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金融弑猎者TXT下载 > 金融弑猎者 > 第683章 尾盘反抽必有妖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83章 尾盘反抽必有妖


    “这里是交通广播实时路况,受稻香园桥北侧主路出口车多的影响,万泉河路近京方向车行缓慢,玉泉路香山路北向南方向有事故,后撤注意避让。西二环复兴门桥北侧主路入口有事故,影响外侧车道车辆的通行……这里再插播一条最新路况,知春路东向西内侧车道出现了一起交通事故,请大家选择绕行。”

    知春路。

    吴知霖站在走廊里,手里拿着手机聆听着交通广播的路况信息播报的同时,目光瞅着窗外那拥堵到几乎一望无垠的车流。神情虽然貌似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淡然,但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吴知霖的食指尖正频繁的在手机壳上轻轻敲打着。

    忽然,操盘室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紧接着毕佩琳迈步走从里面走了出来。

    似乎毕佩琳在找什么人,左右瞅了瞅之后表情微微有些失望。

    “还没来!”吴知霖小声冲毕佩琳说了一句话。

    毕佩琳一愣,扭头看了眼靠在窗畔的吴知霖,只见她缓缓从双耳间拿下雪白色的耳机之后,探头冲着窗外瞅了瞅。

    下意识走到了吴知霖身旁,毕佩琳扭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瞬间咋舌道:“外面怎么堵的这么厉害?”

    站在一旁看着窗外情况的吴知霖,扬了扬手机冲毕佩琳徐徐说道:“内侧的车道有事故,看样子应该是茬死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吴知霖小声问了句:“他……还没到是吗?”

    “还没来!”毕佩琳一撇嘴,哼了一声说道:“还说要睡懒觉,这下好了吧……外面都堵成万里长城了!”

    本来毕佩琳也是只是气鼓鼓的吐槽一句,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站在一旁的吴知霖微微一怔,凝神瞅了眼毕佩琳。

    而此时,毕佩琳跟本没注意到吴知霖的身子微微往后仰了几度,身子靠在窗畔的栏杆间的时候眼睛里在一瞬间闪过一丝酸意。

    沉吟了片刻,吴知霖悠悠问道:“睡懒觉?刚才你不是说他在大盘崩盘,银种子酒砸盘的时候来吗?你可没说他要睡懒觉。昨天……你们俩住在一起了是吗?”

    前半句话如果说是狐疑,那后半句吴知霖问的则小心翼翼,似乎他想表现出自己的轻描淡写。

    就算是一个再怎么粗心大意的女人,在某些方面某些时候也会变的比狐狸还要精明三分。

    歪头看了眼吴知霖,眼光中闪出一丝得意的毕佩琳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有些腼腆的微微一笑。

    恰在此时,杨牧野从操盘室里探出头冲毕佩琳和吴知霖二人有些焦急的问道:“这马上就要开盘了,李炎今天真的不来了?”

    吴知霖寒着脸哼了一声,冲杨牧野反问道:“你们俩不是好兄弟吗?他来不来我还没问你呢……你倒好,竟然还先问起我来了。”

    无缘无故就被怼了一句,杨牧野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忒冤枉了。本来自己就是好心好意的了解一下情况。

    吴知霖哼了一声,扭头冲毕佩琳说道:“时候不早了,该看你了。”

    “我?”毕佩琳一脸心虚的用手指了指自己脸颊咕哝道:“我觉得你进去更合适吧?”

    “我?我去当然也不是不可惜,不过昨天晚上我又没和李炎在一起。既然他让你来,足以证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了。你现在应该为了他……”吴知霖这话本来是几句充斥着醋味的矫情。

    然而,毕佩琳却一脸认真的重重点了点头,如同慷慨就义的战士一般冲进了操盘室!

    吴知霖楞了楞,满脸愕然的看着操盘室的大门忽然回了神般快步追了进去。

    王启凌和王启华兄弟俩坐在办公桌前正小声窃窃私语的嘀咕着什么。吴皓虽然就坐在他们俩人身边但整个人都如同个不在状态的“饿货”一样。这种状态的吴皓分明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他的人坐在操盘室里,谁也不知道他的灵魂和心到底在不在此间。

    杨牧野看了眼毕家大小姐之后,小声嘀咕道:“您可算进来了,那个李炎到底去哪儿了?昨天的事儿难道他就那么在乎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牧野发现毕佩琳竟然没搭理自己。眉头一皱刚要接着说话,只见吴知霖推门也走进了操盘室。

    操盘手们早早的就已经就位了,他们相互小声交流以及做着最后的准备。

    吴知霖驻足观察了一下情况。正好也听见了杨牧野冲毕佩琳说的话,随后她不着痕迹的走到了毕佩琳身后,用手肘悄悄推了下站在身旁的毕佩琳轻声道:“该你说话了,怎么进来就哑火了?”

    “我……我说什么啊?”毕佩琳小声冲吴知霖问了一句。

    “李炎怎么安排的你就怎么说啊!你问我怎么说?”吴知霖有些气恼的小声回应了一句。

    轻轻吐口气,毕佩琳似乎沉稳来一下情绪之后。朗声冲操盘室里的所有人大声说道:“稍后银种子酒会开始下跌,而且今天的跌幅会很大。所以大家一会开盘之后就陆续把手里的股票都抛出去,一股都不要留下。”

    王启华本来没太在意毕佩琳在说什么,但是最后几句话却牢牢的把他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你说什么?银种子酒暴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启凌诧异的瞅了眼毕佩琳之后,目光瞬间回到了自己哥哥王启华身上。

    “暴跌?那应该怎么办?”王启华耐着性子,冲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开盘就开始着手卖出,能卖出多少就卖出多少!然后……”毕佩琳还没把计划说完。就听王启凌满脸不屑的打断道:“我先不发表意见,姑且不论对错。你告诉我咱们手里这么多筹码,真要是抛售引发出什么恐慌抛压的极端情况,你想过到时候会有多可怕吗?。”

    王启凌这一席话虽然说的有些含含糊糊吱吱呜呜,但主要的意思毕佩琳还是听懂了这样一句话。

    “能卖多少卖多少,在最后时刻咱们的筹码一股不留全都抛出去!”

    ………………抗一会盗…………………………

    “这里是交通广播实时路况,受稻香园桥北侧主路出口车多的影响,万泉河路近京方向车行缓慢,玉泉路香山路北向南方向有事故,后撤注意避让。西二环复兴门桥北侧主路入口有事故,影响外侧车道车辆的通行……这里再插播一条最新路况,知春路东向西内侧车道出现了一起交通事故,请大家选择绕行。”

    知春路。

    吴知霖站在走廊里,手里拿着手机聆听着交通广播的路况信息播报的同时,目光瞅着窗外那拥堵到几乎一望无垠的车流。神情虽然貌似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淡然,但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吴知霖的食指尖正频繁的在手机壳上轻轻敲打着。

    忽然,操盘室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紧接着毕佩琳迈步走从里面走了出来。

    似乎毕佩琳在找什么人,左右瞅了瞅之后表情微微有些失望。

    “还没来!”吴知霖小声冲毕佩琳说了一句话。

    毕佩琳一愣,扭头看了眼靠在窗畔的吴知霖,只见她缓缓从双耳间拿下雪白色的耳机之后,探头冲着窗外瞅了瞅。

    下意识走到了吴知霖身旁,毕佩琳扭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瞬间咋舌道:“外面怎么堵的这么厉害?”

    站在一旁看着窗外情况的吴知霖,扬了扬手机冲毕佩琳徐徐说道:“内侧的车道有事故,看样子应该是茬死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吴知霖小声问了句:“他……还没到是吗?”

    “还没来!”毕佩琳一撇嘴,哼了一声说道:“还说要睡懒觉,这下好了吧……外面都堵成万里长城了!”

    本来毕佩琳也是只是气鼓鼓的吐槽一句,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站在一旁的吴知霖微微一怔,凝神瞅了眼毕佩琳。

    而此时,毕佩琳跟本没注意到吴知霖的身子微微往后仰了几度,身子靠在窗畔的栏杆间的时候眼睛里在一瞬间闪过一丝酸意。

    沉吟了片刻,吴知霖悠悠问道:“睡懒觉?刚才你不是说他在大盘崩盘,银种子酒砸盘的时候来吗?你可没说他要睡懒觉。昨天……你们俩住在一起了是吗?”

    前半句话如果说是狐疑,那后半句吴知霖问的则小心翼翼,似乎他想表现出自己的轻描淡写。

    就算是一个再怎么粗心大意的女人,在某些方面某些时候也会变的比狐狸还要精明三分。

    歪头看了眼吴知霖,眼光中闪出一丝得意的毕佩琳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有些腼腆的微微一笑。

    恰在此时,杨牧野从操盘室里探出头冲毕佩琳和吴知霖二人有些焦急的问道:“这马上就要开盘了,李炎今天真的不来了?”

    吴知霖寒着脸哼了一声,冲杨牧野反问道:“你们俩不是好兄弟吗?他来不来我还没问你呢……你倒好,竟然还先问起我来了。”

    无缘无故就被怼了一句,杨牧野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忒冤枉了。本来自己就是好心好意的了解一下情况。

    吴知霖哼了一声,扭头冲毕佩琳说道:“时候不早了,该看你了。”

    “我?”毕佩琳一脸心虚的用手指了指自己脸颊咕哝道:“我觉得你进去更合适吧?”

    “我?我去当然也不是不可惜,不过昨天晚上我又没和李炎在一起。既然他让你来,足以证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了。你现在应该为了他……”吴知霖这话本来是几句充斥着醋味的矫情。

    然而,毕佩琳却一脸认真的重重点了点头,如同慷慨就义的战士一般冲进了操盘室!

    吴知霖楞了楞,满脸愕然的看着操盘室的大门忽然回了神般快步追了进去。

    王启凌和王启华兄弟俩坐在办公桌前正小声窃窃私语的嘀咕着什么。吴皓虽然就坐在他们俩人身边但整个人都如同个不在状态的“饿货”一样。这种状态的吴皓分明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他的人坐在操盘室里,谁也不知道他的灵魂和心到底在不在此间。

    杨牧野看了眼毕家大小姐之后,小声嘀咕道:“您可算进来了,那个李炎到底去哪儿了?昨天的事儿难道他就那么在乎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牧野发现毕佩琳竟然没搭理自己。眉头一皱刚要接着说话,只见吴知霖推门也走进了操盘室。

    操盘手们早早的就已经就位了,他们相互小声交流以及做着最后的准备。

    吴知霖驻足观察了一下情况。正好也听见了杨牧野冲毕佩琳说的话,随后她不着痕迹的走到了毕佩琳身后,用手肘悄悄推了下站在身旁的毕佩琳轻声道:“该你说话了,怎么进来就哑火了?”

    “我……我说什么啊?”毕佩琳小声冲吴知霖问了一句。

    “李炎怎么安排的你就怎么说啊!你问我怎么说?”吴知霖有些气恼的小声回应了一句。

    轻轻吐口气,毕佩琳似乎沉稳来一下情绪之后。朗声冲操盘室里的所有人大声说道:“稍后银种子酒会开始下跌,而且今天的跌幅会很大。所以大家一会开盘之后就陆续把手里的股票都抛出去,一股都不要留下。”

    王启华本来没太在意毕佩琳在说什么,但是最后几句话却牢牢的把他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你说什么?银种子酒暴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启凌诧异的瞅了眼毕佩琳之后,目光瞬间回到了自己哥哥王启华身上。

    “暴跌?那应该怎么办?”王启华耐着性子,冲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开盘就开始着手卖出,能卖出多少就卖出多少!然后……”毕佩琳还没把计划说完。就听王启凌满脸不屑的打断道:“我先不发表意见,姑且不论对错。你告诉我咱们手里这么多筹码,真要是抛售引发出什么恐慌抛压的极端情况,你想过到时候会有多可怕吗?。”

    王启凌这一席话虽然说的有些含含糊糊吱吱呜呜,但主要的意思毕佩琳还是听懂了这样一句话。

    “能卖多少卖多少,在最后时刻咱们的筹码一股不留全都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