诸位一路好走。”云扬和煦的说道:“兄台说的哪里话,我们的初衷就仅仅是为了天运旗而已,既然胜负已分,你们主动放弃,我们怎么会过分逼迫,彼时江湖再见,自有一份交情”

    对方凄惨的笑了笑,留恋的看着这巨大的广场,喃喃道:“天运所在,天运所在啊……”

    突然猛地喷出一口腥红的鲜血,挥手道:“认输,走!”

    话音未落,魁梧的身子就此扬天栽倒下去。

    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在这一瞬间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今日之后,狂刀门……封山百年!期许百年之后,后世子孙犹有出类拔萃者,再动此心吧。”

    狂刀门的人眼中含泪,留下这一句充满了苍凉的话语,被五重山异力直接送了出去。

    至此,整个一层大广场,就只剩下了九尊府的人手。

    云扬负手而立,思绪悠远。

    良久良久后才喃喃自语道:“天运,天运!”

    然而身后却闻一片欢腾!

    “我们胜了!”

    随着狂刀门的弃权,此境的天运旗资格战告一段落,落下帷幕,对战广场范围边缘的白雾终于又有所变化了,渐次翻动,极迅速的凝聚出一条往上的通路。

    一朵白云自云扬等九尊府众人眼前飘过,就像是在引路一般,随即便徐徐地往前飘去。

    情知己方因为大获全胜而得到异相指引的九尊府众人尽皆喜笑颜开,高兴地往那条路上走过去。

    唯有云扬在不期然之间,生出莫名怅惘之感,但脚下仍旧随着众人动作,往前一步步行走,脑海中却蓦然响起来狂刀门掌门临走时候,那苍凉而绝望的声音。

    “天运,天运!”

    还有那充满了无望的眼神,整个狂刀门,上下所有人等尽皆木然乃至心死的目光。

    以及……倒落在自己九尊府众人刀剑之下,那越来越多的……堆积如山的尸身遗骸。

    “无尘,你认为,什么是天运?”

    史无尘与洛大江等人正在随着云扬往前走,心下尽皆欢愉,不意却听到这一句突如其来的问话,一下子楞住了;这个问题,如何回答?根本就是没有标准答案好么?

    云扬一脸淡淡的笑着,仍旧闲庭信步一般的往前行走,又道:“你是否觉得,这天运的争夺过程……太过残酷了呢?”

    云扬此问一出,非止史无尘,九尊府一众师长尽皆陷入沉默,并无一人作答。

    片刻之后,洛大江轻轻地吸了口气,沉声道:“老大是觉得,此役之中死的人太多了么?”

    “就是有这种感觉,之前专心克敌制胜,未曾思虑更多,对阵更是丝毫不曾留手,唯恐留下隐患,可是现在想来,我等纵然问心无愧,却仍旧不免血腥太过。”

    洛大江的声音愈发的低沉了:“关于感官此点,我与老大你的想法有所差异,就此役而言,我还真没觉得哪里残酷,更加没有觉得有不公平的地方。正相反,我感觉,这很公平!”

    史无尘随即微微点头表示认同:“是啊,此役过程虽然血腥残酷,但骨子里仍是公平,不过优胜劣汰,汰弱留强,那些知机的门派,早早弃权即得抽身,勉强继续的,都是抱了万一的指望,便是取死有道,与人何由?!”

    云扬默默地点头。

    铁擎苍貌似也来了兴趣,喟然道:“我也觉得很公平!此役于根本而言就是武者之间的竞争,不管残酷与否,最起码是给予了一个竞争的机会,同时还有放弃的机会,可进可退,哪里不公平了。”

    “甚至在我的理解认知中,世间事,无不是天运流转的缩影。世俗界王朝争霸,为了帝王之位,一路血腥的争竞下去,一将功成枯骨盈山不过寻常,一代帝王登临天下,因为他成就霸业的过程中死的人,又何止是十万百万?无论修途前路之争,江山霸业之争,各行各业之间的争竞,无不是争。这是争天运!”

    “可惜钱多多那胖子不在此地,否则他一定长篇大论的宣称,商家商战同样的残酷至极;虽然未必有尸山血海浮于表面,但个中的阴谋算计勾心斗角只会更胜一筹?就为了能够将别人踩下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出卖,欺骗,讹诈,甚至武力威逼……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不能出现的。”

    “再想深一层,即便是最普通的平凡人,为了能够在这世上活下去,谁不是费尽心思,苦苦钻营?然而太多太多的钻营,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达到既定目的。要说不公平,那些人那些是岂不是更加不公平。很多人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到了人生顶点。比如帝王之子,比如公侯之后,比如巨富之子……普通人奋斗一生,连这些人的脚底板都够不着。”

    “所以普通人的世界,看起来安静祥和,危机不显,但所谓的没有危险,也就等于是更加的公平不在!公平从来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去争去夺的!”

    “天运旗之争,虽然充满血腥残酷,赢了也未达止境尽头;输了却是性命荡然,但存在有这样一个平台,提供你去争去拼命的途径!而不是还未拼过,就不得不认命!”

    洛大江此际也是深有感触的说道:“纵使明知希望渺茫,微乎其微,但是所有人仍旧不舍这点希望,你赢了,你就有!你输了,你就什么都没有,只因为你能力不强,运道不足,那来的不公平!”

    “或许世人用世俗眼光看江湖人,会觉得这帮人太傻!人活着才有后续,才有将来,留着命干点啥不好?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为了所谓的不能吃不能喝的天运旗,死好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太傻了。”

    “但是,真的傻么?”

    “各自追求不同,傻不傻的,见仁见智而已!”

    “别人用钱去争,用权去争,用情去争,用智谋去争……而武者,用命去争。代价不同,所获取的,自然也就不一样。”

    “用钱用权用谋……争竞到最后得到的无非就是钱权地位……而我们武者用命争,争来的,

    是前路,是天运。活着,就是运,犹有前路,死了,就是命,中道夭折。何来残酷云云,更加没有公平不公平。”

    “站在普通人立场看武者,残酷,不可理解,但站在武者角度看武者,只会觉得……情理中事,有什么大不了?不过如此。大家都一样,拿命去拼,仅此而已。”

    史无尘冷飕飕的加了一句:“修途素来崎岖难行,不拿命去拼,又要用什么去拼?别人都在拼命,咱们却妄想不用命拼,能拼得过么?”

    史无尘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哈哈大笑,唯有云扬仍是沉默了一下,顿了一顿猜到道:“玄黄界武者都是这么想的么?”

    铁擎苍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当然……玄黄界,强者为尊,一切都以实力说话……老大,难道你尽不是这么想的么?”

    云扬呵呵笑了笑,没有再接口说话。

    要真说起,云扬还真不是这么想的;出身天玄大陆的他,总觉得玄黄界一切,都与天玄大不相同,与自身亦是许多格格不入。

    事实上有很多时候,云扬都在思量一个问题:这么多素不相识的江湖人,就为了争竞一个名额,说杀就杀了,说死就死了。有些素不相识的武者,就为了一句口角,然后一条命就报销了……

    云扬一直感觉,这样是不是太过于极端了?真的有必要么?

    虽然此役于云扬而言,比其他人更有许多收获,那么一大票的因果之气入账,在在表明了那些个死者绝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无辜,甚至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但是——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手底下哪能全然的不沾染因果?

    随便一个稍微有点儿名气的江湖人手上,未必就灭有百上千的人命吧?

    很多是非恩怨,并非只是因为正邪之争。

    甚至以自己论之,纵使这一路走来,秉持初心,为国为家,然而陨落的在自己上的许多他国兵士,又岂是寥寥数字,当真算下来亦是骇人听闻。

    所以云扬才时不时的喃喃念叨:天运,天运……

    这并非是对天运的渴望,而是对天运的迷惘。

    但此刻听到史无尘等人一说,再看到这些门派为了天运旗这样不顾生死的去拼,去博;云扬隐约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并不是自己优柔寡断,而是……这整个玄黄界,所有武者,人人都是这样,整个氛围就是如此,何论其他!

    千军万马过一条独木桥,每三年,也不过只有寥寥数人能够获得机会,能够去到另一个阶段。其他人,不是在桥上被杀,就是要被挤下桥去,那些认命弃权的,在保住性命的同时,却也相当于此世武道前路终结,再难有后进!

    所有人只能如此残酷,也只有如此残酷,才有再进一步的余地。大家,都早已经接受这个现实:这,就是武者的命运。

    既然你选择了要比平常人拥有更强的力量,那么,这些拼搏就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此事说开了大抵也就是如此,仅此而已。

    ……

    云扬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微笑着喃喃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感觉到自己心中轻松了许多,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

    …………

    <其实这一章后半章,不该写;武者就是这样的江湖;玄黄界就是这样的存在。只是最近好多人在说我写的太残忍了;云扬如何如何太残忍等等,而且节奏被慢慢的带动。

    这样也好,这一章,公平,为玄黄界定个位。

    推荐一本书《我有一棵异能树》挺有趣的,大家可以去瞅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