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TXT下载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蛮荒的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百七十五章 蛮荒的夜


    如果飞在最前面的魔鬼这时候注意到背后的变故,还有一丝机会躲过死神的凝视——试射时安德莉亚就曾注意到,如果靶子是一个死物,例如随风飘动的气球之类,那么几乎不存在意外,但有自主意识的生命体则不一样。

    意识到自己可能处于危险之中,剧烈改变运动路线的活物并不在能力的测定范围内。仍是那句话——只要开枪,那么子弹就一定会落在某个地方;一旦她扣下扳机,对应的落点便已注定,如果因为某种主观因素使得目标离开了预定重合的地点,就能躲开这必死的一击。

    之前从射击到命中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内,因此她从未失手过,不过当距离扩展至五公里后,该段过程便显得有些太“漫长”了。

    安德莉亚对这样的情况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她的能力是挑选那枚必然向上的硬币,而不是在硬币下面涂抹胶水,如果有人猛地抽离底部的地毯,又或者用手指触碰硬币,它还是会倒下的。

    飞行组防备的正是此种结果。

    可惜魔鬼无动于衷。

    不能怪它不够警觉,哪怕只是待在数百米的高空,呼啸的风声都令人难以交谈,更何况恐兽还在迎风飞行。这一点闪电在方案制定之初便反复测试过,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只要两者相隔十米之外,子弹贯入肉体的声音即可被风噪完全遮盖。

    这也是安德莉亚优先瞄准最后一只魔鬼的缘由。

    从腹部钻进恐兽体内的大口径子弹彻底摧毁了它的脏器,同时斜向的侧击令它的肚子破裂开来,不仅使得内脏一泄而空,也让它失去了惨叫的能力。

    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的魔鬼就这样与仅存的逃生机会失之交臂。

    数息之后,一颗从天而降的弹头击碎了它的胸腔,接着又打断了坐骑的脊骨。

    位于队伍中间的驮负恐兽终于发觉到了不对劲之处,但以它的智商根本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在本能的趋势下,它仅仅是转过身来,朝着塔其拉的方向飞去。

    这在安德莉亚眼中已和死物无异。

    她抛出了第三枚竖立的硬币。

    ……

    傍晚时分,方舟再次浮出地面。

    根据探险团绘制的地图,狙击小队一行人安然抵达了休息据点——一处天然塌陷的石洞下层。

    “这里居然还有晒干的鸟吻菇?”艾米惊奇道。

    “我收集的咕!”麦茜顺带从一块石头下刨出了几个玻璃瓶子,“连烧烤用的香料都有哦!”

    “你们不会在每个据点都藏了这些东西吧?”

    “那当然,”闪电得意道,“这已经算简陋的了,如果落脚点在「林中阁」,里面存放的食物估计能支撑起一场宴会!”

    “林中阁?”雪伦好奇地问,“那是哪?”

    “一颗靠近绝境山脉的巨树咕,树干差不多有城堡那么粗,”麦茜比划道,“我们拜托叶子在上面搭了个屋顶,还开辟出了一片晾晒场,专门用来晾制吃不完的肉干咕。”

    “恐怕也只有罗兰陛下能容忍你们偷拿他的精盐和香料了,”斯佩尔伯爵揉了揉额头,“光是这几瓶估计就值好几枚金龙,放在别的领地,领主非把你们炖了不可。”

    沉睡岛大管家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我才没有偷拿!”麦茜抗议道,“那些香料都是从地上捡来的咕!”

    “捡?”斯佩尔一脸怀疑。

    “厨房里装香料的桶子总会漏些出来啊,我只是把它们收集起来而已。”

    “再说我们也不是白拿,”闪电跟着补充道,“在峡湾,任何一名探险家都能用他们绘制的海图换到丰厚的报酬,我都给陛下画过好多地图啦。”

    “其实就算是把厨房搬空,陛下也不会怪你们的,”希尔维有气无力地插嘴道,“收集香料算什么,我可是见过夜莺一周跑去厨房六次,把厨师做好的蜜汁鱼干全部一扫而空的。而且不止是鱼干,就连陛下书房里的……”

    现场的气氛突然凝重起来。

    “房间里的什么?”

    这时希尔维才回过神来,“啊——不,没什么……我只是饿坏了,赶紧生火做饭吧!”

    而安德莉亚一句及时雨般的救火之辞也打消了众人的好奇。

    “话说回来……你们真的想打探夜莺的秘密吗?”

    于是大家纷纷把疑问掐灭在脑海之中,分头忙碌起来。

    雪伦用电火花点燃了柴火堆、艾米手脚麻利地切好了蘑菇、菲丽丝与灰烬背回了一只野猪、斯佩尔.帕西则依然在晕船中……不一会儿,诱人的香味便在石洞里蔓延开来。

    尽管比起城堡宴会少了许多菜色,但对于野外常吃的烙饼和干肉条来说,这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特别是当灰烬利用野猪肚皮下那为数不多的肥肉煎出油脂,再撒到半焦的蘑菇肉片烤串上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淌出了口水。

    最终野猪被吃得干干净净,连蹄子都没放过。

    填饱肚子后,奔波了一天的众人很快睡去,只留下精力最充沛的超凡者与神罚女巫两人负责守夜。

    “我来守上半夜吧,”灰烬往火堆里填了两根木柴,“听提莉殿下说,你们的睡眠时间虽然较短,但没有得到充分休息的话,影响比一般人要大得多。”

    “严重的话甚至会令这具身体失去控制,”菲丽丝坦然地承认道,“不过现在还早,待会再睡也无妨。”

    灰烬点点头,不再说话——她本身就不是多话的人,即使在提莉面前,她更多的也只是倾听与分享。

    洞穴里一时只剩下火苗的噼啪炸响,以及女巫们轻微的呼吸声。

    “她们的感情还真好,”菲丽丝望着一旁熟睡的小姑娘呢喃道,“在塔其拉时代,恐怕已经找不出像她们这么亲密的伙伴了。”

    灰烬循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只见闪电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块兽皮上,肚子上则趴着缩卷的麦茜,后者及地的白发四散开来,像丝被一般盖在两人的身上,看起来暖和无比。

    她不由得笑了笑,“这家伙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在未被女巫接纳前,她几乎把自己当成一只鸽子独自生活了数年时间,也差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那时候别说和人亲近了,随便一点响动就能让她惊慌失措。”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亲密以后是否还能再看到……”菲丽丝垂下眼睑,“希望这一次神意之战会有所改变。”

    “为什么这么说?”灰烬挑眉道,虽然她不想问得太多,但这句话仍让她忍不住开了口,“共同的敌人不会更让大家紧密团结在一起吗?”

    “的确如此,”菲丽丝叹了口气,“但也会逐渐改变女巫这个群体——你没发现,魔力影响的不止是我们的能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