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75、定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5、定论


    “辉叔,你又取笑我,”潘庾笑的很勉强,“我爸这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了,瞧这事情闹的。”

    又希冀的看着李和,“二和叔,你要不帮我说说,我都这么大年龄了,不能没有一点自由啊。”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是他还是想努力寻求一点支持,哪怕是在他老子面前随便说一句,也顶的上他说一百句!

    “你们的家务事我可不掺和,”李和笑着道,“再怎么样,那也是你儿子,你不亏啊,别和孩子计较,你这好好培养,后继有人了。”

    “这不着急啊...”潘庾欲哭无泪,他才三十来岁,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找接班人?

    这着的哪门子急啊?

    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你啊,还是好好和你老子说一说,”李辉笑嘻嘻的道,“你老子只是暂时在气头上。”

    “希望如此吧。”潘庾把烟头往地上狠狠一踩,刚想转身就走,才想起来这是李老二家的门口,赶紧弯腰捡起烟头,攥在手里,往自己家去。

    潘广才站在门口,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呦呵,我以为你就不回来了呢。”

    “爸,我是儿子是不是?”潘庾脸上由阴转晴,笑嘻嘻的道,“我又没招你惹你。”

    既然是父子,他就明白他老子的性格,吃软不吃硬,所以他采取的策略只能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只是陡然看见屋子里的那个女人的时候,他的脸上立马就不淡定了。

    “妈妈,我要喝水。”被女人牵在手里的小男孩突然开口了。

    “喝水啊,奶奶给你弄。”潘广才老婆殷勤的去了厨房。

    女人任由老太太把小男孩领走,死死的盯着潘庾。

    “来了就找个地方坐着,别在那傻站着。”潘庾的语气很是生硬。

    “有你说话的地方没有?”潘广才立马就不乐意了,“要是不高兴,现在就给我滚蛋。”

    潘庾身子一哆嗦,深吸一气,还是立在了那里。

    潘广才没再搭理他,转身回了屋。

    太阳已经落下,火辣辣的光没了,可是空气越发的闷热。

    “活不了了啊,”李和光着膀子,拿一把蒲扇,摇的胳膊都脱力了,“往年也没这么热啊。”

    “空调吹的人发虚,可不能再吹了。”李辉把衬衫拿在手里,一个劲的抹脸上的汗,“年龄大了,真不服输不行,上月跟了半天货车,整个人直不起来,年轻会一跑就是一天,也没这么怂啊。”

    “以前打牌打麻将,我能熬夜呢,现在就不行了。”一到中午,他就不自觉的犯困,他以前中午虽然也午睡,可是是极少,不像现在,几乎每天都是午睡。

    “这小子有点出息啊,还能挺的住?”李辉朝着潘家的门口望了望,低声道,“要是按以往,哪里能受得了他老子这么排挤?”

    “老潘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李和笑着道,“最后怎么安排,都说不准。”

    毕竟那孩子还小着呢,从另一方面来说,潘庾还年轻,还能下崽,许多事情都不能下结论。

    在潘家办完酒席,上完坟的第二天,何舟回来了。

    屋里有空调,他不愿意出门,刘佳伟跑他这里寻求安慰,他懒洋洋的都没有多少话。

    “我征求你意见呢。”刘佳伟急了。

    “我也给不出意见啊,关键是你自己怎么想,如果你做好承担家庭责任的准备了,你大胆把孩子生下来就是,当然,你也得征求下她的意见,因为她还有学业,挺着肚子在学校里过来过往,能不能受的住非议。”何舟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丢给他,“别丧气啊,就你这熊样,你女朋友看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样想呢,她现在压力估计比你还大呢。”

    “我这不脑子乱嘛,来找你是问你意见的,可不是让你来批评我的。”刘佳伟涨红着脸道,“我现在跟没头苍蝇似得呢。”

    “你爸怎么说的?”何舟灌口水,然后问,“不能就这么把你打完就了事了吧?”

    “我爸说我自己决定,只要我不后悔就行。”刘佳伟耷拉着脑袋,叹口气道,“乱糟糟的,我这心。”

    “那你女朋友是怎么想的?你们俩商量了没有?”何舟问。

    “她还没敢跟家里人说呢。”刘佳伟挠挠头,“就是直接跟我说的,然后我跟我爸说了。”

    “那你自己又是怎么想的?想承担责任,就去人家家里,陈恳的坦白了,这没有多难吧?”何舟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头皮别落我床上。”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刘佳伟有点着恼。

    “这种事我又不能替你担责任,说来说去还是得靠你自己。”何舟没好气的道,“你啊,现在应该和她好好商量,跟我商量,没一点用处。”

    他气刘佳伟的优柔寡断。

    “哎,跟你说话真是没劲。”

    刘佳伟转身就走,咣当一声,摔门而去。

    “别把门给我摔坏了。”何舟朝着他喊,跟着他下楼,只见他怒气冲冲的往河坡的方向去了。

    “你怎么把佳伟得罪了?”招娣好奇的问。

    “他不就那点事嘛,非得来问我,我能有什么主意?”何舟无奈的摊摊手。

    “这孩子也够让人操心的。”招娣无奈的摇摇头,接着道,“你追上去看看。”

    “他一大男人,不会有什么事....”这么热的天,何舟不愿意出门。

    “这种事没落你头上,你无所谓。”招娣笑着道,“要真落你头上,说不准你比他还发愁,赶紧的,去看看,感情上的事情哪里是能一下子就定论,能想明白的。”

    “好吧。”何舟把椅子上的衬衫套上,往刘佳伟的方向追过去。

    刘佳伟蹲在河坡上抽烟,瞥了一眼,没说话。

    “没这么小气吧?这就生气了?”何舟拉了拉他,“咱们去鱼塘棚子吧,这里烤的慌。”

    “怎么,你不是瞧不上我吗?”刘佳伟冷哼道,“追上来看笑话了?”

    “别啊,我是特意来夸夸你的,”何舟拖着他往鱼塘方向走,“我刚刚也在想了,如果我遇到你这种事情,我估计都没勇气,也没胆量和家里说。你很勇敢,这点比很多人强。”

    “真的?”刘佳伟半信半疑。

    “废话,”何舟笑着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你不是要听我意见吗?那我就说了,如果你真的在乎她,那就生吧,领证吧,有什么好怕的!”

    “你支持我结婚?”

    “前提条件是你是因为爱情而结婚,而不是因为她怀孕了,你感觉愧疚才结婚。”何舟太了解刘佳伟了,心软,但是偏偏胆子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