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TXT下载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491章 最后一份地图 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491章 最后一份地图 新


    叶凌月眼底一黯。

    果然还是她自作多情了,帝莘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恢复过去的七情六欲,九命焚天诀作为第一魔功,它对帝莘的影响只怕很难消除。

    她苦笑着,手中的鲜血滴滴答答滴落,犹不自知。

    “身为一个铭师,你可知手有多么重要。”

    帝莘没好气道。

    他笨拙的抓起叶凌月的手,见她皱了皱眉,他下意识动作又轻了一些,轻轻擦拭着她手上的鲜血。

    身为剑魔,被帝莘斩于剑下的人,百年间,不下千人。

    可从未有一人的血,让帝莘如此触目心惊。

    和叶凌月脸上有红斑不同,叶凌月的手白净无瑕,柔软而又修长,这是一双典型的铭师的手。

    帝莘还记得,她手握铭文笔时,挥洒之间,肆意潇洒,那一刻的她,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可这会儿,手上却是伤痕累累。

    心中微微一动,这也是帝莘第一次握着女子的手。

    可自己的手不同,女子的手软的像是无骨一样。

    “有劳剑魔殿下操心了。”

    不等帝莘包扎,那只手抽了出来。

    “楚暮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帝莘声音低沉,凤眸里一片霾色。

    “你?”

    叶凌月一愣,再看看帝莘的反应,却见他冷哼了一声,一摔袖离开了。

    “这人,这次又是闹得什么脾气?”

    叶凌月好气又好笑。

    她哪知道帝莘恼火的并非其他。

    帝莘自不知叶凌月和“漠北王”之间的恩怨,在他看来叶凌月的反常全都是因为楚暮的缘故。

    “叶凌月”爱了楚暮百年,楚暮生死未卜,她“伤心”到自残。

    两人各怀心思,却是南辕北辙。

    叶凌月见帝莘离开,沉吟了片刻,脚下鬼使神差出了营地,折道到了城主府。

    “怎么又到了这里?”

    叶凌月看到月色之中的城主府,也不禁一愣。

    她和帝莘昨日在城主府的密室了一番搜索,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线索了才对。

    “也罢,既然来了,不如再找一次,无论是否有收获,都算是不虚此行。”

    叶凌月抬脚走进城主府。

    她再度进入了密室。

    在密室来徘徊了一圈,叶凌月最后甚至用神念检查了一遍。

    “看样子,还是一无所获,想从漠北人手中抢到地图,看来并不容易。”

    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见天色渐亮,也知天亮之后,就要出发,抬脚就欲离开。

    这时,叶凌月的目光最后一次落在了密室里。

    她的目光落在了密室里唯一保留下来的那一个沙盘上。

    沙盘里,格桑古城的模型静静矗立在那里。

    这座古城模型是格桑古城城主战时用来掌控战事的,建造时,按照了一定的比例建造而成,一砖一瓦,几乎都和城中的面貌一致。

    只是格桑古城如今已经大部分损毁,倒是这座古城模型,保持很是完好。

    从古城的造型上看,格桑古城当时的城墙呈椭圆形。

    那些古城墙石,正是早前蛇人大祭司命人拓印的那部分城石。

    城石?

    叶凌月眼眸微微一动,脚下顿了顿,改变了主意,又半路折了回来。

    “这是?”

    叶凌月用手摸了摸沙盘里的模型。

    她发现,古城墙模型的材质和城主府里拦截下的那几块古城墙石竟是一模一样的。

    叶凌月眉头皱了皱,很快又松开了。

    一直到鸡鸣三声,叶凌月不顾手上的伤势,才将那座古城拆了下来。

    古城模型的所有石头已经摆放整齐,叶凌月将其重新排列在一起。

    半个时辰后,一块完整的古城墙石出现在叶凌月的面前。

    “古城墙石。”

    叶凌月也没想到,城主府内,竟还有一块完整的古城墙石。

    那块古城墙石上,同样也有一片昆仑铭文。

    也不知是有意,亦或者是无心,格桑城主府修造城主府模型,特意用了一块城中的墙石。

    也正时这一块墙石,让叶凌月捡了漏。

    “地图……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份地图,这么说来,楚暮带走的那三成地图中,还缺失了一块。”

    叶凌月的手上,伤口再度破开。

    她满目通红,彻夜未眠,她看上去有几分疲态,可她的脸上却洋溢着前所未有的喜色。

    进入格桑古城这么多天来,唯独今日,她觉得非常畅快。

    “奚九夜,你以为你手下的人,拿到了完整的地图,没想到,独独遗漏了这一块,看样子,昆仑秘藏你别想独吞了。”

    叶凌月将那一份地图拓了下来,当场就将石头销毁了。

    加上早前楚暮带走的三成地图,叶凌月手中等同于有了四成左右的昆仑秘藏的地图。

    这并不足以让她确定昆仑秘藏的下落,但是,这也保证了,漠北人无法打开昆仑秘藏。

    叶凌月离开城主府时,天已经大亮。

    她没有告诉众人自己的行踪,营地内外,已经是一片忙碌。

    众人从格桑古城出发时,帝莘俊脸含煞,和苍芒太子走在一起,破天荒没有理会叶凌月。

    队伍整顿完毕,众人带着辎重,离开了格桑古城。

    车马碌碌前行,格桑古城被抛在了后头。

    “剑魔殿下这是怎么了?”

    溪芸见叶凌月和帝莘连一句招呼都没打,帝莘黑着一张脸,连凤菲郡主跟在他身旁都没有阻拦,很是奇怪。

    叶凌月耸耸肩,懒得多说。

    “你们这是闹矛盾了,此去无极天,我们需要剑魔殿下关照的地方还很多。”

    溪芸欲言又止。

    她看了眼帝莘的方向,发现帝莘极快瞥了眼叶凌月,又迅速别开脸去,那模样和闹情绪的小情侣一模一样。

    “没有他,我们也可以抵达无极天。说起来,这一路曾铭师倒是挺安静。”

    叶凌月睨了眼曾铭师。

    帝莘的心思,叶凌月愈发琢磨不透了。

    他看似无情,可偏又和自己撒气,她也是有脾气的人,又怎么会因需要庇护的缘故,让自己唯唯诺诺。

    狗改不了吃屎,曾铭师的听话,让叶凌月很有些意外。

    叶凌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头。

    只是她这阵子关注昆仑秘藏的事,无心理会曾铭师。 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