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宗明天下TXT下载 > 宗明天下 > 第1416章 身为家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16章 身为家主


    “爹,”李咏琳有些不安的要说什么,可没等她说完,就听李泰元又道:“所以,我今日要当着众人之面,以家主之身,向拯救全族的大功臣道谢!”一边说着,他弯腰对李咏琳行礼。

    李泰元当然知道自己对女儿行礼很不合礼仪,甚至有违纲常,但他还是要这样做。她女儿当初被休回家受了委屈,家族中人却多有对她冷嘲热讽的,就连他都因为担心族中大事对女儿的关怀不够。可他的女儿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仍然尽力为家族谋划,又冒着危险离开苏州府去京城求救,整个家族的产业,家族十数人的性命和家族的未来,都是她挽救回来的。他觉得只有身为族长的自己当众对女儿表示感谢才能聊表谢意,就不管不顾的行起礼来。

    “爹!”李咏琳马上站起来避开他,不敢受这一礼,同时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爹,你这是做什么,女儿岂能受爹爹的礼!”又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忙弯下腰要扶李泰元起来。

    整个院落内也哗然一片。李泰元让自己的女儿上席面已经让人非常惊讶了,可李泰元竟然又做出了更加让人惊讶的事情。全场数千人一时间都惊呆了,呆愣愣的坐在原地。

    但随即,场内仿佛火山喷发一般,滚滚声浪响起。无数人与坐在身边或认识或不认识,或熟悉或陌生的人大声议论起来,似乎要靠说话派遣心中的惊讶。

    “我还是想错了。我本以为李泰元让女儿上席就已经够令人惊讶,会让大家议论半个月,但现在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李泰元。他对自己的亲女儿行礼,足够整个江南议论大半年的,甚至十几年以后还会有人提起。”李行孝大声喊道。

    “是啊,是啊。”李行检也拍着胸脯说道。

    不过他很快就关心起了别的事情:“李泰元适才说大女儿是他们李家的大功臣,看来这次李家能够绝处逢生,就是她起了作用。此事非得京中的高官才能翻过来不可,看来这个高官是她的熟人。”

    “莫非,……”李行检很快想到了与尚铭一样的事情。他嘴上不敢说出口,在心中说道:‘以后李家得罪谁都可以,万万不能得罪她。’

    场中的聪明人不少,在逐渐冷静下来后,都想到了这一点,人人都在心中暗道:‘以后万万不能得罪了李家这位姑奶奶。’

    看着脸上浮现出恍然大悟神情的宾客,李家众人心中又羞又恼。同李泰元坐在一桌的人当然都是李家嫡支或旁支的话事人,当然都知道真正出手帮助他们家的人是谁。可公主是后台之事除非已经隐瞒不住了,不然他们家是绝对不会吐露的;可不说实情,在场宾客又必定不会相信李咏琳没有出卖色相,他们李家女儿的清誉都会受到影响。李家众人不由得对李泰元与李咏琳父女恼怒起来:‘李泰元你让李咏琳上席也就罢了,竟然当众说她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又当众要对她行礼,伦理纲常都不顾了,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李咏琳你也是,也是读过书懂得道理的,当初李泰元让你上席的时候,怎么不推脱?难道李泰元还能违背你的意思?’

    可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抱怨,面上丝毫也不敢露,都弯下腰要将李泰元扶起来,同时劝道:“大哥/大伯,天下间岂有做父亲的对女儿行礼的道理?你这样做,恐怕要折三侄女/三妹的寿数,快起来快起来!”

    “她有贵人保佑,福寿必定在我之上,我岂能折了自己女儿的寿数!”李泰元仍说道。可他虽如此说,但腰上原本紧绷的力忽然不使了,在族弟与侄子的搀扶下站直身子。

    又过了好一会儿,待在场宾客都安静下来,重新坐好,李泰元继续说起来:“自然,这次我李家能够渡过难关,也有家族内部团结一致,无人屈服于那几个人的缘故。这也无暇细说,可我李家各处产业的伙计,也大多与我李家共渡难关,即使被威逼、被严刑拷打也不背叛我家。他们既然对得起我李家,我李家也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老路,”他看向旁边桌子上坐着的一位脸上还带着伤痕的人说道:“为了搜集对付我李家的证据,你因是数家店铺的管事,被那狗知府抓去,严刑拷打,甚至双腿都被打断了,手指都被夹断了,后背没有一块好肉。又在监牢里被关了一个多月,背上的肉都成了腐肉,生了蛆虫。……”

    “但即使如此,你也不背叛我李家。我李家只是个商户人家,不是士大夫,但也懂得做人的道理。你为我李家做到这种地步,我要是再薄待了你,还算是个人么!”

    众人听到这番话,都有些动容。一个人受到这样的折磨,真是生不如死了。可这个叫做老路的人仍没有背叛,即使在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动容。而且众人纷纷想着:‘我手底下,可有这样的下人?’

    “大老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岂有下人背叛主家的道理。”被叫做老路的人说道。

    李泰元却不搭理他的话,径直说道:“老路,你管着的那几家店铺,以后都是你自己得了!我再给你黄金一千两,城中三进的宅院一套。我还听说路满庭(老路的儿子)今年十八岁,尚未成亲?我的二女儿今年十四岁,就许给他!”

    在场宾客又都惊呆了。老路这样被折磨,还是被官员折磨却仍不背叛,大家都知道当然应当重赏,可这样重赏还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大老爷,……”老路赶忙推辞。可李泰元坚决要给他重赏,他实在推脱不得,只能接受了。

    之后李泰元又说了许多话,其中包括对所有没有背叛的伙计的厚赏,包括种种热热闹闹的庆贺,等等。可众人在经过了开头的几个刺激性消息后对这些已经麻木了。包括开饭后的美味珍馐,除了小商户因从未吃过而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其他人都思索起以后应当如何对待李家,以及李咏琳。

    大家思索的结果高度一致,于是就见到所有宾客在宴饮结束,告辞离去的时候神态更加恭敬,而且特意同李咏琳告别,但只说一句话,并不多说,并且严守礼仪。内堂的女宾客出来时,更是亲热的拉着李咏琳的手说话不已,离去前多半要送一件东西。李咏琳推绝了一些礼物,但有的实在不好推绝,只能接受。很快,她身上就没有能装礼物的地方了,就连身后丫鬟的衣服都满了。

    “李老爷。”丹墨来到李泰元面前,恭敬的行礼说道:“小人多谢李老爷款待。”

    “我只希望以后听不到你说这句话。”李泰元冷冷地说道。

    “……,小人与犬子本就是不速之客,能得到李老爷如此招待真是铭感五内。”丹墨丝毫不在意他的嘲讽之语,继续说道。在将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完后,他又用充满后悔之意的眼神看了李咏琳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带着儿子离开李府。他儿子丹青生似乎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总算他还识相,若是他敢对三妹说一句话,我就让下人把他和他儿子扔出去!”李孝行冷笑道。

    李泰元正要说什么,就见到李行检、李行孝兄弟已经走过来,笑着对他行礼道:“多谢李老爷款待。今日这饭菜我们兄弟可从未吃过,有些菜甚至只是听说过,都没见过。要不是李老爷的款待,我们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吃到。真是多谢李老爷了。”

    “这可不敢当。二位的前程远大,将来这点儿饭食岂会放在二位眼里?我只不过是占了二位年轻的便宜而已。”李泰元微微行礼,笑道。

    “怎么不见成老兄?莫非是因在京里受了折磨,生了病?”他又问道。

    “李老爷,若是旁人,我们兄弟定然说是家父生了病;可既然是李老爷问,我们可不敢用这样的虚言欺瞒。”

    李行检说道:“家父虽然因在京里坐牢时间长了些,身子较为虚弱,但还不至于无法来参加宴饮。主要是分署里新来的穆县尉,是个才从国子监结业不久的书生,又只在镇江府的警察署历练过半年,还是个书呆子,觉得身为官员,参加治下的百姓的宴饮有贪腐之嫌,因此不来。你说他只不过是个正八品官儿,哪里就有这么多忌讳了?”

    “可不管怎么说,穆县尉不来,家父也不敢来,只能托我们兄弟来参加宴饮,聊表寸心。”

    “哎呀,我给忘了。成老兄升任录事,还未恭贺。李孝行,你马上去挑一份礼物,明日我亲自去府上恭贺。”李泰元道。

    “可不敢让李老爷亲自上门恭贺,礼物我们兄弟带回去便好。”李行检道。

    “这可不行!”李泰元道:“礼物让你们带回去像什么样子!明日我一定亲自去府上恭贺。”李行检与李行孝兄弟推脱不得,只能答应。他们又说了一会话,李行检与李行孝兄弟才告辞而去。

    李泰元站在自家大门口恭送了好一阵,才将所有的宾客都送走。李泰元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嘀咕一句:“总算将客人都送走了。”随即招呼儿子李孝行与女儿李咏琳扶他回去。同族兄弟子侄对他行礼后也各自返回各自的院落。不过有一部分人也出了府。他们原本住的院落因靠近前院被拆迁了,一时半会儿搬不回来,只能仍住在外面。

    “爹,您今日怎能当众对女儿行礼?”李咏琳仍然想着这件事情。

    “你是咱们李家的大功臣,我如何对你行礼不得?”

    “爹,你还是女儿的爹爹呢。”

    “这不一样。若是不在众人面前对你行礼,若是不让旁人知道这次咱们家渡过难关全凭你,父亲就觉得对不起你,整个家族都对不起你。”

    “可父亲还是疏忽了。这样一来,你的名声估计不太好听,不大好说亲了。你才这个年岁,可不能守寡。看来只能在外地给你找一个合适的丈夫了。”李泰元又有些惋惜的说道。

    他对李咏琳行过礼后,忽然就想到了这点,但也已经没法将自己说过的话收回,只能心中暗暗想着补救的办法。

    “就算一辈子再也不嫁人,也没什么。”李咏琳只是淡淡的说道。再找一个丈夫,未必不会与丹青生一样。若是遇到这样的人,她宁愿自己过一辈子。

    “你怎么能孤独终老。父亲一定要为你找一个好夫婿。”李泰元道。这个年代不嫁人没有孩子的女人结局几乎没有好的,他的女儿怎能这样。

    李咏琳心知此时无法劝服父亲,只能闭口不言。但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李咏琳与李孝行扶着父亲回到自家的院子,返回自己的寝室倒头便睡。不仅李泰元又忙又累,李咏琳与李孝行也都忙坏了累坏了,此时实在只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