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TXT下载 > 末世小馆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蜡炬成灰泪始干(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七十九章 蜡炬成灰泪始干(上)


    燕回山。

    小山坡上满是诱人的幽幽酒香,不浓烈,并在纳香红豆的作用下渐渐稀薄。

    林愁神清气爽的从厨房里走出来,

    “开始供应早...诶诶?人都哪儿去了?!”

    昨晚上还停在山坡上一大堆车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一辆,穿山甲号。

    黄大山倚在右手边的篱笆墙下面刷牙漱口,顺便拿猪笼草君巨大的叶片抹了一把脸——整个燕回山上的客人除了他之外就没有敢这么干的。

    擦完了脸,黄大山用力一扯把那片叶子直接薅了下来,扔给脚边翘首以盼的小毛牛。

    目测这是该猪笼草三十米以下藤蔓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新长出来的。

    猪笼草君整个儿哆嗦了一下,呲着无数张巨大的嘴巴就楞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了,非常窝囊。

    林愁:“......”

    真的,林愁真的不是心疼猪笼草,当然也不是心疼流通点。

    堂堂林老板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反正叶子对它们来说顶多是个摆设,并没有太多的价值,有和没有区别不大。

    主要燕回山周围一圈儿的猪笼草叶子全被撸了个干净,除了光秃秃的藤蔓就只剩下无数张巨大、獠牙狰狞的嘴巴,一动起来简直群魔乱舞——要是胆儿小的家伙第一次见这诡异的场面估计都得吓一裤兜子屎。

    咱可是良民...

    正经饭馆!

    这样真的好么?

    黄大山打着哈欠走过来,

    “你开始做饭的时候人就走了,那不得干活儿养家糊口么。”

    “平时怎么没见这帮人这么积极,”林愁嘀咕,“话说你不是要和老白他们出去干一票大的么,怎么还不去?”

    黄大山嘿了一声,

    “什么时候去不是关键,关键是信息,信息懂么,只有掌握了情报才不会走空,这都什么年代了,不讲究在荒野上胡乱晃悠碰运气喽~”

    林愁:“!!!”

    年代?半个月前你们不还都是这么干呢么...

    林愁无奈道,

    “饭菜好了,糟鸡醉蟹青稻米粥,鸡是榛鸡蟹是青蟹,鸡一百蟹五十,论只,自取,到柜台划卡。”

    山爷连连点头。

    林愁把菜价写在小黑板上往那一杵,抱了只大螃蟹坐在门槛上心不在焉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一辆车开进院落,陈青俞胡雅乐和宋青云三人从车里下来,和林愁打招呼。

    宋青云恢复的不错,生龙活虎的样子,一下车就吸着鼻子说,

    “糟货?这酒糟味儿错不了,糟的什么?”

    黄大山直接装了一盆螃蟹,往门口一蹲头也不抬道,

    “糕!”

    陈青俞小夫妻二人:“......”

    宋青云一点没在意,

    “黄酒糟啊,要是有红酒糟那味道才棒呢~”

    两分钟后,门口蹲着的又多了仨人,以及一条狗。

    四狗子甩着舌头口水淋漓的往地上一滚,张大了嘴巴等着。

    这些人掰下来的蟹壳鸡骨头丢到它嘴里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舌头一翻,通通消失。

    不过吃了几口之后四狗子就不太感兴趣了,它的最爱依然还是藏在地底下的白尾鼹鼠。

    宋青云人长得特别帅气,吃起螃蟹来却是狼狈至极,螃蟹的油膏汁水流四处乱飞,一点也不像是在海上长大的家伙。

    “嗞...真好啊,螃蟹好肥!”

    胡雅乐说,

    “榛鸡特别不错,清清淡淡,酒香味全浸在鸡肉里,这个脆脆的鸡皮我太喜欢了。”

    陈青俞却不满了,

    “大早上的就吃这么素的怎么吃的饱?吃不饱怎么看热闹,我又不是兔子只吃草...老板我要求加菜!赶紧的,瓜子板凳矿泉水,肘花烤肉大腰子通通上来~”

    林愁:“呵呵,信不信我把你腰子给揍出来?”

    陈青俞从心道,

    “咳咳!我吃这就行,挺好的,特别好。”

    宋青云瞪眼,

    “啥,你说这是素的?!”

    陈青俞咧嘴,又莫明的高傲起来,说,

    “白肉皆素菜,红肉才是荤腥,懂什么~”

    “......”

    你小子怕不是对荤素的定义有什么奇怪的误解吧?

    陈青俞给出很中肯很从心的评价,

    “这螃蟹弄得不错,腌的时间肯定不短吧,滋味挺足的!”

    林愁懒得理。

    还能说什么呢,感谢狗哔系统,感谢冰风箱。

    没多会,司空就到了。

    “哟呵,蛮热闹啊——不过你们都蹲这干嘛?难道是今儿蹲着吃打折么...你别说,这么多人蹲在这啃螃蟹还怪有气势的。”

    司空公子一脸兴致勃勃,也抱着一碗粥加入了这个行列。

    无论是醉蟹还是糟鸡,他这种体质都不宜吃,尤其是大早上,所以很克制的选择喝粥。

    司空说,

    “昨儿你在哪,没找见你啊。”

    “回基地市了,你找我有事?”

    司空脸一怂拉,本来就惨白的脸就没血色了,简直病气上头,

    “嘿...可不是我找你。”

    “啥意思?”

    一声咳嗽,又一个人上山了,

    “咳,司空公子,很早啊。”

    来人是沈大儒。

    司空一见沈大儒,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无以复加了。

    “呵呵,沈...老师,早。”

    林愁一头雾水,

    “老师?你这演的是哪一出?还有你!”

    司空和沈大儒都不说话。

    陈青俞嗤了一声,乐颠颠的,

    “啧啧啧...话说司空公子啊,区区不材的在下恰好知道一点内部消息,要不我来说?”

    他自己就是来看热闹的,而且也不介意给大家当一回解说。

    兴趣即乐趣嘛,人人都有。

    司空长长的叹着气,拍了拍林愁的肩膀,

    “林砸,我对不起你啊...你坑苦我了啊...”

    林愁:“???”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司空豁出去了,嚷嚷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等会儿,不对啊,这事山爷也知道,这货没跟你说?”

    山爷嘴里的蟹钳掉在草地上,

    “呸,病秧子你可别冤枉人啊,我知道什么了我就知道了——再说了,那不是你们让我保密的么!”

    黄大山盘腿大坐,斜睨沈大儒,

    “啧,这就是你找来的老师?”

    “就说你们年轻人啊,办事儿忒不靠谱,老小子自个儿还孤家寡人呢,能教个鬼?”

    沈大儒涨红了脸,

    “你你,读书人的事那怎么能叫孤家寡人呢,那叫——”

    黄大山接口道,

    “传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