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位面游戏副本TXT下载 > 位面游戏副本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旧事重提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三章 旧事重提


    赵公明失了定海珠,就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根本不敢出战了。就凭本身的实力,西岐大营中能虐他的人太多了,起码灵珠就摩拳擦掌呢。上次被赵公明打败,她可是很不服气的。

    既然没有法宝就不行,赵公明当然要另寻法宝。他跟三霄的关系最后,要借法宝当然首先要找她们。

    三霄中的老大云霄还是很冷静的,力劝赵公明不要蹚浑水了,赶紧回山静修黄庭。可惜不但赵公明昏了头,连琼霄和碧霄也都蠢蠢欲动,很像跟着赵公明一起去战场上一显身手。

    云霄也是够强硬,面对其他三兄妹,竟然就是不松口,不肯借法宝给赵公明。她认为只要不给赵公明法宝,赵公明就只能回山了,也就救下了这位兄长的命。可没想到来了个多管闲事个菡芝仙,将云霄一通冷嘲热讽,说她不顾兄妹情谊,见死不救之类的难听话,逼的云霄不得不将金蛟剪借给了赵公明。

    金蛟剪确实挺厉害,但想要破解也不是没办法。关键是赵公明这个人太讨厌了,破了金蛟剪他还能再借到别的法宝,简直没完没了。要想解决这个麻烦,就只能一劳永逸,彻底干掉他。可是问题又来了,赵公明的身份可不简单,是天地间第一缕清风得道,自身福缘深厚,还有功德加身。谁要是杀了他,必将遭到天道惩罚。

    既要干掉他,还不想被反噬,那就只有借别人的手了。但赵公明即使没有法宝,也是大罗金仙的修为,想杀他谈何容易?必须得有相当的修为才行。可修为够高的人,哪个不知杀了赵公明会被反噬?傻子才会去做。

    说到傻子,燃灯想起一个人来,正是灵珠。灵珠的修为够高,完全有能力杀了赵公明,而且灵珠还够傻,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这么好骗的人,不利用起来岂不是浪费?

    但燃灯也不是没有顾忌,灵珠那傻乎乎的模样,很容易被套出来历,即使一开始不想说也架不住别人的追问,她是简明月的人,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了。而简明月是什么人,几乎没人不知道,因为她在人族中名声太大了,想不知道都不行。一旦利用了灵珠,会不会遭到报复?那可是灭了妖族,擎住天地的大能,得罪不起啊!

    燃灯还有一个备用人选,就是姜子牙。姜子牙本来就是阐教扔出来承担封神之战业力的人,所有倒霉事都让他干就对了。只是姜子牙的修为太低,就算有戊土杏黄旗、打神鞭在手,也未必能杀得了赵公明。

    到底借谁的手呢?燃灯正犹豫的时候,西岐又来了一个人,正是陆压。燃灯知道陆压的底细,一见他来了,立即大喜迎接。陆压手中有钉头七箭书,这东西可不管什么修为不修为,即使是姜子牙,也能稳稳的要了赵公明的命。可没想到陆压竟然不愿意借出钉头七箭书,而是坚持要利用灵珠去杀赵公明。

    燃灯既然知道陆压的底细,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陆压就是妖族仅剩的十太子,而妖族最后的精华,包括帝俊、太一,都是死在简明月手里的,陆压可以说和简明月仇深似海。找简明月报仇,陆压还没这个本事,但有机会的话,坑简明月的弟子灵珠一下,他是一点都不会介意的。

    既然陆压执意要坑灵珠,燃灯是绝不会反对的,反正只要能干掉赵公明就行。而且灵珠杀了赵公明,天道反噬会找灵珠;简明月要报复坑灵珠的人,也只会找陆压。不管怎么样,都跟燃灯没关系,他乐的看热闹。

    灵珠可不认识陆压,经过别人介绍,也只知道这是位隐士高人。随后被陆压用言语一激,灵珠就上套了,信誓旦旦的保证,定将赵公明的人头取回来,为西岐扫平这个绊脚石。

    陆压自以为得计,他却不知简明月一直在暗中看戏,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简明月的监视之下。发现陆压要坑灵珠,简明月岂能袖手不管?立即让分身偷偷找到灵珠,先是教训了她一顿,然后又揭破了陆压的险恶用心。灵珠一听顿时勃然大怒,气冲冲的就去找陆压报仇。

    陆压没想到灵珠这么快就反应过来,被闹了个灰头土脸。尤其是灵珠当众将杀害赵公明的后果全都抖落出来,那些不知情的人全都脸色大变。燃灯则是捶胸顿足,这下还怎么找替罪羊?真让陆压坑死了。

    灵珠可不只是当众揭穿陆压的险恶用心,还要杀了他报仇。可惜陆压好歹也是从巫妖大劫中活下来的人物,岂是灵珠能对付的?争斗起来,反而险些死在斩仙葫芦之下。幸亏简明月的分身出手,这才救下灵珠。

    简明月一现身,即使只是一具分身,在场众人也不得不纷纷下拜。谁让简明月是人族圣祖呢,单论在人族心目中的地位,比女娲还高。就算不论地位,单论实力,在场修为最高的燃灯,都不得不自认不如。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毕恭毕敬,陆压就满脸不服,不但不拜,反而脑袋扬的高高的,用鼻孔看着简明月。简明月倒是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生气,感觉就像是小孩子闹脾气一样,不值得大动肝火。先让众人免礼后,才看着陆压,说出一句让他自己都万分惊讶的话:“当初你们兄弟为什么突然从扶桑岛上跑出来?”

    陆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勃然大怒。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对于陆压来说,当初他们兄弟从扶桑岛上跑出来胡闹,以致十兄弟死了九个,还提前引发巫妖大战,这是他一生中最悔恨的事。这件事他恨不得彻底忘记,简明月却当众问了出来,就像用鞋底子抽他的脸一样,他岂能不怒?

    大怒之下的陆压,顾不得简明月能不能得罪的问题了,扑上去就打。可惜论近身战,他远远不是对手。别看简明月分身的修为不如他,可打起来却被耍弄的如同蹒跚学步的孩童,面子都丢光了。

    简明月一边打,还一边继续追问道:“我就是想知道,当初你们兄弟跑出去,到底是你们自己忽然起了心思,还是被人挑唆的?还有,你们居住的扶桑岛,帝俊肯定布置了阵法保护你们,同时也限制你们离开,你们是怎么突破阵法的?”

    听到简明月这么问,陆压终于知道简明月不是故意要羞辱自己,这才冷静下来,依然沉着脸问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简明月微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件事情一直搞不明白,正好在这里见到你了,就顺便问一句而已。”

    陆压彻底停下手,追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搞不明白?你都知道什么?”

    简明月道:“我搞不明白的是,你父亲帝俊也算是阵法大家,你们突破他布置的阵法跑出去了,他应该第一时间知道才对,为何他始终没发现?你们十兄弟在洪荒上祸害了一圈儿,晒死一个夸父和无数生灵,这得有多长时间?总有其他妖族知道你们跑出来了吧?为何他们不禀告你父亲?直到你们兄弟开始出现伤亡了,你父亲才发觉不对,匆匆赶来时只来得及救下你一个。在这之前,你父亲干什么去了?”

    陆压被问的呆若木鸡,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以前谁都没注意这些事情,可是被简明月一提醒,众人都觉得细思极恐,原来当年的巫妖大战背后,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阴谋勾当。

    陆压呆立了好半晌,才红着眼珠子大吼道:“是谁?是谁在算计我妖族?你知道吗?你知道就告诉我啊!”

    大怒之下的陆压,顾不得简明月能不能得罪的问题了,扑上去就打。可惜论近身战,他远远不是对手。别看简明月分身的修为不如他,可打起来却被耍弄的如同蹒跚学步的孩童,面子都丢光了。

    简明月一边打,还一边继续追问道:“我就是想知道,当初你们兄弟跑出去,到底是你们自己忽然起了心思,还是被人挑唆的?还有,你们居住的扶桑岛,帝俊肯定布置了阵法保护你们,同时也限制你们离开,你们是怎么突破阵法的?”

    听到简明月这么问,陆压终于知道简明月不是故意要羞辱自己,这才冷静下来,依然沉着脸问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简明月微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件事情一直搞不明白,正好在这里见到你了,就顺便问一句而已。”

    陆压彻底停下手,追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搞不明白?你都知道什么?”

    简明月道:“我搞不明白的是,你父亲帝俊也算是阵法大家,你们突破他布置的阵法跑出去了,他应该第一时间知道才对,为何他始终没发现?你们十兄弟在洪荒上祸害了一圈儿,晒死一个夸父和无数生灵,这得有多长时间?总有其他妖族知道你们跑出来了吧?为何他们不禀告你父亲?直到你们兄弟开始出现伤亡了,你父亲才发觉不对,匆匆赶来时只来得及救下你一个。在这之前,你父亲干什么去了?”

    陆压被问的呆若木鸡,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以前谁都没注意这些事情,可是被简明月一提醒,众人都觉得细思极恐,原来当年的巫妖大战背后,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阴谋勾当。

    陆压呆立了好半晌,才红着眼珠子大吼道:“是谁?是谁在算计我妖族?你知道吗?你知道就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