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推理小说 > 劫天运TXT下载 > 劫天运 > 第三千七百八十七章 :无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千七百八十七章 :无猜


    我将剑丝探入了花苒的脉络之中,在游走了一瞬后,就发现她的身体状态有点糟糕,所以忍不住皱起眉,看来这张镇云对她确实没有半点怜惜的,竟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解封被我搭桥用来阻挠的脉络,这导致了她有不少脉络竟直接给冲破了,也因此而有了一些不可逆的损伤。

    发现这一点,我也没有再顾虑肌肤相亲的事情,手很快搭在了她的脑门上,反正这一次花苒是昏迷的状况,脉络也已经给我用天一道搭桥解除了张镇云设下的限制,所以她身体里的剑气并没有破体而出。

    “怎么?”子阳真一边炼化寿元之宝,一边是关切的问起来,一群的老伙计同样把目光都投了过来。

    “有些麻烦,我用来接驳其道统脉络的部分,刚才被张镇云所破,如今有剑气乱走,导致了她的脉络竟有不少被自己所践伐破坏,现在恐怕要恢复成原来的面貌,非常困难了。”我当即说道。

    “人会不会有事?”子阳真连忙问道。

    “倒也不至于,不过想要修复会原样,几乎不可能,恐怕还会掉落到下三境的程度,终身不可修炼。”我苦笑道,这种不逆可的损伤一旦重启,立即就会源源不断的滋生剑气,导致她身体又恢复成原样。

    “唉……”子阳真叹息一声,脸上全是悲哀:“这孩子……上天给了无上潜质,却无福承受……真是可惜呀……夏道友,若是能够活命,你看看该如何就如何吧……”

    “倒也不至于,就是不知道子阳道友对于门户之见如何待看?”我连忙问道。

    “门户之见?我们一门……倒是没什么门户之见……只要不是佛门亦或者魔道的道统……”子阳真诧异的看着我,立即问道:“莫不是夏道友打算将花苒打回原形,重新入你门下,修炼你的道统不成?”

    “这……倒是不用的,我天一道与诸道兼容性极好,本身功法和单独能力也并非特别的强,不过却擅长与其他道统配合,从而获得远比以往更强大的能力,我只是想要以天一道道统接驳她脉络的缺失断裂,从而达到恢复原先修为的程度,甚至更上一层楼亦不奇怪。”我当即说道。

    “哦?还有这等道统?可否让老夫一观?”子阳真好奇的问道,而其他的老仙也都全停止了密议,全都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也没什么藏珍的,把从出道到至今,经过了无数次修改和完善的天一道道统法门拿了出来,给几位老仙观阅,让他们进行品评。

    这些老仙都是活了上千年,拥有丰富知识的存在,有些对脉络了解也远非寻常,好比乾老道,当时就是靠他和子阳真等配合才探查出了花苒的脉络,这样的存在要说他不懂道统是不可能的。

    这些老仙一看之下,全都脸上带着沉凝,而这子阳真毕竟年纪最大,要不是自己年迈,甚至还有机会冲击天道境,此刻率先看完说道:“此天一道法门虽然简要,却颇具神奇,真可谓人人能修,我算是知道为何天一道会如此的团结了,怕是你天之境里的仙家,无不是修此等大有裨益的辅助道统吧?”

    “嗯,确实,它就是一套辅助融合其他道统的辅助道统,所有无论是一种道统还是两种道统,都修炼无碍。”我当即说道。

    “真是另觅蹊径,在我们都想着如何保持道统之洁净,修炼之专一,强化其坚韧的时候,夏首领居然想到以这样的道统使得大家都能够受到恩惠,也怪不得短短的这数十年间,新天之境收拢了三大势力的边境仙民,却凝聚力如此的强大了,我也不怕说,原来道盟和其他两大势力,怎可能会轻易将人才输送天之境?必有其目的而已,而且若非是送出了好酒好肉而不见回头,道盟发难时间绝非是如今,可能是再过几年,等边民渗透到更高层,把握还更大一些。”范不命感慨万千的说道。

    “你苍南中枢,莫不是送去了不少的边民,却没有策反成功?哈哈。”修鱼兰玉大笑问道。

    “呵呵,苍南中枢隶属中央,又怎么会干这种事,只不过案子到了我手中,略知一些罢了,这天之境在纳取人才上,甚至比化仙者都厉害。”范不命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被坑了。

    “去了天之境,人人皆修天一道,又岂会没有归属感,况且这一套天一御法,简直是典范,似乎还融入了旧天之境的御法,如此一来,多少仙民去,都不可能再回头了。”楚玉堂也不禁酸溜溜说道。

    “可不止是这般,天之境资源丰厚,坐拥六神天,虽然这些年给其他势力搜刮不少,对内可没有半点含糊,用计之深,足让其他势力汗颜了,夏首领若是不统一原仙者之势力,其他人怕也无法,更别说张镇云那欺下之人。”上官卓佳说道。

    “此等功法若是可修复小徒脉络,别说是让小徒学了,就是让老夫学都可以!”子阳真顿时拍板说道。

    我点点头,其实我给他的选择可不多,毕竟从一开始救人就暗含陷阱了,要么加入我天一道,要么就只能坐等悲剧,我总不能什么好处都不拿只为博取点虚名吧?总得给天之境打下坚不可破的基石,这才是我救人的目的所在。

    要修复花苒的脉络确实很复杂,好在接驳搭桥脉络的手术是我强项,之前靠着这个可救了不少人,现在先把花苒救起,早晚她也会成为天一道的一员。

    过了不多时,在我理顺了花苒的脉络后,她终于幽幽转醒了,起来后,自然是一脸的生无可恋,仿佛给整个世界抛弃了似的。

    不过大家并没有这个时候难为她,因为还需要让她冷静一段时间来消化这段时间的创伤,否则现在就想强行改变她的心境,恐怕只会产生逆反心理。

    子阳真已经炼化这寿元之宝七七八八了,双目变成了全黑的状态,不过一群老伙计都是心中耐受力极强的人,倒也不会去关注是否自己的伙伴变成化仙者,毕竟为了活命,所有老仙恐怕都会只有这选项。

    我看他太过引人注目,将一枚原仙丹交给了他,让他恢复成原仙者的模样。

    “想不到,老夫没有死,只不过却是另一种方式重生,诸位道友,如今老夫可是化仙者了……唉,大家虽然近在咫尺,实有云泥之别。”子阳真叹息说道。

    “子阳道友说的什么话?一日为友,一生便是兄弟。”范不命伸出手拍了拍子阳真的肩膀,不过这下手的时候,显然是凝滞了下,而子阳真也本能的怔了怔,这些老仙。

    一个比一个都鬼,这种保命的本能,可不是说互为兄弟就信得过的,化仙者和原仙者,还有着几千年沉淀下来的差异和生死冲突!现在大家不一样了,哪还能跟以前一样‘两小无猜’?

    “不……不错,正是如此。”楚玉堂尴尬说道,而余有风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却看着子阳真神色复杂。

    “毕竟寿元之事无小事,为了活命,也是只有这选择了,习惯了……就好。”上官卓佳也不得不宽慰道。

    其实,又有哪个老仙不这般?

    我当然了解他们的想法,而这样的状况,正是让他们密议难决的一个突破口,所以我主动问道:“诸位恐怕不知道,天之境为何不愿意按照与三大实力约定攻打化仙者世界吧?”

    :。手机版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