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山海八荒录TXT下载 > 山海八荒录 > 第五章 薪木召引古灵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章 薪木召引古灵


    “噗嗤!”

    墨绿色的藤剑急速抽出,血水飙扬,一头硕大的黑面豪猪哀嚎一声,踉跄冲到阿光跟前,一头歪倒在泥浆中。

    “阿真,这下子祭品够了,我们又能召唤一次古灵啦!”阿光回过头,欢喜地向后方的支狩真挥动藤剑。

    支狩真身罩麻衣,背靠枯树,病怏怏地坐在沼地的岩石上,对阿光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阿光,你也需要练剑的资源,别再浪费到我身上了。”

    “再试一下嘛,古灵神通广大,总会有办法的!”阿光拽住黑面豪猪的前腿,拖到支狩真跟前,熟练地拔下獠牙,割下脑袋,再剖开肚皮,挖出血淋淋的心脏,又从边上的篾筐里倒出亮闪闪的矿石、粘着淤泥的药草、几颗晒干的野狼头和心脏,堆成一团,用豪猪血绕着外围淋了一圈。

    “阿真,来吧,这次一定能行!”阿光伸手去扶支狩真。

    “我自己来。”支狩真右手抓牢骨剑,以剑尖撑地,勉强站直身。突然间,他内腑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两腿一软,摔倒在地,污浊的泥水溅得满头满脸,连骨剑也甩了出去。

    “阿真!”阿光立刻扑上去,扶住支狩真。

    “阿光,我自己来。”支狩真喘着气,竭力挣开阿光的手。

    “我可以帮你啊!”

    “你已经帮得够多了。”

    “没关系的,阿真,我们是亲人啊!”

    “我们是亲人。但我们不是一个人。”

    两人对视了一下,阿光松开手,怔怔地看着支狩真双手刨地,后背拱起,像被斩断躯体的蚯蚓,痛苦地往前蠕动,一点点接近骨剑。

    金色的余辉下,少年抓住骨剑,摇摇晃晃站起来的背影如此黯淡,却又像发着锐利的光。

    阿光脚步动了动,又缩回来,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青藤软剑。

    支狩真拄着骨剑,步履蹒跚,半天才走到祭品前。阿光赶紧从腰囊里取出火石,打着了,在一块干木柴上引燃。木柴取自天河界随处可见的薪树,它们的树干结满眼睛般的树疤,枝密似网,交叉相连,五角形的金色叶子状若星星。一经点燃,即可与神秘的古灵沟通。

    “哔啪——”细小的火苗窜出,舔动薪木,一缕绯红色的烟袅袅升起,像一条妖艳起舞的蛇,向上盘绕。木柴不时爆出金闪闪的火星,浓郁的奇香飘散开来。

    阿光远远地退开。

    “游荡在天地间的古灵,请遵循薪木之火的指引,至吾之所,取吾之祭,应吾之求……”面对摇曳的火焰,支狩真缓缓念出鲤人的祷词。

    “蓬!”火光突然大盛,猛烈腾空,空气像透明的水波一样晃动。一头异物从虚无处钻出来,发出奶声奶气的尖叫声。

    它的上身形如孩童,长着苹果般的小脸蛋,红润而饱满,大眼睛圆溜溜,水汪汪,雪白的耳朵又尖又长。下半身是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半空扫来扫去。

    “烦死了,人家还在玩过家家呢。”古灵瞥了一眼支狩真,皱了皱粉嫩的鼻子,猛地一吸,把流出来的两条亮晶晶的鼻涕吸回去。

    此前召唤出来的古灵各式各样,千奇百怪,支狩真倒也不觉异常。他指了指地上:“游荡天地的古灵,这些是我交易的祭品。”

    古灵匆匆扫了一眼,小手在鼻子前拼命扇动:“好臭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这些鲤真是死脑筋,难道就不会换点有趣的祭品?比如会说话的布娃娃啦,香喷喷的小肚兜啦!喂,你贼眼溜溜,乱瞅什么?”它狠狠瞪了支狩真一眼,这个鲤人看自己的眼神非常古怪,从上到下,逐寸审视,像在给猎物剥皮一样。

    支狩真垂下眼睑,重复了一遍:“这些是我交易的祭品。”

    “好了好了,人家耳朵又不聋!”古灵不耐烦地张开嘴,一个幽深的气涡旋转而出,不断扩大,矿石、狼头、心脏……纷纷卷入其中,古灵用力一吸,气涡向后收缩,转动着投回口中。

    支狩真目光一闪,这是术法?还是天生神通?

    “说吧,你想要交换什么?”古灵无聊地抖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快点快点,我还要回去玩过家家呢。”

    支狩真道:“我凝结剑胎时,吸入了日光,所以——”

    “又是一个胡乱吸取大日金光的蠢鲤!”古灵发出“咯咯咯咯”的嘲笑声,“不死就算万幸了,还想治伤?我可没有这种灵丹妙药哦。”

    “连治愈的方法也没有?”

    “没有没有!”古灵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反正我没听说过。”

    支狩真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就交换炼体的丹药吧。”

    “阿真?”阿光忍不住叫起来,支狩真对他摇摇头。

    “早说嘛,浪费时间!”古灵伸手捏住鼻孔,“噗嗤”一声,擤出两条亮灿灿的鼻涕,随手甩到支狩真跟前,“用一缸水化开,早晚泡澡一次,连续七天就行。”

    不等支狩真再说,古灵大尾巴一扫,扑向虚空,转瞬消失不见,空气如同波纹缓缓荡开,继而恢复平静。

    “阿真,你换炼体的药做什么?”阿光急切地跑过来,地上的两条鼻涕迅速凝固,变成两截黄白色的软膏,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药味。

    “阿光,这是给你用的。”支狩真望着古灵消失之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就在刚才,他施展神锁诀的挂锁之法,悄然在古灵体内挂上一丝精神烙印。只要这头古灵出现,他就能凭借这把“精神锁”,准确找到对方。

    “阿真!我不着急的,你的伤才最重要……”阿光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支狩真忽然打断了他:“阿光,古灵未必是看得见、摸不着的生命。不然的话,它们从哪里来?”他指了指地上的软膏,沉吟道,“依我看,古灵是一种可以在虚与实之间转换的生灵。”

    阿光一脸茫然地看着支狩真:“我听不太懂哎。”

    支狩真笑了笑:“不早了,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哦,好!我们明天继续打猎。”阿光小心地收好软膏,背上篾筐,极力放慢脚步,跟着支狩真往回走。

    “阿光,以前有鲤捕获过古灵吗?”

    “啊?”

    “以古灵为祭品进行交易呢?”

    “啊?”

    “阿光,你的剑法有点缺陷。软剑追求的是变化,比如你刚才击杀黑面豪猪时……”支狩真转开话题,单手比划着说道。阿光立刻分了神,挥动藤剑,兴致勃勃地跟着比划起来。

    “就是这样。”支狩真看着阿光手腕转动,抖出一团团剑花,微微一笑。

    当古灵由虚转实,出现在祭品前的那一刻,应是击杀它们的最好时机。

    那才是最珍贵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