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霜寒之翼TXT下载 > 霜寒之翼 > 250 说客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250 说客


    “说谎!”成长到白河和费拉厄克斯这个体型,声带中释放出的音量足以盖住几座冰川,隔了老远听到白河编排着萝莉金龙的N种吃法,苏丽娜小脸气鼓鼓的,用一种谴责的视线盯着白河:

    “霜寒之翼先生,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彰显不出你的强大。”

    白河嗤了一声,看了看老银龙。

    老银龙抱着两条小龙飞进战场中央尚算和平的空隙,他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显得累得不轻。

    白河心中颇为,暗想这个家伙莫非是年老了肾虚,以致体力不济?

    一阵风声带着喊杀声和咆哮声靠近,白河和费拉厄克斯皱起眉头,就看到老银龙的屁股后面飞来黑压压地一大群蓝龙,看着这群蓝龙的架势,再对照一下老银龙身上的狼狈,不难猜测老银龙在拯救萝莉的过程中和这群蓝龙发生了一些冲突。

    白河看着这群不请自来的蓝龙,颇为摸不着头脑,倒是艾蕾莎看着领头的雌性蓝龙,极为不满地咆哮一声,怒斥起来:“贝茵卓拉!你这个小贱龙!竟然也敢来捣乱?!”

    “什么叫做捣乱?!我是来帮助我的偶像的!”蓝龙哼了一声,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白河,眼睛里露出小星星一样的光芒,扑了过去:“霜寒之翼大人抱抱!”

    她‘嗖’地一声飞了上去,身后的侍卫抬起爪子捂住眼睛,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但见这条蓝龙一把抱住白河的尾巴,开始蹭来蹭去。

    “RUA?”白河脑袋宕机了一下,哆哆嗦嗦地把尾巴抽了出来,紧紧地抱了起来,看着这个一脸狂热的蓝龙:“这……哪来的荷尔蒙过剩的蓝龙啊?我是有节操的龙!你乖乖站好,不要乱动。”

    “咳,霜寒之翼大人。”蓝龙侍卫忍不住上来,颇有礼数地开口:“贝茵卓拉小姐没有恶意,我们确实是来帮助你与费拉厄克斯先生战斗的,刚刚颇为遗憾,我们没能阻止这条银龙抢走你留在那里的战利品。”

    这话说得侍卫自己也是颇为汗颜,白河带着大队人马莽上去之前把金银萝莉藏在了一个山洞里,两个萝莉变不回龙形态,有没有什么高阶法术在身,自然无法远走,便被尾随在后的蓝龙群堵了个正着。

    贝茵卓拉看着这两条小龙,心中也是颇为生气,但是却没有像艾蕾莎那样生出杀机,一脑子言情小说熏陶,她知道直接把这两条龙杀了多半会大大地得罪霜寒之翼,之后的逆推大计就没戏了。

    金银小龙瑟瑟发抖地被这条蓝龙盯了半个小时,差点弄出心理阴影,幸亏贝亚罗及时赶到,作为一条巨型银龙,在突然袭击的情况下从一群最大不过成年龙的蓝龙群中救出两个小不点,虽然不算容易,但也不算困难。

    贝亚罗抢了苏丽娜和克丽丝就跑,一群蓝龙在后面穷追不舍,就变成了眼下的这一幕。

    白河斜眼看了眼一脸痴迷的贝茵卓拉,只觉有些发凉,吩咐那条蓝龙道:“又是想要生蛋的母龙吗?算啦,现在不计较这些,既然是来帮忙的,那就找地方打架,打完了金龙,咱们好好论功行赏,现在快把这条母龙牵走,这表情太奇怪啦!”

    “霜寒之翼大人,我不要报酬也可以!”贝茵卓拉双目放光地喊道:“让我蹭一蹭你的尾巴。”

    蓝龙侍卫脸一黑,慌慌张张地冲同僚使了个眼色,七手八脚把贝茵卓拉拖了回去,然后转身告罪:“霜寒之翼阁下,不要放在心上,我们殿下只是,过于崇拜你而已。”

    “噫!那是崇拜的表情吗?”白河抹了把汗,看着这条体型偏小的母蓝龙,不知如何心里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那副表情仿佛在某种电视剧上见过,有种似曾相识的惊悚感。

    他看着这个颇有礼数的蓝龙侍卫和行动有素的蓝龙群暗暗惊奇,这群蓝龙倒是挺正常,但为什么这个母蓝龙画风如此诡异?

    蓝龙七手八脚地把贝茵卓拉拖了下去,站在第二层的白龙群一侧,另一边的艾蕾莎看着贝茵卓拉,嘲笑起来:“哈哈,看你那副发蠢的模样,我就知道霜寒之翼大人一定不会看上你的。”

    “老女人你得意什么呀?”贝茵卓拉挣开侍卫的爪子,张牙舞爪道,又用刚刚那种表情看着天上的白河:“现在霜寒之翼大人并不能接受我的热情,只要我诚心诚意,持之以恒,霜寒之翼大人迟早有一天会接受我哒!你这个满脑子坏水的老母龙,霜寒之翼大人才不会欣赏你呢!”

    艾蕾莎怒吼起来:“贝茵卓拉,现在我没工夫找你的麻烦,你以后走路的时候最好小心点儿。”

    贝茵卓拉伸伸舌头,战场上的气氛突然松弛下来。

    看着银龙怀里揣着的两条小龙,费拉厄克斯脸上的狂喜表情,大大地松了口气,点了点头:“不胜感激,贝亚罗贤弟。”

    他道完了谢,又盯住了白河,龙脸上露出了清晰的恼怒神色。

    气氛再次凝固起来。

    因为银龙突如其来的搅局,下层的战斗并未中断,但是高空上的战斗却短暂地陷入了停止,双方不约而同地想要观看一下事态发展,眼下这事情结束,白河来了生力军,金龙群也毫无惧色——一群银龙不知何时从四面飞来,问清情况之后,也加入了战场。

    战争并没理由结束,白河巨大的身躯左右盘旋着,眯眼看着费拉厄克斯。

    战斗仍要持续,然而面对再次冷静下来的老金龙,白河不得不开动脑筋,寻找新的方式制造战机。

    下方的短兵相接正式进入了有来有回的节奏,大致就是耐力条无限的超级战士应对人海战术式的车轮大战,金龙麾下的战士们采用的战术成功将战斗拖进了膀胱局阶段。

    龙群在空中对峙着,长时间的战斗让双方默契地选择了休战,加上上方敌不动我不动的白河和费拉厄克斯,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僵持。

    “两位,能否暂停战斗,听我一言。”

    战场中心的贝亚罗视线在一条条龙身上扫过,开腔打破僵持。

    “嗯?”白河看着这条老银龙,终于想起来这是条熟龙:“你是贝亚罗?我见过你,你是赛德丽的叔叔,这么说这个银龙小姑娘就是你的孙女了?她可真是可爱。”

    克丽丝冲着白河做了个鬼脸,贝亚罗的心情却不那么轻松,他看了看白河下方的贝茵卓拉和艾蕾莎,又严肃地冲着白河说道:“很感谢霜寒之翼阁下您并没有因为敌对立场迁怒于后辈,依在下看来,这场战斗继续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不知霜寒之翼阁下以为然否?”

    费拉厄克斯奇怪地看着贝亚罗,死伤惨重的部下让他也开始怀疑自己挑起这场战斗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但是战争到了这一步,显然没有结束战争的理由。

    “意义?没打完的战争当然不存在意义!”白河咆哮一声:“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俯首认输?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让我的战士的鲜血白流?”

    “霜寒之翼阁下,您发起战争的目的,不外乎解决威胁与宣示武力,按照现在的战局来看,费拉厄克斯兄长的军队是你无法完全解决的,至于宣示武力,相信今天一战之后,安塔斯大地之上不会再有任何存在轻视你的权威,这场战斗继续下去,仅仅是白白流血而已。”贝亚罗严肃地说道:“或许你认为您的计谋和力量足以战胜费拉厄克斯兄长,但是费拉厄克斯大人想要撤退的话,您……能够阻止吗?或者,你觉得你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达成这个目的呢?”

    “哼!”白河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

    他并没有出言否认,诚如贝亚罗所言,即使这条金龙陷入了劣势,白河想要战而胜之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论起力量体型体能等指标,白河还是逊色许多,敏捷的凸出优势和施法能力的微弱胜出,不足以逆转力量对比,只要金龙做好防御,玩个防守反击战术,白河也无可奈何。

    如果金龙想跑,白河也是无法阻止,次元锚空间锁之类的东西,能够封锁到的空间规模不足这条金龙一个滑翔穿越的距离,同样精通施法的金龙也未必能够让白河的法术暗算成功。

    白河与金龙的力量比例处在这种不尴不尬的局面上,谁想要彻底弄死对方,都是不太现实的。

    或许凭借先前在费拉厄克斯肩膀上制造的神力创伤,白河能够短暂地占到优势,不过凭借着权杖和头环,白河看到那个创伤上的神力痕迹渐渐被消磨,虽然仍未能愈合,却已经不再流血,重新恢复了行动力。

    “我看你们是怕了!”艾蕾莎突然开口:“现在就谈起了逃跑的事情,金属龙,你想用这种懦弱的言辞消磨我们的战斗意志?!霜寒之翼大人,让我们加一把力,击溃他们吧!”

    “如果我没有认错,这位女士,您的父亲应该是南方的洛西塔斯国王,你就是绿海最小也是最特殊的那位艾蕾莎公主,对吗?”贝亚罗凝视了一阵艾蕾莎,问。

    “听说‘银白之风’贝亚罗博闻强识,是金属龙族中最卑鄙的情报贩子。”艾蕾莎哼了一声:“我没见过你,你就能够猜出我的来历,果然名不虚传,怎么?认出了我的来历,想要跟我攀交情吗?抱歉,我爸和金属龙有仇。”

    “哪条彩色龙与金属龙之间会没有仇恨?反过来说,又有哪条金属龙会没有彩色龙的仇人?”

    贝亚罗喟叹一声,又转向另一侧的蓝龙:“那么这位女士,您应该就是死亡沙漠的赛达莉亚主母的小女儿贝茵卓拉小姐了?那个地方对于我们银龙一族来说气候有点恶劣,不过我还是恭喜,您的母亲最近在蓝龙一族的族会中胜出,成为了死亡沙漠蓝龙一族的名义首领。”

    “我妈一直都是首领!有没有这个名义都是。”贝茵卓拉骄傲地挺起了龙头:“对了,我妈和金属龙也有仇,你不要想要搞挑拨离间的把戏,霜寒之翼大人是我的偶像和精神恋人,我会倾尽我的一生忠诚于他的!”

    蓝龙侍卫呻吟一声,掩住了额头。

    “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霜寒之翼阁下,现在这里聚集了五色龙的蓝龙、绿龙、白龙,以及金属龙的金龙、银龙,如果这场战争再持续上几天,费拉厄克斯兄长大人的铜龙盟友就会到来,当然我并不能确定某些放荡不羁的黄铜龙赤铜龙兄弟会不会管这个事情,但是青铜龙毫无疑问会参与进来;这样,巴哈姆特陛下和提亚马特陛下的相当一部分优秀子孙就聚集在这里了,牵扯到的不仅仅是金龙一族中力量最强的族群,还有蓝龙、绿龙的最强大势力。”贝亚罗看着艾蕾莎、贝茵卓拉和白河,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白河眉头微皱,喝问。

    “您希望在这场注定血流成河的战斗之后,北地掀起一场金属龙族和彩色龙族的全面战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