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76、差别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76、差别


    “那你得跟我们校长说好,我们这语言学研究室可不能不给。”刘乙博做了特别的补充。

    李和笑着道,“你可把心放进肚子吧,说实话,这一个亿有点少,不过你放心,我先给一个亿,后面的我再给点,总共十个亿,我分批次给。”

    院校科研主要还是靠政府的钱,他身为私营业主,自然干好私营业主的事就好,他的企业同样在做研发,同样在推动科技进步,同样需要源源不断是资金投入。

    他再大公无私,也不能在自己家孩子都没吃饱的情况下,去喂别人家的崽子!

    “不少了!”刘乙博笑着道,“这些年,学校陆陆续续收到不少捐赠,有物质,有图书,当然还有现金,像许多大公司也就是三五百万,就这还得在钓鱼台宾馆举行个捐赠仪式,电视台记者和报社记者那是一个不能落。

    所以,单靠一两个人的捐赠,哪里能有多少。学校也是极少成多,总款项并不少。”

    “再说,学校还有校产呢,比如方正的第12万电脑已经下线,可是不少赚。”孟建国说完,话锋又是一转,调侃道,“当初,江处长在位置上的时候,大家还替你可惜呢,人家招你做女婿,多好的事情啊,都指着你吃后悔药呢。

    结果呢,现在你用事实说明,你有不在乎的底气。”

    李和笑着道,“我那会就不差钱好吧,说什么在乎不在乎,其实呢,我现在是庆幸没有娶。”

    “别说你看不上,我都看不上,”胡大一扭着婴儿肥的脑袋,运用自己严密的数学逻辑论证道,“这娘们漂亮归漂亮,可不是所有的漂亮娘们儿都是能做老婆的。

    从统计学上来说,对于终身伴侣,如果男人在美貌上降低要求,绝对会在在其他方面提高要求。

    像江映雪这种,表面上看着和气,其实骨子里傲气的很,简直是自我为中心,谁娶回家谁倒霉,别指望能旺夫。”

    李和道,“照你这么说,我媳妇漂亮,也傲气,我是娶错了?”

    胡大一道,“不一样,江映雪傲气是依仗于自己的美貌,沉迷于自己的美貌而无法自拔!

    而何老大的傲气是源于自己的学识和见识,不是一个类型,她同闫红一样只是沉醉于用智商碾压人的快感之中。”

    这话说的李和竟然无言以对,仔细想想,真的非常在理,何芳和闫红真的是这么一类人,区别在于,何芳打击人向来是直来直去,很少绕弯子,而闫红属于笑里藏刀,不经意间就能戳伤人的。

    他突然间又想到了王慧,这位直接就是精准核打击!

    在酒吧喝的醉呼呼的之后,李和等人相互搀扶着回到了酒店。

    对于这几个酒气熏天,衣衫不整的粗鲁中国人,许多人露出来了厌恶的神情,纷纷避让。

    “完犊子。”李和不屑的瘪瘪嘴。

    “他们不是因为我们的礼仪讨厌我们,而是因为我们的身份,我们的肤色。”胡大一咧着嘴笑,酒店出入的醉鬼多了去了,也不见他们这种神情。

    都不在意的笑笑,乘着电梯进了各自的房间。

    “nikcole?有事?”李和刚从电梯间出来,就发现一个人守在自己房间的门口,其中一个是自己见过的,穆岩的同学nikcole。

    “李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施洋,同样是皖北,跟你是老乡,在悉尼科技大学读完哲学博士就就定居在这里了。”nikcole伸出手。

    “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老乡,不容易。”李和没拒绝握手,对他道,“进屋做。”

    他猜测对方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要不然态度与之前相比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逆转。

    “谢谢。”施洋进屋接过齐华递过来的茶,然后对李和道,“为了老穆这事,李先生千里迢迢过来,可见你真是有情有义之人,真是辛苦你了。”

    “你们也没少帮忙。”李和接着拿出来一罐啤酒,递给施洋,“来一个?”

    “那就不客气了。”施洋接过啤酒,就把茶水放下,对李和道,“敬你一个。”

    “施先生,你找我有事?”李和抿一口酒,他可不认为对方是来和他续什么老乡情义的。

    “李先生,恕我眼拙,当天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其实你的名字报纸、电视上,我不止听过了。”施洋苦笑道,“很抱歉。”

    “哦,我以为什么事呢,我这人长的大众脸,很难让人有什么印象。”李和不以为意的道。

    施洋道,“你是中国人的骄傲,真的,当初我听说中国人做了首富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觉得聊斋呢,事实上,你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人不比任何人差。”

    “骄傲?这个说的夸张了。”李和摆摆手,“我只是向中国人证明了,我这种人都能发财,你们又凭什么不能,仅此而已。”

    他说的很真诚。

    “你真谦虚。”施洋笑着道。

    李和很随意的问道,“你在澳洲主要做什么工作?”

    “我在一所大学做教职工作,收入虽然不多,但是幸在轻松。”施洋坦言道,“这种生活很适合我这种人。”

    李和把啤酒喝完,自己开了一罐,又递了一罐给他,“酒多的是,不用客气。”

    “那就失礼了,我这人酒量不是太好。”施洋摘下厚厚的眼镜,哈口气,用从口袋掏出来的布擦了一下,接着道,“李先生,我有个冒昧的请求,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说....”

    “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冒昧不冒昧?”

    “我现在是华人联合会的会长,”施洋笑着道,“我代表联合会的所有同志诚挚的邀请你给大家做个演讲。”

    “多久没回国了?”李和摇着头道,“国内都不用同志了。”

    “啊...”施洋面色有点尴尬。

    李和想了想道,“这个我倒是没法子允诺你,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老穆的事情,当然,还会有自己的事情。”

    “这个我理解。”施洋点头。

    李和对齐华道,“你留下施洋先生的联系方式,再看看我的日程,你们俩多联系商量,有时间就可以。”

    “多谢!”施洋站起身表示感谢。

    ps:都不投票....这可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