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TXT下载 > 人皇纪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反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反击!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是,大人。”

    许科仪闻言迅速领命离去。西北那里,王冲其实已经去过好几封信了,不过只要是王冲的命令,许科仪从不怀疑。

    “哗啦啦!”

    许科仪不过堪堪走出数步,突然一阵羽翅破空声从头顶传来,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只鹰隼从天空急速落下,右脚上,一枚青绿色的铜片极其醒目。

    “大人,是西北的来信!”

    程三元沉声道。

    王冲麾下,消息往来,不同的区域都有不同的标志,因此不必看信,只要望一眼,就大概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了。

    鹰隼落到老鹰的肩膀上,后者拆下信笺,只是看了一眼,立即霍的变了脸色。

    “大人,不好了,李嗣业、苏寒山来信,军中出事了!”

    老鹰快步走过去,在王冲耳边低声一语。轰隆,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接过老鹰手中的信,心中顿时泛起了万丈波澜。

    信是苏寒山寄来的,王冲心中的不安和推测得到了证实。

    王冲离开之后,三名儒家高手接管了大权。由于王冲明升暗降,而且临走的时候还是被礼部和金吾卫的人押送,这在碛西都护军和雇佣军中引起了极大的愤慨,而儒家后续的从呼罗珊撤军,背叛和萨珊王朝以及起义军诺言的事,也让军中积累了许多对儒家的不满。

    等到后续大量的儒家高手派到军中作为监军,多方钳制,终于将军中的不满推到了极致。

    尽管王冲已经去了几封信,让苏寒山和李嗣业多多克制,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两人也无法控制。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两个人,到了后来,谈论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三名儒家统帅不得不直接下达命令,严禁再谈论任何有关呼罗珊的事情,违者军法处置。很快就有三名谈论呼罗珊的事情,发泄不满的将士被军中的儒家监军发现,逮捕入狱,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消息,围拢过来,参与其中。

    三名儒家统帅直接下令,将所有人都抓捕起来,苏寒山和李嗣业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因为被抓的人里面,直接就有苏寒山训练的那些马匪,还有李嗣业手下的乌伤铁骑。前者脾气暴躁,容易激动,后者则因为接连两场大战,牺牲了那么多人,却全部付诸流水,心生不满,更兼为王冲打抱不平,才被儒家抓住把柄,捉拿入狱。

    两人虽然得到王冲的消息,要求全军克制,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身为领袖,也只能为了保全部下,参与到与三名儒家元帅的对抗之中。两人最后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挺身而出之前写了这封信,将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王冲。

    “这么说,苏寒山和李嗣业现在已经全部都被捉拿入狱了!”

    王冲看完信,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人算不如天算,即便已经全力去阻止,但还是晚了。

    苏寒山和李嗣业都是王冲身边的骨干,和王冲一起出生入死,接连经历了两场大战,李嗣业更是早在西南就跟在他身边了。这两个人出事,王冲不可能不管。正因为如此,所以王冲更能明白,当乌伤铁骑和苏寒山麾下的那些马匪训练的弩车部队被儒家捉拿,军法处置的时候,为什么两人明知不可为,依然挺身而出,站出来和三名儒家的统帅对抗。

    所有的一切看似正常,但王冲却从中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老鹰,之前我让苏寒山和李嗣业申请调回,兵部那边都已经同意了,为什么两人迟迟没有动静,到现在还在那里?”

    王冲突然开口道。

    自从和李君羡见过,王冲就和苏寒山、李嗣业提过,让两人申请从边陲调回内陆,不管是京师还是西南,又或者是陇西,甚至是西北幽州,通通都不是问题,以王冲现在和各方将领的关系,完全不成问题。另外,兵儒之间互相争执的特殊环境,也使得苏寒山、李嗣业他们的调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更何况王冲已经通过章仇兼琼那边拿下了批文。

    “不久之前,两人回过一封信,说他们确实按大人说的做了,但是所有的批文,包括兵部的军令,全部在三名儒家统帅那里卡住了。三人以军中干将不足为由,将苏寒山、李嗣业全部留在了军中。”

    老鹰低下头,沉声道。

    “混蛋!”

    王冲神色一沉,整个人神情顿时变得冰冷无比,如果说之前还是一种预感,那么王冲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西北发生的那一切,看似是偶然,但其实一切都是有心所为。

    李君羡!

    电光石火间,王冲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想起了醉月楼里那个一身白色儒衣的年轻人,两人之间的这场“战斗”远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得多。

    “帮我联系兵部尚书章仇兼琼,告诉他,让兵部立即插手此事。另外,立即替我写两封信,一封寄到安西都护府,一封寄到陇西,请高仙芝、封常清,还有北斗大将哥舒翰帮我联手施压,另外如果可能的话,就让北庭大都护安思顺同时出面。现在所有的兵部大将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安思顺应该明白该怎么做。我倒要看看,三名帝国大将联手兵部一起施压,他们谁敢妄动!”

    王冲神情冰冷无比:

    “另外张雀,你拿我的令牌,然后再去一趟宋王府,拿上我和宋王两人的令牌,日夜兼程,即刻前往碛西。朝廷也就罢了,我倒要看看,在军队之中,他们是不是敢和整个兵部以及天下所有的大都护、大将军为敌!”

    三大将军,两大亲王,再加上兵部尚书章仇兼琼,这绝对是一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足以让任何人深深为之敬畏。

    “是,大人!”

    老鹰和张雀齐齐领命而去。

    “程三元,你即刻联系兵部尚书章仇兼琼,我要知道那三名儒家统帅的全部资料,越快越好!”

    王冲沉声道。

    “属下遵命!”

    程三元连忙躬身道。

    “许科仪,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替我准备一封奏折,我要将那三名儒家统帅全部告上朝堂!”

    王冲扭过头,望着帝都皇宫的方向,眼中迸射出刺目的光芒。

    听到这句话,许科仪心中大喜,连忙低下头来:

    “属下遵命!”

    “轰隆!”

    数个时辰之后,当王冲的奏折递上朝堂,传入文武百官耳中,立即在京师之中掀起了万丈波澜。作为帝国声名显赫,如日中天的新一代战神,王冲在朝野内外都拥有极高的声望,不管是天子门生,在西北的战绩,以及异域王的身份,都让王冲的一言一行拥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这还是王冲坐上异域王的位置之后,第一次在朝堂中正式上奏弹劾,而且对象还是碛西都护军中新任的三名儒家统帅。事情爆发之后,立即在朝野内外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

    “哗啦啦!”

    当王冲的奏折在帝都引发万丈波澜的时候,只听一阵阵羽翅破空的声音划过天空,夜色中,一只白鸽迅速飞入了京师西北一处偏僻静谧的竹园之中。竹园里,一点烛光亮着,烛光后,一名白衣儒生举止儒雅,正襟危坐,就着烛光翻看着一卷古籍。

    “公子,怎么办?对方的反击太快了,西北那边才不过刚刚拿他的部下开刀,他这边立即就有了行动,居然把他们直接告上朝廷。在军方,我们恐怕暂时还斗不过他。”

    黑暗里,一个声音传来,就在李君羡的身后,一名黑衣老者躬身侍奉着,他的右手腕上,隐隐露出一道墨色的印记,正是儒门中的高手。

    王冲的反击太快太迅猛了,在众人的计划中,本来就是要通过王冲在西北的那些部下要挟王冲,让他投鼠忌器,有所顾忌。至少也让他驰援西北,无法分心他顾。然而没想到,王冲的反应这么激烈,完全是针尖对麦芒,反倒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公子,另外我们在兵部的人传来消息,章仇兼琼已经在起草军令,施压西北我们门中的三位高手。章仇兼琼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一定是那个异域王通知的他。既然有了兵部插手,恐怕其他方向也必然有所动作,这下我们反而处于不利地位了。公子,需要通知文长青、唐承毓和李繁铭他们,放掉异域王那两个部下和所有被扣押的军士吗?”

    又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淡淡的火光里,隐隐勾勒出一道身影,却是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这少女穿着素白的衣袍,头发乌黑如墨,一缕缕如瀑布般从头顶倾泄下来,只用一根没有任何纹饰的木头簪子绾着,看起来给人一种宁静淡雅,有如一株幽兰般的感觉。

    不过,最令人的注意的,还是这名少女体内磅礴的功力。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少女居然是赤着双脚,悬浮在距离半空数寸的地方。那一根根脚趾,细腻圆润,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甚至在烛光中,散发出一道道的微光。

    李君羡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缓缓从手中的古卷中抬起头来。淡淡的烛光投射在他身上,在身后墙壁上映照出一道欣长的身影,给人一种无比幽远、平静的感觉,就像一口古井,一处深潭,无法掀起半点涟漪。

    房间里静悄悄的,身后的儒门老者和白衣少女,都静静的看着李君羡,等待着他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