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狼与兄弟TXT下载 > 狼与兄弟 > 【3180】大战前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180】大战前夕


    “好的!”电话那边紧跟着就挂断了,赛亚松这个时候抬头“你也听见了,现在放了我妻子。”赛亚松表情平静,盯着对面的维奈“维奈,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维奈这个时候笑了笑,看着赛亚松面前的匕首“现在你有一个选择,要么是你死,要么是她死,来,拿着匕首,抹开自己的脖颈,快一点,这一次,只有三秒钟的时间。”维奈这一句话,说的赛亚松当即就不吭声了,他看着对面已经近乎失去控制的维奈,赛亚松刚想说话呢,维奈突然之间拿起来匕首照着赛亚松妻子的小腹处就是一下“三!”跟着他再次把匕首对准了他妻子的脖颈。

    “住手!”赛亚松这一下就着急了,他吼了一声,从面前就把匕首拿了起来,他的呼吸也是明显的加速了,对面的维奈这个时候有些肆无忌惮的笑了“二。”

    赛亚松妻子小腹处的鲜血已经染透了衣服,她看着对面的赛亚松,眼神充满了无助,她根本没有办法挣扎,她轻轻的再摇头,赛亚松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了,很快,维奈从边上喊了一声“一!”这一刻,维奈整个人似乎像是一头野兽。

    他直接就把匕首举起来,照着赛亚松的妻子就要招呼,赛亚松这个时候叫吼了起来“不要!”他一边叫吼,一边直接就把匕首举起来,对准了自己的脖颈“我自杀,我自杀!”维奈的眼神疯狂“自杀还他妈的不快点!快点!马上!”

    赛亚松盯着自己的妻子,一脸的不舍,片刻之后,他也是认命了,随即,他挥舞起来了匕首,就在这个时候,赛亚松的妻子突然之间就动了,她突然之间像是个疯子一样,抬手照着自己侧面维奈的眼睛上面奋不顾身的就戳了上去,与此同时,赛亚松也动了。

    维奈也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子这个时候居然敢这样做,但是眼睛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也丧失了理智,他下意识的冲着赛亚松妻子的脖颈处就抹了上去,赛亚松的妻子抬手就抓住了匕首,鲜血瞬间流出,随即维奈一把就把匕首抽了出来,冲着赛亚松的妻子身上接连两刀,再他第三下还没有招呼上去的时候,赛亚松从前面已经冲了上来,他愤怒的攥着手上的匕首,叫吼着就扑到了维奈的面前,抬手就照着维奈的脖颈处就招呼上了,维奈这一下直接松开了赛亚松的妻子,自己抬手一挡,赛亚松的匕首刺到了他的小臂处,他反手照着赛亚松就是一下子,赛亚松一侧身子,维奈的匕首也刺到了赛亚松的肩膀处,随即两个人直接就打斗在了一起。

    但是赛亚松显然不是维奈的对手,没过几招,赛亚松就被维奈一脚给踹倒到了地上,维奈这个时候一只眼睛里面都在往出流血,他只睁着一只眼,猛的往前大跨了两步,照着刚要起来的赛亚松的小腹处,又是一脚,赛亚松被踹的岔气儿了,彻底也是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维奈一脸的愤怒“狗日的!”他从边上叫骂了一句,随即抬手挥舞起来匕首,照着赛亚松的脖颈处就刺了上去,赛亚松再地上蜷缩着身体,眼看着匕首下来了,赛亚松往边上挪,但是维奈毕竟现在是一只眼睛看东西,有了一些偏差,这第一下匕首刺进了赛亚松的上臂,他随即弯腰抬手一抓赛亚松的脑袋,往地上“咣!”的就是一声,赛亚松这一瞬间天旋地转的,维奈跟着按住了赛亚松的脑袋。

    他整个人都骑在了赛亚松的身上,他把自己手上的匕首举了起来,冲着赛亚松的脖颈处就刺了上去“去死吧!一切为了圣战!”他一边叫吼着,一边就把匕首刺了下去,此时此刻的赛亚松,是真的没有任何的还手的机会了,眼看着匕首要刺下来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之间就扑了上来,整个人就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赛亚松的脑袋,维奈的匕首刺进了这个身体当中,随即他看了眼赛亚松的妻子,他拔出匕首,一把就把这个女人推到了边上,再一次的举起了匕首“去死吧!”他叫吼着刺了下来。

    “嘣!”的一声清脆的枪响声音传出,维奈手上的匕首直接就被打掉了,接着泽楷冲上来,抬手一下就招呼到了维奈的脑袋上面,用力一推,直接就把维奈给推倒了边上,再侧面,又冲进来了好几个人,再房间里面直接就把维奈给按倒在了地上,控制住了,维奈从边上还在叫吼,还在挣扎,但是显然他一个人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泽楷看着地上躺着的赛亚松,还有侧面的赛亚松的妻子,他转头直接就叫吼了起来“叫救护车,快点,救护车!!!”整个房间里面的人瞬间都混乱了,赛亚松强忍着疼痛,不管不顾的从地上就爬了起来,他翻身看了眼自己的妻子,此时此刻,自己的妻子身上的鲜血,已经染透了她的洁白的睡衣。

    赛亚松起身就把自己的妻子抱在了怀里面,他想要叫吼,但是却叫吼不出来声音,无尽的哀伤,他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他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妻子,看着这满身的鲜血,完完全全都是一处无从下手的样子的,很快,她怀里的女人,缓缓的抬起手,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男人的脸颊,声音已经十分的虚弱“从我十六岁跟你的那一天开始,你,你再我眼里,就是无所不能的,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棒的男人,我,我爱你”

    赛亚松的妻子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来了这一句话,她的嘴角挂着一抹笑容,轻轻的抓住了赛亚松的手,然后,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赛亚松抱着自己的妻子,哀伤至极“不,不,不要!!!”他叫吼的嗓音已经完全沙哑了,泪水顺着眼角就滑落,就在这一刻,赛亚松整个人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白色,和王赢头顶的白发,几乎一模一样,泽楷一行人这个时候也都傻眼了,大家都愣住了……

    索萨平时的居住地,就是再他的军营内的,再他的军营内,有一处独门独院的小别墅,索萨平时就在这里生活,办公,现在就在索萨平时居住的这幢小别墅,门口的位置,几个身影站在那里,手持武器,正在巡逻着周围,再院子里面,也有不少人再巡逻。

    这些人全都是师秦特种部队的下属,再别墅内的一楼也站着不少人的,这些人现在也无一例外的都在翻来翻去的,二楼一共有一个小厅,还有五个房间,索贡现在已经出现在了这里,他坐在小厅的沙发上面,正在喝茶,师秦,还有几个师秦的下属,也都在二层,师秦正在指挥着这些人,搜查整个二楼,周围依旧是乱糟糟的。

    其实现在索贡就是再搜查自己的哥哥的资产,毕竟打仗是需要钱的,而且赛亚松这次动手,确实是太突然了,他们之前也没有做任何的准备,也没想到赛亚松敢突然之间翻脸,所以说实话,还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得现在开始马上准备,打仗不是小儿科,要筹备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他们很清楚,这一次战斗绝对是一场持久拉锯战,现在这社会,打架都是再打钱,更别提打仗了,他们需要足够多的金钱,一方面购买他们的自己的战备物资,另外一方面,还得尽可能的买通各级人员,官员,而且就算是他们的那些联军,也不能指望他们出太多的资金的,基本上也都得他们哥俩来,也得给那些联军足够多的好处,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没准的,如果他不给好处,这些人再被赛亚松给收买的话,那就麻烦了,其实这么多年,索萨索贡两兄弟积攒的财富已经富可敌国,但是真到打起来的时候,索贡现在心里面还是有点没底,这种时候,金钱是真正的身外之物了,这一次如果不打赢,那他们这钱留着也没有用了,但是索贡自己的金钱也是有限的,军费开支太狠了,他也肉疼,而且现在这么突然的情况发生,他们手上的流动资金,也就是现金,就格外的重要,毕竟他们再国内的银行账户,都已经连着金圣会的钱,被一起冻结了,所以如果把索萨的钱在拿在手里面,哪怕只能拿到一部分,那对他来说也绝对是一种很大的支持。

    所以他第一时间跑到索萨这里来,他和索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用说,但是关系再好,索萨的所有财富也不可能都让索贡知道的,只能知道一些就差不多了,再好的兄弟也不可能连对方有多少钱都知道啊,索贡现在也是急需钱,所以选择了自己亲自来这里,然后再想办法从索萨的家里面搜索,能找到多少就找到多少,这么多年了,他了解自己的哥哥,自己哥哥的财富,绝对再自己的财富之上,所以他现在才这么着急的从这里的找寻,而且,再钱的面前,很多人都会暴漏本性,现在索萨被控制了,那他这幢房子,这军营里面有权利进来的人不少,他也害怕有人再他之前,把索萨的钱财卷走,这种事情是很可能发生的,当初金圣会的那个事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血蟹他们的把兄弟,一样卷走了他们的钱,让金圣会极其狼狈,所以他只能率先自己来找寻,现在金圣会这边,财务这方面也是一点都指望不上了,毕竟金圣会都自顾不暇了。

    但是毕竟是藏钱的地方,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的,他们这群人再这里已经找寻了好久了,都没有找到,地方肯定是不会错,因为这是索贡的父亲给指出来的地方,肯定不会有问题,索贡的父亲八十多岁了,平时也一直住在索萨这里,现在索萨出事了,索贡的父亲和索贡他们都是一个想法,那就是得救人,而且得先把钱拿出来,可是现在也联系不上索萨,他们就只能自己找了,索贡的父亲虽然还在,但是他已经不过问军中事情几十年了,专心养老,现在再整个军营,他连一个心腹都没有了,这事情也挺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