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元气少年TXT下载 > 元气少年 > 第389章 挺有诚意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89章 挺有诚意


    “那就去看看房子,再谈价钱,如何?”

    “好的好的!”

    老王家的别墅宋保军以前去过一次,受王灵鹃邀请,祸端由此而起。一看书W?WW·KANSHU·COM

    地方在茶州市六环线上的白鹤山小区,第一百二十六号。许久没有维护的黑铁门已经锈迹斑斑,红墙绿瓦生满青苔,此时已是隆冬季节,青苔枯黄。

    宋保军还记得刚来时谭庆凯在门前自拍,疯狂发了一通朋友圈。

    这时想起,真真物是人非,恍如隔了十几年一般。

    王存德换了一辆二手的破现代车,便跳下车子用力推开大门,请军少驾车长驱直入。

    院子的草坪小半年没人整理,长满荒草,有将近车轮那么高。

    仰天祈祷的圣路易大理石雕塑同样生满枯黄的青苔,早已失去当日的风采。樟树下的秋千其中一根绳索断裂开来,只剩下另外一根挂着椅子,在微风中晃晃悠悠。

    中间一栋三层高的巴洛克风格楼房,前脸的窗户玻璃破了几块。里面的房间被雨水倒灌进去,很明显的看到大片污迹。

    房子里空荡荡的,家具全部搬走了,也见不到任何人,更不用说像上次那样还有女仆迎接。

    宋保军让凌安琪在草坪空地随意停下车子,心头颇生出几分感慨:一户人家就这样衰落了。

    王存德时时刻刻都在观颜察色,见宋保军带着梁主任和一个女巨人四处走走看看,偶尔还指着其中一处地方商量起来,似乎很有买房的诚意。

    他早已没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剩下的只有谦卑谨慎,略微定一定神,迎上去笑道:“军少,这套别墅非常宽敞,包括院子在内的总体面积达到四百平米。关键是这里风景独特,交通方便,设施便利,附近的超市、医院、学校一应俱全,将来若是有了小孩,还可以就近上学。”

    宋保军接过他手里的建筑图纸,说:“你开价八百万,均价只有两万?这挺便宜的。”

    王存德赔笑道:“如果军少中意,在下情愿给您再打个折扣。”

    “哦,那你不亏本了?”宋保军反问道。

    王存德搓着双手嘿嘿的笑:“急着用钱,我也是没办法。”

    梁泊华在边上补充道:“三少,业内有个共识就是,别墅贵,装修更贵。很多人家的装修费用往往超过建筑本身。五六百万买的别墅,装修起码八百万以上,才算是上档次。?壹????看书W?W?W书·?K?A?N?SHU·COM王总开的这个价码,只能说是合适,不贵也不便宜。你看它里面的装修差不多全坏了,要想进去得重新全部装修,这样算下来,花的钱少说千把万。”

    宋保军想及此节,脸色也不太好看,道:“还有这个讲究?”

    王存德没想到梁主任这么懂行,只能讪讪的笑着。

    梁泊华拿过宋保军手里的建筑图纸和一系列文件合同仔细翻看,说:“王总,你这别墅是六年前买别人的?这么说你不是房屋的原主人了?”

    王存德不敢不承认,赔笑道:“是是,六年前买的二手房。”

    梁泊华继续翻看,脸色越发奇怪,问道:“房子建了二十五年,竟然转手三次,你是第四任主人?”

    “是是。”王存德不安的揉着脸。

    “莫非这别墅有什么古怪,你们一个个急着买房?”

    “没,没,真的没,我就是周转不灵急着用钱才打算卖的。”王存德惶急的应道:“两位大人,我眼前什么情况,您二位都清楚,实在犯不着蒙骗你们,再说我也没那个胆子。”

    梁泊华抬抬下巴,脸色倨傲十足:“三少打算买下这套房子留作自用的,万一发生什么问题因此危害三少的安全,你觉得你还能活吗?包括你的家人在内,为什么不肯说实话?”他的话仿佛重磅炸弹炸响在王存德耳畔。

    王存德咬咬牙,说:“我怕说了军少不肯相信……”

    “你说吧,只要有理有据,就算外星人降临我也相信。”

    “这、这房子风水不好,闹、闹鬼!”王存德在宋保军的目光逼视下用尽力气大声叫道。

    “哦?闹鬼?”宋保军一愣,继而摇头失笑:“我只相信科学,不搞迷信活动。你说的闹鬼,有什么依据?”

    王存德离破旧的别墅尚有十米就站住了,仿佛有一道无形墙壁隔离着他,说:“这个房子有古怪,受到诅咒的,导致我家人这几年祸事不断,家宅不宁,不得安生。”

    宋保军摇头笑道:“是你自己疑神疑鬼的吧,哪有那种事情。”

    王存德道:“这座房子的前三任主人都是如此,住没几年就赶紧搬出来了。我也是后来问过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宋保军给他递了一支烟,又问:“你本来想卖房子的,把这事说出来不怕我不买了吗?”

    “我就怕军少住得不安心,怪到小人头上,可是大罪一桩,衡量起来,还是实话实说的好。”王存德苦笑着说,另一方面,内心深处也希望不要跟宋保军有什么瓜葛,被闹鬼的别墅吓走最好。

    “你具体说说,前面几任房屋主人都经历过什么。”

    王存德赔笑道:“军少,我这都是道听途说,多方打听得知的,如果有什么差漏,您可不能怪我。”

    “说吧说吧。”宋保军不耐烦的摆手。

    “房子是九二年建的,那时茶州市还没开发到这里,四处一片荒地。第一任主人可谓很有眼光,选择了这里,风景非常优美,地价又足够便宜……”

    “长话短说,直入正题。”宋保军不得不提醒他。

    王存德连忙振奋精神,说道:“没多过久,房子主人生意破产,妻子患病去世,他就把这套房子低价卖给了第二个主人,我想梁主任可能还认识,就是联缘科技的娄广涛。”

    梁泊华插嘴道:“认识,娄广涛么,茶州市二十一世纪初年有名的青年企业家,后来销声匿迹了。怎么?跟这房子有关?”

    “我也不敢肯定是否跟这房子有关系,他搬进来没几年就精神错乱,后来开车撞死人,陷入一系列的丑闻,请来几位有名的道长开坛做法也没用,终于把房子买了。后来大家渐渐的传这房子有问题。”

    “原来是这样。”

    “还有第三任主人,广南籍的,来茶州做生意很多年了,他不信邪,就住了进来。哪知道全家人染上怪病,说整天看见什么鬼鬼怪怪的,后来嘛,不得已把房子给卖了。”

    梁泊华冷笑道:“那你怎么又敢住进来?”

    王存德说:“我嘛,一个是原来没听说有这种事情,二来,那时二一一年,全国房价涨疯了,我见他这么大一块地方,只卖一千二百万,装修又好,周围也陆续建起了各类设施,交通什么的方便得很,哪还管其他的?”

    梁泊华说:“你花了一千二百万买的,现在八百万就愿意出手,确实挺有诚意。不过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方便说说么?”

    王存德自然不敢不说,道:“住进来这么些年,倒也时常听见左近邻居风言风语,但家里一直平平安安我也不放在心上。就是、就是……”

    “说。”

    “去年暑假家里雇人打扫卫生,一楼楼梯下面的木地板膨胀开裂,我请人维修,挖开一看,原来是间地下室的入口。我和人进去检查,没发现什么,就是后来我女儿军少也认识的,小女王灵鹃,开始时常生病,三天两头感冒发烧。后来越来越严重了,成天说胡话,去过医院几次,都找不到症状所在。”

    宋保军不由哦了一声:“那次我过来做客,正是因为王灵鹃生病发烧,林梦仙叫我一起过来看望,没想到是这么个事。她现在怎么样了?”

    王存德摇头叹气道:“她好像活在幻觉里面,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现在送到青山病院了,我尽力了,我控制不了她的病情。”

    宋保军心里不禁浮现出第一次见到王灵鹃的情形,那是林梦仙约谭庆凯和他在“海上仙山”夜总会玩乐,连同邀了张明芳、王灵鹃几位闺蜜考验谭庆凯。

    那女孩生得明眸皓齿,煞是好看,入读中海音乐学院,本是一片大好前程,如今却被送入精神病院,当真叫人唏嘘。

    想起好歹相识一场,宋保军便说道:“不知王灵鹃同学现在过得怎么样,改天我去看看。我电话你保存起来,下次打给你。”

    王存德连忙道谢,说小女如今病情严重,怕吓坏了军少。

    梁泊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三少既然有心看望令爱,你就好生准备,别推三阻四的,说什么瞎话。”

    “是、是!”

    “那我们进去看看房子怎么样。”宋保军抬脚向前走去,凌安琪紧紧跟在身后。

    王存德犹豫半天,终于跺一跺脚,硬着头皮跟着了进去。

    别墅内部宽敞,框体结构良好,宋保军以前已经见过了。只是小半年来没人居住,缺少维护管理,还漏了雨进来,里面的装修破败不堪,木地板起鼓膨胀,墙体发霉,有一部分门窗开始腐朽,这都是需要大修的。

    他历来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对王存德的说法嗤之以鼻,自然越看这房子越觉得心动。

    暗自盘算一下,除去买房子的八百万,再花两三百万重新装修整理,倒也足够得很了,将来供琪琪妹子一家人居住,想必日子会比原来好过得多。

    “老王,你这房子不错,我要了。”

    “啊?王存德吓了一跳,忙说:“这、这房子有问题,军少,您真的不介意?””

    “再强调一次,我不搞封建迷信活动,什么鬼神之说对我来讲都是笑谈。”宋保军冷冷的道:“这房子,你卖不卖,给句话。”

    “我、我……”王存德耷拉着脑袋,一副瘟鸡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