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逆鳞TXT下载 > 逆鳞 > 第七百八十一章、深情不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八十一章、深情不予!


    第七百八十一章、深情不予!

    星空学院。观星楼。

    观星楼也是院长楼,是星空学院的院长太叔永生居住和修行的地方。

    观星楼顶,太叔永生看着那红浪翻滚的怒江面露深沉之色。

    嗖-----

    一道红色的光芒在遥远的高空闪耀,如惊雷闪电般袭来,瞬间落在了太叔永生的面前。

    白衣紫瞳的陆契机对着太叔永生鞠躬行礼,说道:“他不愿来。”

    太叔永生也同样的对着陆契机微微鞠躬,对方向自己深鞠躬,行的是学生之礼,自己向他鞠躬,则是敬她的神族血脉-----人族之母,这样的身份值得任何一个人族对她保持尊重。

    星空学院的院长身份贵不可言,即便是一国之君主见到他也多行晚辈之礼,可是,再贵还能够贵得过她吗?

    “可说了原因?”

    “ 心灰意冷。”

    太叔永生轻轻叹息,说道:“牧羊虽然是人族,但是体内终究寄宿过一头龙魄,或多或少,都会受那龙族影响。原本就对人族存有很大的成见,这也是他在昆仑墟上意图将无数人族强者永久掩没的原因。现在又经历天都一事,对人心人性更是失望透顶,这个时候怕是他只想一心逃离是非,远离人群------想要让他出手拯救这屡次伤他害他的人族,怕是不太容易。”

    “ 阴阳石尚存,结界未破,人族只需多派高手增援便可-----为何一定要让他出手呢?”

    太叔永生面露凝色,眼神里面有着隐隐的畏惧和担忧。

    是的,畏惧。

    堂堂的星空学院院长,被世人称之为「星空之下第一人」的太叔永生,他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

    一刹那间,陆契机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是她也同样的清楚,自己的眼神非比寻常,既然看到了,那就一定不会有错的-----

    太叔永生看向陆契机,出声说道:“你可知阴阳界石的来历?”

    “自然知道。”陆契机出声说道:“阴阳界石原本为死海神石,据说是女娲补天时所遗留下来的太息石。第一次深渊入侵的时候,深渊族打破怒江结界进入人族世界,想要将这片土地占为已有,作为他们繁衍和生存之所------”

    “人族大军出手反击,却被深渊魔族给打的节节败退,近乎灭族。当时,九国君主前去拜访龙王敖倾,苦苦哀求,请求龙族务必在此时出手援助。不然的话,人族灭族,神州易主。龙王敖倾犹豫不决,龙族虽然只是半神之族,但是它们的实力近乎神族,只要再得天机,便能够一跃成为真正的神族一员-----神族是不可轻易干涉人族事务的,不然那便是犯了天条。龙王熬倾不愿意在此事上面犯错也是应有之意。”

    “真正让龙王熬倾改变注意的,是他深爱的那位人族女子的劝慰游说-----龙王熬倾接受了人族的求救,召集万龙前来助战。因为人族已经损失惨重,而深渊族却是越来越大,涌涌不断的从那口黑洞里面钻出来,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龙族为先锋,在龙王敖倾的率领下与深渊族魔族进行了一场持久惨烈的战斗厮杀-----无数龙族重伤甚至战陨,更多的深渊恶魔化作黑泥消失在怒江河流以及两岸的泥土里-----最终,以龙王敖倾重伤深渊领主而锁定了此战胜局。深渊族拖着魔主巨大的躯体逃回深渊,其它的深渊恶魔也溃不成军,四散逃跑-----”

    “龙族担心深渊族卷土重来,又号召残余龙族使用龙族的召唤之力将死海之中的太息石搬运过来,又在这太息石上打上了三千九百二十一道龙族封印------数万年来,深渊族强攻阴阳界石而不得,一是因为太息石遇水则生,遇土则涨,坚固异常。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却是------龙族所遗留在那阴阳界石上面的三千九百二十一道封印------”

    沉吟良久,陆契机声音哀伤的说道:“人族欠龙族太多。”

    “是啊。”太叔永生轻轻的点头应和。“龙族为了护住人族力战深渊恶魔,又为了不让深渊恶魔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以召唤之力搬来死海神石------死海原也为龙族封地,是安葬那些年迈死去的龙族之所-----据说死后的龙族浸泡在死海之中,虽然会被海水之盐给化去血肉,但是骨架和魂魄尚存,这样的龙被称为古龙或者骨龙-----”

    “对骄傲的龙族而言,这也是另外一种永生的方式。”

    “是啊。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谁也没有想到,在龙族伤痕累累精疲力尽的时刻,那些人族强者竟然对着龙族举起了屠刀-----屠龙刀,屠龙刀,屠的可当真是龙吗?屠的可是自己的品德心性,屠的是自己的万世难安呐。现在结界将破,息石会融,深渊恶魔再一次打破结界,人族又将如何抵挡?龙族-----那世间唯一的龙族怎么可能还愿意出手相救?”

    顿了顿,太叔永生看着陆契机,说道:“我也知道,你也曾经去劝说过龙王敖倾出手解救人族,所以对他一直心怀愧疚------那件事情,错不在你,怪就怪人心贪婪。所以,你就不要在心里自责了。”

    “我的劝说------”陆契机眼神里面闪过一抹缅怀和伤感的情绪。

    想起自己面对那个白衣男人苦苦相劝的模样,想起央求他与自己并肩作战时的委屈求全,可惜,最后他还是拒绝了。他有一万个拒绝自己的理由。

    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为了那个人族女子而宁愿违背天条----他只需要一个借口。

    他用一万个理由来拒绝自己,而那唯一一个借口给了那人族女子。

    在他心里,自己确实不如她来的那么重要,所以,他也不愿意为自己做出什么牺牲。自己对他心存愧疚,也对他心存仇恨。

    倘若-----假如他是因为受了自己的劝说而出手拯救人族,那个时候,就算自己舍了这兆亿人族的信仰之力,也要将那些企图加害于他的人族给屠灭杀尽吧?

    可惜!

    可惜------

    他的深情不予我!

    (本章完)