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TXT下载 > 天骄战纪 > 第2189章 绝巅之上我为帝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189章 绝巅之上我为帝


    岁月长河流淌,方寸之主伫足其上空,浪花滚滚,无法撼动他那伟岸的身影丝毫。

    无终塔此刻涌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气息,塔身九层,犹如琉璃神金浇筑而成,泛着宇宙洪荒般的气息!

    残损严重的三千浮沉,泛起若梦幻般的雪白光雨,安静地趴在方寸之主的左臂上。

    脚下,斜月三星图宛如一朵祥云蒲团,光雨如飞。

    远远望去,方寸之主就如置身九天之上,那般高远和缥缈,让人只能仰望。

    “当初,害你们随我一起遭罪了,不过还好,今日之事只要成了,一切的付出都已值得……”

    方寸之主手指摩挲着三千浮沉,眼神泛起一丝感慨。

    太古最初时,他为推演“涅槃自在天”这一片由星空本源力量所化的世界,曾付出极大的代价。

    没有人知道,也是在当时,让得无终塔、三千浮沉一起受损。

    “呵,这小家伙这些年可收集了不少好宝贝。”

    很快,方寸之主察觉到,无终塔内,堆集着许许多多神料、宝物、奇珍、宝药。

    连昆仑帝兵,都收集到了不少。

    “无谛灵弓……竟牵扯到这一场因果了,也罢,且由他去。”

    方寸之主眸子深邃若星空,当中有诸天衍化的景象,也有古今岁月更迭之盛况。

    “这把断刃有意思,似乎不属于此界,只是力量残缺太严重了,想要修复,不啻于补天之举。”

    “炼宝母炉的遗骸碎片,怪不得可以收集这般多昆仑帝兵,如此推算,此子以后,极可能要再入昆仑……”

    “此铜块印‘道人骑牛图’,看来应该是曾前往寻觅‘众妙之墟’的那个老道所留。”

    ……

    随着方寸之主的意念一一审视,那蛰伏在无谛灵弓中的勿缺、蛰伏于断刃内的器灵,都是心中一颤,沉寂中的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无法抵挡的恐怖气息。

    幸亏这一股气息没有动杀念,否则,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去抗衡!

    “来了。”

    方寸之主的眸子中,倏然闪过一丝玄光。

    轰!

    星空深处,就如被打沉了般,塌陷出一个虚空深渊,狂暴的法则力量轰鸣,弥散出无匹的威势。

    紧跟着,一道身影从那虚空深渊中走出,瘦削、笔挺、高大……

    喀嚓!喀嚓!

    随着这一道身影出现,这片星空乱颤,像即将支离破碎似的,大道力量崩坏,陷入混乱动荡中。

    这一刻,就如一位来自异时空的神降临于此,仅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这片星空似乎都要无法承受住!

    那绵延若无垠的万道长城,在此刻都剧烈颤抖起来,那古老斑驳的墙壁出现蛛网般的裂痕,一座座城堡摇晃,似快要倾塌。

    躲藏其中的那些帝境人物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第一时间就逃向了更远处。

    那是涅槃自在天的方向,最初时候,他们就是从那一片荒芜的大地上被挪移到了这横亘星空的万道长城上。

    在万道长城失去秩序力量后,他们终于有了返回的机会!

    没有人敢再逗留,之前那一幕太可怕了,将他们内心最后一丝理智击溃,若敢留下去,必将遭遇横祸。

    咚!

    星空深处,那一道身影走来,每一步迈出,附近虚空就塌陷一片,大道法则就崩碎一片。

    他身影瘦削、笔挺,覆盖着一种极尽璀璨、绚烂的不朽神辉,化作一圈圈的光轮,映照诸天之景。

    可仔细看,他却有着少年般的容貌,眉清目秀,穿着一身玄色衣裳,长发随意披散,一个酒葫芦被红绳束缚,挂在腰间。

    唯独眸子转动时,弥散出岁月沧桑之气。

    “唉,此界秩序太脆,像易碎的瓦片似的,若不是这次必须来,我宁可一辈子不来。”

    少年模样的身影摇头长叹,他走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似生怕一不小心,就将这片浩瀚星空踏碎。

    “你来晚了。”

    方寸之主淡然开口,眸子中玄光流转。

    少年一怔,抬头看向那劫云之下。

    而就在少年目光看过去时,方寸之主袖袍一挥。

    喀嚓!

    虚空中产生恐怖的碰撞,神辉爆绽。

    少年止步,苦笑道:“只看一眼也不让?”

    方寸之主道:“寻常的看一看自无不可,但你的目光……是会杀人的。”

    少年一脸严肃:“那好,我闭上眼睛看。”

    果然,他闭上了眼睛。

    轰!

    方寸之主没动,三千浮沉却掠出,掀起一片雪白茫茫的流光,化作一道恢弘无比的道图,在虚空中徐徐流转,这片星空仿似都遭受到牵引,产生扭曲和动荡。

    一道无形的意念冲击而来,却被那道图挡住,随着道图旋转,那一道无形意念也是寸寸磨灭。

    少年睁开眼睛,气急败坏道:“道友,你也太小气了吧?”

    他就宛如一个真正的少年,喜怒哀乐,尽显于外,言辞之间,也似显得毫无城府。

    可方寸之主知道,之前那三男一女加起来,都远不如这少年所带来的威胁大。

    方寸之主指着那一副徐徐流转的道图,“有它挡着,我才放心。”

    “行,算你有能耐。”

    少年撇了撇嘴。

    劫云之下,林寻身影彻底模糊了,虚幻得快要透明,不过,那法旨劫雷的力量也已濒临崩溃边缘。

    当少年的目光看过去时,恰好看见,那法旨劫雷被林寻彻底镇压和炼化的一幕。

    他先是一呆,而后叫道:“居然……真的来晚了?”

    他似难以相信,瞪大眼睛。

    轰!

    道图旋转,绽放晦涩的光,不断剧烈震荡,显然是遭受到了可怕的冲击。

    不等方寸之主反应,少年连忙摆手:“别挡,别挡,我就看看,真的只是看看。”

    劫云翻滚,林寻那近若虚幻的身影,被一重重晶莹剔透的光笼罩,璀璨无边。

    肉眼可见,他就如在进行一场真正的涅槃,光雨交织中,渐渐凝聚出了他的身影。

    轰!

    无尽雷芒和闪电流窜,从他身上垂落亿万道光,紧接着他的气息开始不断壮大,不断攀升……

    直至后来,他整个身影愈发凝实,愈发伟岸,周身毛孔都喷薄着瑰丽的大道光雨。

    一股无法形容的至高威势,从其身上弥漫,让得那片虚空都染上一片神圣般的煌煌之气。

    而后,一阵阵若天籁般的道音响彻,宛如诸神赞美,飘荡在那片星空。

    目睹这一幕幕,少年的神色也是变得阴晴不定,时而咬牙,时而皱眉,时而抚摸下巴。

    半响,才颓然道:“还真是来晚一步。”

    也就在此时,沐浴在璀璨神辉中的林寻,睁开了眸,就如一对大渊涌现,欲吞没这片星空!

    他深吸一口气,天地间弥漫的劫难气息,就如江河入海般,全都被他吞入体内。

    那峻拔的身影上,也随之弥漫出一股属于帝境独有的至高威压!

    很久以前,曾有圣人用“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这十六字,来形容大帝之风采。

    抬头仰望,越觉其高。

    努力钻研,越觉其厚。

    想要追赶,明明在前,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这,就是这十六字的含义,也是“帝境”二字所承载的分量。

    帝者,俯仰诸天,力御宇内,为众生之先,高立青冥之上!

    而如今,林寻历经一场亘古未有的绝世大劫,终于一举破境,于绝巅之地,踏上一条独属于自己的绝巅帝境之路!

    从这一刻起,他便是一位真正的大帝,一位绝巅大帝!

    当看到这一幕,少年苦笑连连,垂头丧气。

    而方寸之主则笑起来,那是一种如释重负,得偿所愿的欣慰。

    是等待了万古,才等来的一朵莲!

    望着宛如涅槃重生般的林寻,一直内心紧绷的夏至,这一刻忽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和喜悦。

    那清澈干净如星辰似的眸子中,流下两行清泪。

    一场空前绝后的旷世大劫,历经九轮之生死磨难,其中之艰辛、动荡、凶险……她都一一看在眼底,内心也是历经了诸般煎熬和折磨。

    而此时,林寻终于成功,让得她也终于松开了内心那紧绷的枷锁,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

    这种情绪上的大起大落,是以前的她从不曾体会过的。

    人生之幸,无非是虚惊一场!

    林寻没有来得及体会这全新的境界,全新的力量,先是朝远处的夏至笑了笑,而后转身,躬身行礼:

    “弟子林寻,见过师尊。”

    八个字,响彻寰宇,透着感激和尊重。

    他很清楚,这次若无师尊出手,别说夺得这一场和不朽至尊有关的大造化,就是想绝点证帝……都难!

    “有徒如此,何其幸哉,他日你之成就,必可在为师之上。”

    方寸之主含笑出声。

    这是一种最高的认可,起码若是仲秋在此,肯定会惊讶,因为包括他在内的其他方寸山传人,可从没有一个得到过如此夸赞。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忘了,我还没走呐?”

    远处,少年模样的身影大叫,似有些气急败坏,“更何况,踏上这条路又如何?想拥有至尊无敌之力,还早着呢!”

    ——

    PS:林童鞋绝巅成帝,大家要不要给起个“帝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