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神级农场TXT下载 > 神级农场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同赴澳洲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百五十六章 同赴澳洲


    带着一丝忐忑和矛盾的心理,冯婧接听了手机:“若飞,还有什么事儿吗?”

    “哈哈,刚才忘记提醒你了!”夏若飞笑着说道,“记得把你来京城的航班号发给我,我安排人去接机,今晚就住我家四合院吧!”

    冯婧的芳心又一阵猛跳,有些慌乱地说道:“我知道了……”

    “好,那你抓紧时间订票吧!”夏若飞说道。

    “知道了……”冯婧说完就准备挂电话。

    没想到那头的夏若飞突然又说道:“等等!”

    冯婧吓了一跳,忍不住娇嗔地问道:“又有什么事儿啊?你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

    夏若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道:“我突然忘了一件事,你好像没办去澳洲的签证吧!那明天可能走不成了……”

    夏若飞第一次去澳洲,办理的就是三年多次往返的签证,所以三年内再去都不需要再跑领事馆了。

    他也是这会儿才想起来,如果冯婧没有办理签证,就算明天马上到领事馆去办,时间也来不及了。

    冯婧没好气地说道:“我前年办过三年多次的旅行签证,还没到期呢!”

    冯婧暗暗腹诽:如果签证有问题,我刚才就提出来了,还等得到你现在提醒?

    夏若飞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没问题了!你抓紧时间把工作安排一下吧!咱们晚上京城见!”

    冯婧挂了电话之后,却是再也没有一丝睡意了。

    她干脆放弃了午睡,起身换好衣服来到了楼下的办公室。

    冯婧打开电脑,把近期的一些重要工作梳理了一遍,做成一个文档,准备一会儿开会的时候重点强调一下,并且分别委派牵头人负责。

    下午一上班,冯婧就去会议室,把自己要出国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一下,并且把这几天的工作安排了下去。

    虽然大家对冯婧突然要去澳洲有点意外,不过冯婧解释说是去仙境农场,大家也就释然了。

    别说冯婧,肖强、庞浩几个也都想去澳洲转转呢!毕竟公司那么大的海外产业,自己身为公司高管都没有去过,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嘛!

    这次作为公司总裁的冯婧去了,那说不定下次他们这些高管也有机会了呢!

    另外,当冯婧宣布她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公司日常事务由董芸暂时负责的时候,其他几个高管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是销售总监肖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舒服。

    毕竟他也盯着副总裁的位子呢!董芸入职之后他就一直都有危机感。

    不过冯婧在公司威望很高,对于她的决定,肖强也不敢提出任何的质疑。

    很快就把工作安排下去了,然后冯婧直接就提前下班,上楼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刘倩给她定的机票是下午五点多钟的,差不多三点半左右就要出发了。

    澳洲那边和华夏的季节刚好是相反的,这个时候正是夏季,所以冯婧倒是不需要带太多厚衣服,很快就把行李收拾好了。

    ……

    晚上八点左右,冯婧拖着行李箱走出了靖城国际机场的航站楼。

    “婧姐!”

    冯婧听到这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飞快地转过头去,就看到自己左边不远处夏若飞正面带微笑地朝她走过来。

    “若飞,不是说派人过来接机的吗?怎么你还亲自跑过来了?”冯婧感到有些惊喜。

    “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儿。”夏若飞笑着说道,“婧姐过来,我当然要亲自迎接了,这才显得有诚意嘛!”

    “贫嘴!”冯婧娇嗔地说道。

    这时,落后夏若飞身后的武强上前来接过了冯婧的行李箱。

    夏若飞笑着说道:“婧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武强,他负责帮我管理京城的四合院,同时也兼任司机和保镖!”

    然后夏若飞又对武强说道:“武强,这是我们桃源公司的总裁冯婧!”

    武强连忙叫道:“冯总您好!”

    武强的劳务关系就是挂在桃源公司的,冯婧自然也知道他。

    冯婧微笑着说道:“你好武强,辛苦你了……”

    “您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武强不卑不亢地说道。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走吧!上车再聊!”

    三人走到不远处的停车场,坐上了那辆路虎车。

    夏若飞和冯婧一起坐在后座,他微笑着问道:“婧姐,飞机上没吃好吧!要不咱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不用了!不用了!”冯婧说道,“国航的飞机餐还是不错的!我吃得挺饱,现在也吃不下东西!”

    “行!”夏若飞爽快地说道,“武强,直接回家!”

    “好的,老板!”武强一边认证开车,一边言简意赅地应道。

    望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路灯和京城繁华的夜景,冯婧也不禁有些感慨,几个小时前她还在三山郊区静谧的农场里呢!现在已经来到了京城,明天更是要飞往澳洲……

    回到位于刘海胡同的大四合院,夏若飞本来想把主卧让给冯婧的,不过冯婧坚决地推辞了,于是就退而求其次,让冯婧就住在第二进院子的厢房里。

    武强回后院自己的屋子休息后,夏若飞邀请冯婧到他的屋子里泡茶聊天。

    喝了一口热茶,冯婧感觉这安装了地暖的屋子更加温暖如春了。

    她微笑着问道:“若飞,你跑来京城忙活什么?好多天了吧!真把公司全甩给我了呀!”

    夏若飞挠了挠头说道:“婧姐,天地良心,我可真是没有故意多清闲,京城这边事情很多,我这都没处理好呢!听说我要临时去澳洲,我那帮朋友都还有意见呢!”

    接着夏若飞把他跟赵勇军几个一起合伙准备搞个会所,以及这段时间考察、拿地的事情简单地跟冯婧说了一下。

    当然,那九转乾坤阵以及和刘浩凡之间的那些斗智斗勇,他就没有提了。

    冯婧听了之后,又笑着问道:“那你这次去澳洲干什么呢?”

    夏若飞一听,也有些兴奋,说道:“我在那边不是买了两个酒庄吗?现在那边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酒庄马上要开始摘葡萄酿酒了,我得过去看看啊!”

    “好吧!”冯婧有些无语,“好像你也很忙的样子……可我怎么总感觉你在偷懒呢?”

    “偏见!这绝对是偏见!”夏若飞说道。

    冯婧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虽然旅途有点疲惫,但是跟夏若飞这么简单地喝喝茶、聊聊天,却是冯婧最享受的悠闲时光。

    考虑到明天上午还要坐飞机,而且是长途飞行,所以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冯婧就回房休息了。

    ……

    第二天早上,当夏若飞和冯婧在四合院吃早餐,准备出发前往机场的时候,几十公里外的京城国际机场,执飞今天由京城飞往澳洲悉-尼金斯福德史密斯机场的澳航机组刚刚开过航前准备会,正鱼贯走出基地会议室,登上门口的机组车,朝着不远处的航站楼开去。

    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三名飞行员,其中前两位都是四道杠的机长,第三位则是三道杠的副驾驶。

    澳洲航空在京城往返悉-尼的这条航线,常规是双机长而非双机组配备,三名飞行员轮流驾驶,确保有一人在长途飞行中能够得到轮休。

    走在第三位的,正是三十二岁的副驾驶威尔金斯,他是欧亚混血,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则来自倭国,从小就跟随移民的父母在澳洲生活。

    威尔金斯有着传统欧洲人的显著特征,眼窝比较深,他还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和蓝色的眼睛,同时又兼具亚洲人的相貌特点,脸部线条相比欧洲人来说更加柔和一些。

    威尔金斯有着帅气的外表、强壮的体魄,再加上家世也不错——他父母多年前移民澳洲,在澳洲已经有了不小的产业,所以对他感兴趣的乘务员自然也不少。

    只不过威尔金斯有些沉默寡言,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曾经有几个自觉很有魅力的女乘务员有意地跟威尔金斯接近,结果都是铩羽而归。

    但是,今天走在后面的乘务员们发现,威尔金斯似乎心情不错,脸上绽放着一种特殊的光彩,而且还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甚至还对身边的乘务长说道:“今天真是个飞行的好天气!”

    乘务长也微笑着点头说道:“在华夏京城,能看到蓝天白云,确实很难得……”

    经常飞这条航线的人,对于京城的雾霾自然也是深有体会。

    威尔金斯哈哈一笑,他觉得自己心中似乎有一团岩浆在沸腾着,因为经过长时间的准备,他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一件事情,终于迎来了最好的时机……

    ……

    八点半左右,夏若飞和冯婧来到了京城国际机场,很顺利地办理了登机牌以及海关、证照查验、检疫等出境手续,进入了候机区域。

    此时的停机坪上,一架空客A350飞机静静停放着,碳纤维材质的翼尖在京城难得一见的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飞机驾驶舱里,副驾驶威尔金斯正和另外一名机长布鲁克进行着起飞前的例行检查,而责任机长约翰松则在停机坪上进行绕机检查。

    威尔金斯按了按自己的口袋,接着目光又掠过了放在手边的墨镜盒,眼神中带着一丝热切,仿佛灵魂都在战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夏若飞与冯婧在候机室等了将近四十分钟,终于听到广播开始登机了。

    两人拿着随身行李走向了登机口,并且通过廊桥顺利地登上了飞机。

    两人乘坐的,正是威尔金斯这个机组驾驶的空客A350飞机。

    头等舱在飞机的最前端,连接着机上的厨房,再往前就是飞机驾驶舱了。

    在澳航空姐的引领下,夏若飞和冯婧来顺利找到了自己的位子,虽然350的头等舱不如380那么奢华,但是相比经济舱来说,也是相当舒适的,而且长途飞行过程中座位可以放平,这样能得到更好的休息。

    两人的要的自然是临近的两个座位,他们坐下之后,就有乘务员用托盘端来了洗漱包,这洗漱包居然是分男女款的,夏若飞拿到的男款洗漱包是黑色的真皮材质,打开后发现里面的用品都是SK-II的,另外还有刮胡刀、牙膏、牙刷等物品,相当的齐全。

    接着又一名乘务员过来发放睡衣,纯棉质地的炭黑色睡衣用一条黑色丝绳围绕,中间还有拖鞋和袜子,摸起来手感相当不错。

    这些物品都是包含在机票款中的,当然,乘客在使用完之后也可以选择带走。

    两人把行李放好之后,就坐在位子上闲聊,等待飞机起飞。

    此时的驾驶舱里,责任机长约翰松已经上座,在他的右手侧则坐着副驾驶威尔金斯,第二机长布鲁克坐在后排的位子上,三人正在进行起飞前最后的准备工作。

    威尔金斯竭力使自己的情绪更加的平稳,甚至偷偷地深呼吸了几次。

    今天京城机场难得没有流控,一切都非常顺利,飞机关闭舱门后,准时推出了停机位。

    起飞是由约翰松机长亲自操控的,飞机在跑道上滑跑过后,轻盈地跃入空中。

    经过起飞最初阶段繁忙的空地通讯和驾驶操控后,飞机终于进入了平飞的姿态。

    后排的布鲁克机长也解开了安全带,同前面的两个同事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驾驶舱——根据飞行安排,航程的前四个小时,他会在机舱前部上方的机组休息室里休息,然后再来接替副驾驶威尔金斯。

    威尔金斯休息四个小时过后,将会回到副驾驶的位子上,然后约翰松机长去休息,布鲁克坐上机长的位子。

    最后进入降落阶段,约翰松机长也会返回驾驶舱。

    头等舱就在机舱最前端,夏若飞和冯婧都能看到布鲁克从驾驶舱出来,然后打开驾驶舱后面一扇小门,通过隐秘的阶梯上到差不多位于厨房上方的休息室中。

    长途飞行其实是十分枯燥的,虽然是在白天,但是大多数乘客都选择了在位子上闭目休息。

    夏若飞和冯婧聊了一会儿之后,也分别把座位调整了一下,半靠在位子上养精蓄锐。

    在平流层巡航阶段,飞机非常的平稳,机舱里也十分安静。

    大家都不知道,在这平静之中,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超级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